第十四章 洪荒 月光的自由(二)
怜才公子2020-11-13 13:141,412

  丹樨转目望向西方,红日刚刚升起,西方原本铅灰的的天空,被阳光反射上一层绯红,“月光啊,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确实没有答案呢!”

  “嗯,我给你点提示吧。”月光面朝西方,靠在桂树上,小小的身影和桂树巨大的阴影重叠在一起,“宇宙洪荒之时,这里就有一片桂树林,丹樨是最中间的一棵,是周围桂树的始祖。”

  “哦,你想起来了?”

  “我从来没有忘记。”月光的目光深邃起来,抬手指向西方“我生长在桂林的最西边,是一棵不安分的小桂树。从有意识开始,就向往远行,立志要离开束缚手脚的土地。丹丹的春早,也是一棵桂树,她长在丹樨身侧,是离丹樨最近的一棵桂树。她么,应该是想着一辈子陪着丹樨。”

  “是啊,谁不愿意陪着丹丹呢。”月光低头沉思。

  “远行,是月光化出人形时最大的愿望。可是,造化弄人,哦,不!造化弄妖,树妖化形后不能离开本体太远,不然就会神形俱灭。”月光叹了口气,继续说,“而春早呢,她的愿望很简单,她要一生一世守着丹樨,哪怕丹樨其实并不爱她。”

  “是啊。”丹樨随着月光的目光,看着西方的天际,“那时候,我给你起名月光,正因为你在桂树林的西边,沐浴月光化形。但是月光再美丽,清晨太阳升起的时候,月光就消失了,像个梦一样不真实。小月光的梦想就是如此,对于一棵树来说,远行是多么不切实际,不可能实现。”

  “丹丹,你错了。”月光目光如炬,“即便是付出死亡的代价,月光也要实现梦想。记得吗,月光走出桂林了,在一个满月的秋夜,月光顶着一树花香,往西边出发,一直走,没有停下脚步。”

  “嗯,是的。月光开心吗?实现梦想了吗?”

  “开心,不过月光走得并不远,第七天,离开桂树林的第七天,月光坐在海边的悬崖上,濒临死亡。”月光眯起眼睛,“死亡的痛苦里,全是对丹樨,对你的思念。月光好想你啊,丹樨,想得浑身都痛。”月光揉一揉胸脯,“其实,对丹樨思念的痛,伴随了月光的生生世世,每一次生死,活着的时候并不知道,走在黄泉路上也不知道,到了这一世,记得所有,所以这种痛,真是痛得太痛了呀!”

  “早知道!”月光一握拳,“我就喝了孟婆汤再来啊!”

  丹樨蹲下来,把月光揽在怀里,莞尔一笑,“所以说,月光是告诉我,对丹樨的感情,是对父母那般的依恋吗?”

  “哎,丹丹说是,就算是吧。”月光也搂紧了丹樨,贪婪地嗅着他身上的清香。

  “我终于能够释怀了。长久以来,对月光和春早的感情一直困扰我。”丹樨抚摸月光微黄的头发,有点嫌弃,“月光是第一个离开也是唯一一个离开桂树林的精灵,走的时候义无反顾,头也不回。春早,她是陪伴我最久也是最后一个消逝的精灵,她消亡之后,这里只剩下我,独自活了千年。”

  “树精啊。”月光抬起头,“这个称呼我喜欢,比树妖好听。”

  “对月光,是一种错过了,未曾拥有的可惜,见了,就想着得到一次该多好,那是贪念。对春早,是一种拥有,却未曾深爱的亲情,离了,就想着再陪着该多好,那是习惯。”丹樨站起身,脸上露出微笑。

  月光看呆了,“所以,丹樨这是抛开执念,顿悟了吗?”

  “嗯!算是吧,谢谢月光。”

  “哦,那丹樨是要出家为僧了?哦!不!丹樨是要脱胎成仙啦?”

  “哈哈哈。”丹樨用手指点了点月光的额头,“不是。”

  一阵秋风吹过,高大的桂树岿然不动,只有浓密的绿叶随风簌簌,“月光要离开了,我也要离开了呢。今年秋天过了之后,桂树会死去,我也会入轮回,丹樨将不复存在。”

  “今年,是最后一个花季啊。”月光黯然,半晌,月光扯住丹樨的衣袖,坚定地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丹樨啊,你有啥好东西,别藏着啦,索性都给了我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曦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曦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