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白彦 疑
怜才公子2020-11-08 15:151,533

  百梁国皇宫御书房内,国君白彦正垂眸望向跪伏在书案前的暗卫,老宦官陈福垂手伺立在书案旁。

  “回禀皇上,今日黄昏时分,皇后带着杨素和一名小宦官去了祭月台,入夜后,在祭坛逗留不久就回宫了。祭月台空旷无法隐蔽,杨素武功又很高,属下无法靠近。皇后在祭坛上做了些什么,属下不知。皇后回宫以后,太子前去问安,现下尚未离开。”

  “嗯,陈福!”白彦微微侧目。

  “老奴在。”陈福躬身应道。

  白彦动了动手指,“去把那个小宦官叫过来。”

  “回禀皇上,皇后回宫后,命人杖毙了那个小宦官,已经报内务府备案,理由是冲撞了太子。”陈福回道。

  “哦?”白彦挥手示意暗卫退下,“可验明正身?”

  “回禀皇上,验了,确实是名叫双喜的小宦官,尸身上的伤痕,也正是棍子打的。”

      “嗯,你说朕的皇后,这是唱得哪一出啊?”陈福闻言,诺诺地不敢回话,“陈福!”

  “老奴在。”

  “太子那里,有什么动静?”

  “回禀皇上,太子近日不断着人寻找十岁左右的少年进宫。”

  “哼!他就这么不愿意去广夏国吗?这样明目张胆寻找替身,他当朕是瞎子吗?”白彦挥袖,扫落了案上的一方端砚,砚台里的黑墨洒在书案前的地毯上,晕开一片墨迹。

  陈福心头一抽,立马跪倒在地,暗暗替内务府心疼那块价值千金的羊羔绒地毯。

  “陈福!”白彦深吸一口气,“朕记得皇后身边有个医女。”

  “回禀皇上,您记性好,皇后身边是有一个医女,姓黎,是黎族人。”陈福微微抬头,不紧不慢地回答。

  “哼!老油嘴!”白彦轻哼一下,语气缓和了不少,“朕还记得,前朝废后身边也有些黎族人。”

  “回禀皇上,您记得不错。前朝废后身边也曾今有一名医女,数名宫女,内务府登记都是黎族女子。”

  “嗯。跟朕说说。”

  陈福微微思索片刻,“回禀皇上,据老奴所知,黎族世代生活在百梁国国土南端的深山里,擅长巫、蛊、医三技。百年前,黎族曾有一代族长被山匪绑架为奴,恰逢南方大族杨氏中人解救,赠金银后放归山林。黎族人虽然是乡野蛮夫,但也极重情义。此后,对杨氏称奴,选送族里年轻的男女和最好的医师给杨氏,据说送去的族人,都是自己投了卖身契,自愿为奴的。”

  “嗯。接着说。”

  “是!前朝废后身边的医女和几名宫女,是随嫁从娘家带来的。进宫时,都经过严格盘查,并无异常。前朝废后被废时封宫,活人不得进出,先帝宾天废后殉葬时,宫中所有伺者,全部陪葬。”陈福说完,重重伏下身体。

  “老东西,朕并未说你失查,再说,当年你不过是朕府里的尚衣监,怎能管到皇后宫里。”白彦冷哼一声,“朕十六岁开府,废后先是送了两个宫女过来,后来又塞了自己的侄女进府做朕的侧妃。”

  白彦眉头一皱,“朕已过而立之年,后宫数十人,为何子嗣如此艰难?只皇后一人孕育皇子,别宫再无所出!”白彦一拳砸在案上,“当年,朕赐鸩酒给废后,废后曾诅咒朕有江山无子嗣,有美人无爱侣,终究孤家寡人。难道,真的让那妖妇说准了!”

  “皇上息怒,皇上圣明,皇上千万不要相信啊,那毒妇临死恶言相加于皇上,真是死一万万遍都有余辜啊!皇上千万不要动怒,伤了身子可不行啊。”陈福趴在地上不停地扣头,“再说皇上有太子啊,太医院御医也常年替您调理着,皇上正当盛年,肯定能子嗣绵延,儿女满堂。”

  白彦拂袖,不耐烦地说,“再查!从皇后身边的黎族医女入手,再查!”

  “老奴遵命!”

   

  太子离开后,皇后屏退了黎嬷嬷,让她回去准备施蛊。寝殿里就剩下皇后和月光两人。皇后没有言语,静静地坐着发呆,月光觉得有点尴尬,皇后既没让出去,也没有安排就寝的地方,这是要搂着一起睡吗?

  愣了半晌,月光径自走到窗前的一个靠榻前,“皇后娘娘,那我先睡了哈。”

  夜深沉,一轮皎月从厚厚的云层里钻出来,把一片月光洒在榻上小人儿的身上。皇后起身,悄步走到榻前,将一件雀翎貂绒的大氅,轻轻盖在月光身上,直起身,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月光抿起嘴,捏了捏大氅柔软的毛皮,露出一个贪财的笑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曦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曦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