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白彦 走水了
怜才公子2020-11-09 10:172,023

  十、白彦 · 白月光

  李太医一身素服,躬身跨进皇后寝殿,跪地施礼。

  皇后虚扶一把,指了指歪着身子靠在床榻上的月光,“太医不必多礼,刚太子与本宫闲话时,忽感不适,特宣你来诊脉。你快给太子看看。”

  李太医起身,提着药箱趋步走到床榻前,伸手就要给月光把脉。

  月光微微睁开眼睛,把手一缩,嫌弃地皱皱眉毛,叫了声:“母后!”

  皇后心里一动,月光的神色语音与白曦一般无二,能够乱真,“李太医,请等一下。”皇后赶忙上前,拿出一方丝帕,盖在月光手腕上。

  “太子恕罪,老臣太着急,疏忽了。”陈太医老脸一红,连忙解释道。

  “哼!若不是李太医常年给孤把脉问诊,孤认得你的样貌,不然的话,孤还以为是哪个胆大包天,冒充李太医过来行骗呢!怎么竟然忘了规矩!”月光不阴不阳地说。

  李太医噗通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心里暗骂陈福这个死宦臣,让自己不时试探太子,看看太子是否偷梁换柱换成了替身。面前的这位哪里是替身啊,简直是催命鬼啊。

  “好了!本宫恕你无罪了,快起来把脉吧,看仔细些。”皇后意味声长地说。

  “是,是”李太医一脸细汗,战战兢兢重新伸出手指。

  片刻,李太医收回手,向皇后和月光行礼:“回禀皇后娘娘,太子身体如常,还是稍显羸弱,不过无大碍。”李太医转脸对着月光,“从脉象上看,太子体内亏虚,是否近两日没好好进食啊?”

  月光腹诽,从祭月台过来到现在,都没有吃过东西,当然肚里没食,体内亏虚喽。不过,这个李太医貌似有点本事啊,单单诊个脉,连没吃饭都摸得出来啊。

  “哼!孤近日没有胃口。”月光配合地撇了撇嘴。

  “回禀皇后娘娘。”李太医又对着皇后躬身施礼,“太子今日不适只是腹内饥饿所致,命人熬煮米粥,置几样小菜,太子吃了便会大好,不用服药。”

  李太医微微沉吟,“若实在要开方子,老臣给太子开个开胃的方子,不过,是药三分毒。~~~”

  “皇上驾到!”门口宫女的通报声打断了李太医的絮叨,殿内几人各自都是一惊!

  月光眯起眼睛,觉得身侧的床围都微微一颤。

  “皇后这里好热闹啊!”说话间,白彦大踏步走进寝殿。

  月光连忙从床榻上起身,随皇后一同跪倒行礼。白彦身后的宦臣陈福探出个脑袋,与跪在床榻前的李太医对了个眼神。后者微微摇了摇头。

  “皇后请起。”白彦托着皇后的手臂把她拉起来,又弯腰来拽月光,“朕听说太子不舒服,这是怎么了,快让朕瞧瞧。”

  月光被白彦抓住胳膊,不由得抬头望过去。眼前的男子长得极好,身材修长,眼光深邃,鼻梁高挺,上唇薄下唇厚,形似菱角。微笑时和蔼,抿起时,不怒自威。此时白彦正抓住月光右手,手指有意无意拂过那枚胎记。

  月光心理暗笑,嘴上却非常恭敬,“儿臣惶恐,让父皇担心了。儿臣没事,刚李太医已经替儿臣诊脉,说只不过是饿着了,其实无碍,无碍。”

  “哦,那朕就放心了。”白彦放开月光,环顾寝殿四周,“嗯?皇后,朕记得你有一名贴身医女,今日怎不在身边伺候?”

  “回禀皇上,臣妾是有一名医女贴身伺候,近日染病,遣回偏殿养着呢。”皇后面不改色地解释道。

      “哦?身为医女,自己的身子都管不好,怎么能伺候好主子呢!”白彦嘲讽地说。

      “皇上明鉴,谁还没有个头疼脑热的呢,那黎嬷嬷也不是神仙,凡人一个,是会生病的。”皇后笑起来,微微扶着皇帝,“陛下今天难得心情好,连个医女都过问呢。陛下久不到臣妾这里,请到外间坐,臣妾命人奉茶。”

  “不必了,朕今天来,有件事情要问问皇后。”白彦脸一板,甩脱皇后,就势坐在床榻上,瞥了一眼跪在床前的李太医,“既然太子无恙,李太医,你退下吧。”

  “是。”李太医暗自吁了一口气,爬起来拎起药箱,疾步退了出去,只怕不小心多听一句,都会要了自己一条贱命。

  皇后若有所失地看着白彦,曾几何时,白彦也这样大刺刺坐在床榻上,眉目低垂,嘴角含笑,搂着自己说着情话。可现在,却是寒气逼人,一股兴师问罪的样子。

  “皇后。”白彦抬眼看着皇后,“朕听说你的医女,黎嬷嬷在宫内行巫蛊之事?”

  “陛下!”皇后大吃一惊,跪地伏身,行大礼,“绝无此事啊,黎嬷嬷是臣妾年幼时,黎族送到身边的医女,跟随臣妾入王府,再入皇宫。黎嬷嬷一向行事谨慎,还曾今为臣妾接生,保臣妾母子平安。陛下,您是知道的呀。”

  皇后抬起头,膝行上前,抱住白彦的腿,”臣妾家族对黎族有恩,黎族世代侍奉杨氏,这事世人皆知。虽然黎族擅长巫、蛊、医三技,但杨氏有训,不得送巫、蛊技艺之人进杨家,黎族也是一直恪守规矩,不敢逾越的。”

  皇后一脸悲愤,泪水涟涟,如梨花带雨般哭得可怜,“陛下,巫蛊之事害人匪浅,皇家从来都是不屑沾手的。臣妾贵为皇后,虽不敢说母仪天下,也不能容忍身边人行此腌臜之事啊。”

  白彦听了,眉头稍有舒展,扶了皇后在身边座下,“皇后别急,朕并无怪罪皇后的意思啊。黎嬷嬷是否行巫蛊,传她来,一问便知啊!”

  “陈福!”白彦转身,“传黎嬷嬷过来问话。”

  还未等陈福答应,外间忽然一阵慌乱,有金锣之声传来。众人正在疑惑,有个小宦臣衣冠不整跑进殿内,跪在门前传话,“启禀皇后!”

  小宦臣机灵,低头瞄见床榻前杵着一双龙靴,立马改了话头,“启禀皇上,启禀皇后,偏殿走水了!”

  月光眸色一暗,便宜舅舅,给你点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曦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曦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