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蛊婆 雌雄合蛊(一)
怜才公子2020-11-07 15:532,170

  皇后寝殿,一位身材矮小皮肤黝黑的嬷嬷垂手立在一旁,皇后焦躁不安地走动着,月光跪在若大的宫殿里,好奇地打量着富丽堂皇的摆设。

  “说!你倒底是谁?谁派你到祭坛的?目的是什么?”嬷嬷上前一步,恶狠狠地问月光。

  月光转过头,淡淡地看向嬷嬷,发现这个嬷嬷的长相很不一般,比常人更黑一点的脸皮上,五官并不清晰,只是一双眼睛极大,眼眶里的眼珠呈浅褐色,被微黑的皮肤一衬,显出一层褐金色来。诡异的是,褐色的眼珠周围,有一片暗红色的阴影,随着眼珠的转动游离,像一层烟雾,在眼白和眼珠间飘动。

  蛊婆!月光在记忆里搜索到了这个名词。这就是没有喝孟婆汤的好处,记得生生世世轮回的记忆!不过坏处是,遇事反应会慢一拍,因为记忆回闪需要时间嘛!

  这个蛊婆与众不同,寻常蛊婆眼珠从褐红至朱砂色,眸色越深,级别越高。眼前的这个,眼珠是正常的褐色,但被红雾包了一层的眼珠更像是重瞳。

  见月光只是盯着自己看,既不害怕也不回答问话,嬷嬷不由得恼羞成怒,一把抓住月光的肩膀晃了晃:“小姑娘,你别装傻,快点回答我,不然的话,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月光瞄了一眼嬷嬷露出来的一段小臂,深褐色的皮肤上红绿青黄的弯曲条纹纵横,想必其肚腹、肩背处也会有,这是蛊婆的标志,是资深蛊婆的标志。

  嬷嬷见月光又盯着自己的手臂看,不由得神色一变,收回双手退后一步,将整个手臂都所在宽大的衣袖里,嘴唇蠕动,开始念念有词。

  月光眉头一皱,默默地伸出右手,在掌根处,有一朵胎记,很小,色泽鲜艳,是咸鸭蛋黄一样的金红色,不规则,隐隐的有四个花瓣,中间一个微凸的花芯形状,神似一朵桂花!

  嬷嬷的眼神瞬间亮起,一把捧住月光的小手,用手指使劲摩挲那块胎记,似乎不相信那是真的。

  月光痛得眉毛皱起,往后扯着手臂,要逃出嬷嬷的掌心。

  “黎嬷嬷,怎么了?”皇后察觉异常,出言询问。

  嬷嬷一松手,月光跌坐在地上,“哎!”地叫出声来。

  “娘娘,她,她是小公主啊!!!!”

  “什么?”

  “娘娘,您看,您看啊。”黎嬷嬷伏地,搂住月光,把月光的右手伸到皇后眼前。

  月光嫌弃地挣脱黎嬷嬷,蛊娘常年养蛊,身上有虫屎的臭味。

  黎嬷嬷也没有勉强,拖起月光,跪走到皇后身边,“当年娘娘生产,老奴替娘娘接生,记得清清楚楚。娘娘辛苦诞下两名皇儿。虽然先出生的小公主毫无气息,但老奴是竭尽全力救治的。小公主身上的每一寸肌肤,老奴都看过啊。”

  月光听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想到自己浑身上下都被蛊娘摸过,实在是不舒服,刚用力甩开黎嬷嬷,却被上前一步的皇后挡住,夹在两人之间。

  黎嬷嬷压低了声音,“娘娘,您还记得两位小陛下身上有同样的胎记吗?”

  皇后闻言,也抓住月光的右手腕,急切地寻找起来。片刻,月光就被皇后搂在怀里,头顶传来皇后颤抖哽咽的声音:“真的是我的皇儿吗?月光啊,我的月光。你出生的时候是满月,记得黎嬷嬷把你抱给我,当时的你,肌肤雪白,胜似月光。”皇后吸了一口气,把月光拥得更紧了,“虽然你生下来就没有呼吸,可是,我,我仍然给你取了名字,就叫月光啊,你喜欢吗?让母后好好看看你。~~~”

  月光暗地里翻了个白眼,脑子里浮现出丹樨一本正经说瞎话的样子,原来“月光”的名字是这样来的。

  皇后扶住月光,手指摸索着从月光的头发抚到胳膊,又接着往下抚摸。

  月光不习惯别人近距离碰触,往后缩了缩。

  皇后神色一黯,“你,你是怎么活下来的?你出生后,明明是没有了呼吸,你那么小小的,那么可爱,我不忍将你埋入黄土,就用匣子封了,献给月神。”皇后拥住月光,不让她后退,“后来,后来,我也派人回祭坛查看,只剩下空匣子,你的尸身却不见了。”

  皇后抬起一双泪眼,又上下打量月光,“我一直猜测,是谁救了你。我一直祷告,希望你能活下来,有一天,就像今天一样!你能突然出现在我眼前,这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月光尽量收拢身体,避免和皇后接触,想着怎么回答自己还活着这个问题。

  门外忽然有宫女大声通禀,“启禀皇后娘娘,太子殿下驾到!”

  皇后起身,但仍攥住月光的右手,深吸一口气恢复平静,“宣!”

  殿门被推开,一身月白色华服的白曦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的正是皇后的弟弟杨素,杨素朝着殿内躬身施礼,两侧站立的宫女把门掩上,把他关在了门外。

  “母后!”白曦走近皇后,惊喜地伸手拽过月光,拉着她转了个圈。

  月光翻了个白眼,到现在为止,自己一句话没说,却被拖来拖去地查看好几遍了。不过,这个太子长得倒是蛮好看的,一双杏眼,眼角微翘,眼珠子乌黑滚圆,目光深邃。两道浓眉,飞扬跋扈。鼻梁挺直,鼻尖小巧。嘴唇丰满,只是唇色淡红,显得气血不足。

  月光想着,嘴角翘了翘。看来,自己也是长成这个样子的,还不错呀。

  “儿臣听舅舅说,母后祭月后,带了一个孩子回来。原来母后跟儿臣想到一起去了,给儿臣找了一个替身,替儿臣去广夏做质子。”白曦掰开月关的右手,仔细检查,“母后,这个好,这个比儿臣找的那几个好,这胎记做得太像了。”

  白曦把自己的右手腕也伸出来,和月光的一起,放到皇后面前。

  皇后捧起两只一模一样的手掌,喃喃地说:“曦儿,她是你的双生姐姐啊。”

  “什么?这是真的吗?”白曦撤回手掌,又抓住月光从头到脚打量起来,“不对啊,母后不是说,儿臣的双生姐姐出生就死了吗?这个怎么是活的呢?“

  闻言,月光又翻了个白眼。看到亲姐姐,没啥惊喜也就算了,这要死要活的说的是什么话嘛!

  “既然母后说是,儿臣就信。”白曦瞄了一眼皇后,“怪不得那么像,不对,就是一模一样啊。只是,此人貌似,有点傻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曦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曦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