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黎嬷嬷 施蛊(二)
怜才公子2020-11-08 15:171,188

  月光掂了掂手里的玄衣,“那,黎嬷嬷,你说你的幺妹留给你这把匕首,是何用意呢?”

  黎嬷嬷两眼放空,似乎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好了,我也不为难你。”月光放下玄衣,从发间拔下金簪,“把雄蛊拿过来吧。”

  黎嬷嬷闻言,连忙捧起玉碗,凑到月光身前。

  “真丑!”月光皱了皱鼻子,用簪子尖端戳了一下左手中指的中冲穴,顿时羊脂玉般的指腹上,涌出一滴鲜红的血珠。

  月光一边挤压伤口附近的肌肉,一边将指尖向下,把血珠滴到玉碗里。

  玉碗里的雄蛊,似乎也闻到了鲜血的气味,竟微微抬起肥胖的身子,两粒眼珠中间,凸起一个黑点,寻着鲜血的方向游动。

  “吧嗒!”又一滴鲜血正落在黑点上,雄蛊涌动起身体,眼见着血液通过黑点,渗进蛊虫的身体里不见了,蛊虫体表泛出粉红的颜色,格外诡异。

  “吧嗒!吧嗒!”接连几滴鲜血滴入玉碗,月光收回手指,放入口中吸吮止血。

  黎嬷嬷紧张地收回玉碗捧在胸前,紧盯着玉碗里的雄蛊。

  雄蛊吸饱了鲜血,身子鼓胀起来,表皮从粉色渐渐变深,粉红、朱红、赤红、玄紫,随着颜色变深,雄蛊躁动起来,从肚皮底下伸出数十只腹足,在碗里飞快地蠕动。雄蛊沿着碗边滴溜溜打转,有好几次想跃出玉碗,最终却跌落下来。似乎这玉碗有啥魔力,让雄蛊无法逃脱。

  黎嬷嬷捧着玉碗皱着眉,觉得雄蛊的状态异常。

  “黎嬷嬷,你看,雄蛊要自爆了哦!”月光突然指了指雄蛊,嘿嘿一笑。

  “啊?”黎嬷嬷脸色一白,抬头望了一眼月光,又立刻低头凑近玉碗去看雄蛊。

  此时,玉碗里的雄蛊越走越快,简直就要化成一条黑红色的长线了,片刻,“啪!”地一声,雄蛊动作一顿,身体炸裂开来,喷溅出的体液溅了黎嬷嬷一脸。

  “啊!”黎嬷嬷长声惨叫,扔了玉碗蜷起身子倒在地上,双手紧紧揪住胸前的衣襟,倒抽着凉气,浑身颤抖。

  “黎嬷嬷啊,有件事情我忘记告诉你了吆。”月光光着脚,走到黎嬷嬷身前,蹲下,“我身体里有桂树妖的精元,我的血能除世间所有妖、蛊、毒,百害不能近身。”

  “哦!还有啊,我和太子白曦同日生,出生时占了阳年阳月阳日阳时,我的脉象生来有异,不仔细辨别,同男子脉象相似,根本不用种雄蛊。”月光对着黎嬷嬷,慢条斯理地说着,“黎嬷嬷啊,你身为医女,怎么就没有察觉呢?粗心大意害死人啊!”

  浑身抽搐的黎嬷嬷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死死盯住月光,目光怨恨歹毒。

  “你看看,你体内的雌蛊怒了呢,药物也克制不住了呢!它正在啃噬你的心,啃噬你的肺,啃噬你的内脏,然后从你的嘴里爬出来”月光捏起扔在榻上的玄衣,将匕首抵在黎嬷嬷脸上,“然后,我就会用玄衣钉死它。嘿嘿,不过你是看不见了,因为那时候,你已经死了!”

  黎嬷嬷的眼露惊恐,喉间发出“咳咳”的声音,身体抽搐的频度放慢,嘴角留出紫黑色的血液,顷刻,黎嬷嬷的眼珠子往上翻,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白突出眼眶,身体一软没了呼吸。

  月光攥着玄衣,全神贯注盯着黎嬷嬷喉间微微蠕动的皮肤。

  忽然,月光的耳尖微动,身形一闪掠到窗边,掀起纱帘,轻声喝道:“还不进来,等我发请帖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曦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曦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