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蛊婆 雌雄合蛊(二)
怜才公子2020-11-07 15:532,609

  月光生生把翻白眼的欲望忍住,瞪了白曦一眼。

  白曦忍不住勾起嘴角,“还好,离广夏约定质子出发的日子还有月余,儿臣可以每天来母后这里,教她言谈举止,让她模仿儿臣言语行为。等到临行,一定能以假乱真。”

  听白曦一直没有称呼月光为姐姐,皇后悠悠地叹了一口气,“曦儿,你皇姐是个女子啊,她怎么能。~~~”

  “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虽说当下此女年幼,从外表看不出男女,广夏国也不会丧心病狂到脱衣验身。不过,万一在广夏为人质的四年内,碰到头疼脑热,请个御医诊治,从脉象上就能辨出性别。”白曦放开月光的手,抚额思索起来,“对了,母后,黎嬷嬷!黎嬷嬷体内有雌雄合蛊,你让她把雄蛊唤出来,种到此女体内,可以改变脉象。”

  皇后闻言大惊,“曦儿说什么!你父皇忌巫蛊,皇宫内不准有巫师蛊婆的。黎嬷嬷是本宫的医女,不是蛊婆啊。”

  白曦瞬间收敛了笑意,站起身,冷眼看向黎嬷嬷,“黎嬷嬷,你自己说吧!”

  黎嬷嬷脸色一白,噗咚跪倒在地,“娘娘饶命,老奴是黎族的医女,不是蛊婆,身体里没有蛊虫啊!”

  “胡说!”白曦厌恶地踢了黎嬷嬷一脚,“你以为孤不知道!你体内的是一对雌雄蛊虫,已经合体。原本黎族养蛊,女子本命蛊为雌蛊,男子本命蛊为雄蛊,而你却反其道而行之。你身为女子,却以雄蛊为本命蛊,同时又拘养了一众男子,在他们体内种上雌蛊。待雄蛊成熟之时,你与这些男子苟合,让雄蛊与男子体内的雌蛊配对,每次配对,雌蛊相杀,强者生弱者死,最强的雌蛊与你体内的雄蛊合体,形成威力强大的合蛊。”

  白曦脸上厌恶的神色更重了一些,皇后听得神色大变,连连后退,黎嬷嬷跪伏在地上,微微颤抖。

  “母后看黎嬷嬷的眼珠子,不是普通蛊婆的红色,而是在褐色眼珠的周围有暗红色的阴影,像是一双重瞳。所以,母后以为黎嬷嬷只是天生异象,是黎族的医女,并非蛊婆。若是母后令人扒了黎嬷嬷衣服,就可以看到黎嬷嬷肢体皮肤的青红条纹,那可是黎族蛊婆的体征哦!”白曦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紧紧揪住自己衣襟的黎嬷嬷,继续说,“我杨氏祖上对黎族有恩,黎族立誓世代为奴侍奉杨氏家族,历任黎族族长会挑选优秀的黎族人送到杨氏家族侍奉,但我杨氏有规矩,不收巫蛊之人。送黎嬷嬷到母后身边是犯了忌讳的,也不知道这黎族的族长是何居心。”

  “哼!”皇后冷哼一声,“黎嬷嬷,太子所述是否是真?要知道,黎族历代族长都是立了血誓的,不得违背杨氏家族的意愿,违者不得好死。你是本宫的贴身嬷嬷,应该清楚皇宫大内中容不下巫蛊,你一直以医女的身份呆在我身边。常年来,足不出宫,谨小慎微,知你黎族身份者甚少,如果被皇上知道你是蛊婆,你丢了性命事小,本宫和太子的性命,恐怕也要不保!”

  黎嬷嬷听了,知道再也守不住秘密,一头伏在地上,磕头如捣蒜一般,“娘娘息怒,太子所言非虚,老奴身体里确实有合蛊,不过老奴不是蛊娘,根本不会施蛊。老奴身上有合蛊是有隐情的啊!!!”黎嬷嬷爬到皇后脚边,拽着皇后的裙角,“老奴身体里的合蛊不是老奴自己的,是别人渡给老奴的,老奴,老奴,一生没有接触过男人,老奴,老奴还是处子之身~~~”

  黎嬷嬷声音渐轻,作出一番忸怩的姿态来。

  皇后厌恶地把裙角从黎嬷嬷手里拽出来,“你把事情的始末说清楚!不然,本宫要书信给父亲,治罪黎族族长。”

  “娘娘息怒,现任黎族的族长是老奴的幺妹。老奴体内的合蛊,就是她的。多年前,老奴的幺妹找到老奴,说要回族里去继承族长尊位,求老奴接了她体内的合蛊。”黎嬷嬷面露羞愧,“黎族历任族长必须为处子之身,并且终身不得婚嫁。幺妹原本是族里培养的继承人,继任前奉老族长之命外出,谁想到竟然是被前朝废后招来做了宫女,又万万没有想到,被废后送给皇上做伺妾~~~”

  “你说的幺妹,是不是十几年前本宫处置的几个宫女里的一个,也姓黎?”

  “是的,娘娘当年处置她们,是她们罪有应得,不该勾引三皇子殿下。幺妹身体异于常人,杖责后并未身亡,但也丢了半条命。老奴是瞒了娘娘,斗胆救下她,放她回黎族了。”黎嬷嬷顿了顿,继续说,“娘娘,老奴帮幺妹不光因为她是我的亲人,若是不帮,一旦事发,黎族也不会放过幺妹,不会放过老奴全家的。”

  说完,黎嬷嬷又跪爬着靠近皇后,抓住皇后的裙摆,“娘娘,幺妹走的时候,曾今给老奴留了一个调养身体的秘方,说是将功赎罪。您可记得,当时的三皇子殿下日日饮用您送的汤羹,曾今赞不绝口,然后不久您便有了身孕。”

  皇后面色一红,想起当时黎嬷嬷用秘方制作的汤羹,说是有催情的效果。

  “闭嘴!本宫可不愿意听你们黎族这些腌臜龌蹉的事情!”皇后打断黎嬷嬷的话,“本宫问你,刚才太子所言,让你唤出雄蛊种到月光身上,可以改变脉象,让外人看不出月光是个女子,是否可行。”

  黎嬷嬷直起身,一脸凄惶“回禀娘娘,可行。只是老奴体内合蛊已经多年,贸然分离,取出雄蛊,怕雌蛊会反噬~~~”

  皇后冷冷地看了一眼黎嬷嬷,“那本宫再问你,雄蛊上身,对月光可有伤害。”

  黎嬷嬷明白,皇后已经不再信任自己,才不会管什么雌蛊反噬,不会怜惜自己,不由神色更加悲惨,“回禀娘娘,雄蛊温和,如果种到女子身上,在女子天葵来临前夕成熟此时,若无雌蛊配对,便随女子初次葵水排出体外,对女子身体没有影响。”

  “这雄蛊倒是窝囊得很啊!”白曦突然来了兴趣,“那我问你,那雌蛊是怎样的?很凶残吗?”

  黎嬷嬷抖了抖身子,“回禀太子,雌蛊霸道,若种在女子身上还好,女子属阴能克制雌蛊,一旦种上便不会离开宿主,是女子的本命蛊。若是种到男子身上,则吸食男子元阳,蛰伏等待雄蛊出现。正如,正如太子所言,等时机成熟,以男女宿主欢爱为媒,雌蛊离开男子身体进入女子身体,雌雄蛊虫合体变成合蛊。”

  “就这些????那雌蛊也未必凶残啊?”太子追问。

  “被种了雌蛊的男子,雌蛊留在体内的时间越长,元阳损伤越大,即便是雌蛊离开身体之后,也是,也是伤了根本,会子嗣艰难。”黎嬷嬷又解释道。

  “别说了!”皇后再次打断黎嬷嬷的话,神色阴晴不定,“只是,让月光替代皇儿做质子之事,还有待商榷。”

  黎嬷嬷听皇后这样说,脸上一喜。

  “母后!不用商量了。难道母后要把儿臣交到广夏国去?母后必定清楚,在敌国为人质者生存艰难,寄人篱下不说,受人侮辱更是家常便饭,没有尊严地苟活他乡,还有各种残害暗杀,经年以后大多九死一生,很少有生还。”白曦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儿臣都想好了,此女,嗯,她叫月光吧。母后,即刻命黎嬷嬷施蛊,之后再由儿臣每日调教。等约定的时间一到,此女离开后,儿臣就躲在母后寝宫。”白曦回头看了一眼月光,就像看一个死人一样,”这两天,母后让舅舅在殿内秘密修个暗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曦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曦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