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杨素 杨秋辞(一)
怜才公子2020-11-11 12:361,325

  白彦脸色阴沉,“呵!这水走得好巧啊,如果朕没有猜错,是不是黎嬷嬷住的偏殿着火了呀?”说着,偏头看了一眼陈福。陈福躬身行礼,走了出去。

  门口正碰到匆匆而来的杨素,两人打了个照面,相互拱手行礼,眼神一碰之后,彼此擦肩而过。

  “臣杨素,有事回禀。”

  “进来吧。”白彦坐直了身子。

  杨素进殿跪倒行礼,见白彦虎着脸不说话,只得继续跪着,“回禀陛下,臣已经查看了偏殿走水的情况,查问了相关宫女和宦臣,现将事情原委回禀。”

  “哦?爱卿真是好手段啊,刚有人报走水了,爱卿这边就查实了?那爱卿说来听听呢!”白彦轻笑一声,缓缓说道。

  杨素并不介意白彦的语气,依然镇定自若地回答,“陛下过奖了。”

  月光站在一旁,悄悄地翻了个白眼,却收到皇后一记眼刀。

  “偏殿走水是因为小厨房着火引起的,刚李太医传话,让厨房熬煮米粥。宫女看管厨火不慎,引燃柴火。还好扑救及时,火势只波及相邻两间房舍。一间是杂物房,一间是黎嬷嬷的寝室。”

  “呵!那黎嬷嬷肯定被烧死了吧?”

  “陛下圣明,黎嬷嬷确实被烧死了,臣已经验过尸体。想来

  黎嬷嬷染病,无力逃脱,吸入浓烟后昏厥,然后被火焰炙烤而死。”

  “一派胡言,皇后宫里连煮个粥都会走水,那朕的皇宫,早就该烧个干净啦!”白彦一拍床沿,站了起来。

  皇后见状连忙跪倒,月光一看,无奈也跟着跪在一起。

  皇后正要说话,陈福闪进来,径直走到白彦身边,耳语了几句,然后退开,躬身而立。

  “哼!黎嬷嬷被烧死了是没错,但皇后,”白彦看看皇后,“爱卿!”白彦又看看杨素,“或者是太子?”白彦又瞄了瞄月光,“你们谁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侍卫剖开黎嬷嬷肚腹,内里只留一滩血水,脏器全无?”

  “啊!”皇后掩口惊叫,瘫软在地。月光配合地膝行几步,扶住皇后叫了一声母后,顺势跪坐到地上。

  “父皇,此事儿臣可以解释。”月光抬起头,看着白彦,“母后身体羸弱,能否请父皇开恩,站起来说话?”

  “起来吧。”白彦挥了挥手,重新坐回床榻上。

  月光扶着皇后站起身,抽回被皇后捏得发白的手指。

  “父皇,黎嬷嬷对母后不敬,欲加害母后,当时儿臣在场,便命杨素制住黎嬷嬷。由于此事揭开皇家旧疮,且涉及父皇颜面,儿臣不得已,命杨素将黎嬷嬷打晕带回偏殿,然后制造走水假象,灭口。”

  “哦,有趣,有趣!倒底是什么事情涉及朕的颜面啊?”

  “父皇容禀。”月光拱了拱手,“端午节,儿臣携雄黄酒给母后请安,见黎嬷嬷随伺一旁,一时兴起,敬了黎嬷嬷一杯。但,黎嬷嬷拒饮,面露厌恶的神色。儿臣起疑,黎族人好饮,且黎嬷嬷平时也饮酒,为何只拒雄黄酒?据说,身上有蛊虫之人,极讨厌雄黄酒。“月光说得煞有架势,”再加上黎嬷嬷的眼眸形状特殊,状似重瞳,儿臣一直好奇,总觉得另有隐情。所以近日,儿臣着人去黎族打探,果然探到黎嬷嬷的秘密。”

  “嗯,”白彦用手指抚了抚下巴,示意月光继续说。

  “黎嬷嬷的秘密就是,她是一个蛊婆。”月光扫了一下神色慌张的皇后和低头不语的杨素,“一般蛊婆养蛊,体内有一种本命蛊,眸色从浅红至深红,外人很好分辨。但,黎嬷嬷瞳仁呈褐色,瞳仁周围有一圈暗色重影,乍一看,好似重瞳。重瞳之人虽少见,但也不是没有,史上历来有记录。黎嬷嬷素来足不出户,只在母后宫里呆着,从不抛头露面,能见到她的人甚少。再加上杨家用人的规矩,没有人疑心她除了是个医女之外,居然还是一个蛊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曦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曦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