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黎嬷嬷 施蛊(一)
怜才公子2020-11-08 15:171,414

    微风吹动窗棂上的薄纱,月光睁开眼睛,鼻尖淡淡的桂花香气,让月光有一瞬间的迷茫。自己似乎还坐在丹樨的身边,丹樨的身上,总是有一点淡淡的桂花香。月光爱极了那种味道,忍不住要去亲近的,却总有一种被拒之千里的疏离,始终碰触不到,哎,神神秘秘的丹樨啊。

  月光觉得自己想丹樨想得厉害。老天安排她昨夜进入月光的肉身,碰到了丹樨,才和丹樨聊了一会儿就被皇后带走。虽说认识丹樨的时间不长,不过,分开了,却有些莫名的心痛。

  月光脾气很好,没有起床气,就是喜欢,醒来以后睁着眼睛躺一会儿。正当月光感叹,这辈子不用赶时间是多么美好的时候,突然,一双血红的眼睛突然出现在视野里。

  月光眨了眨眼睛,“黎嬷嬷。找我有事?”

  黎嬷嬷手里捧着一只白玉小碗,身形佝偻,神情疲惫。

  红色眼仁,体力透支?月光直起身子,斜靠在榻上,看来,黎嬷嬷昨天晚上很忙啊,应该是剥离了体内的雌雄合蛊,取出了雄蛊。一个蛊婆,如果体内只有一只蛊虫,眼珠子的颜色会变成红色。合蛊剥离,留在体内的雌蛊肯定躁动不安,黎嬷嬷是用药克制了,为此极度耗费体力,而且非常痛苦。

  “公主既然醒了,那就种了雄蛊吧。”黎嬷嬷嗓音嘶哑,一只手攥着玉碗,另一只手从怀里摸出一柄匕首,“恕老奴得罪了。”

  “黎嬷嬷是要取我的心头血吗?”

  “公主懂得很多啊?”黎嬷嬷阴恻恻地说。“公主不必害怕,十指连心,老奴刺破公主左手中指中冲穴位,取一两滴鲜血就够了。”

  黎嬷嬷把手里的玉碗挪到月光鼻子底下,碗底趴着一只白胖的虫子,扁圆的身子肉鼓鼓的,无毛,表皮透亮洁白,比白玉碗还通透。蛊虫通体没有杂色,只一对赤红的眼珠子,嵌在头部,向一只缩小版被拍扁的白色仓鼠。

  “公主将血珠滴到雄蛊身上,雄蛊认主以后,老奴将雄蛊放到公主中指的中冲穴上,雄蛊会钻进去,顺着心包经走到公主心脏里,住下来。”

  “难得黎嬷嬷说得那么清晰,是要吓唬月光吗?”

  黎嬷嬷顿了一下,“老奴不敢,那老奴就动手了。”黎嬷嬷跪在靠榻前,小心翼翼地将玉碗放在榻前的地毯上,腾出一只手,来抓月光的手臂。

  “等等!”月光缩了缩身子,“你手里的这把匕首有问题!”

  黎嬷嬷看了看手里乌黑的匕首,“公主,这把匕首是老奴的幺妹临行前交给我的,是黎族的至宝,您放心,没有问题。”

  “哼!”月光右手一挥,夺过匕首把玩起来。黎嬷嬷一脸吃惊,甚至没有看见月光是怎么出手的。

  “沉水乌木为柄,缠龙筋,天外飞石为刃,磨砺七七四十九天后成。未使用前,刀刃是为玄色。此匕首可斩杀世间任何蛊虫,也曾斩过蛊王,因染过蛊王体液,刀刃从玄色变成墨黑。这把匕首有个好听的名字,黎嬷嬷知道吗?”

  黎嬷嬷更吃惊了,瞪大眼睛嘴唇微张,“老奴不知道,老奴的幺妹走前并没有告诉老奴~~~”

  “它叫玄衣。”月光说出匕首的名字时,似乎有暗光从刀刃上走过。“黎嬷嬷,你用染过蛊王体液的玄衣取血喂给雄蛊,那不是要了雄蛊的命吗?”月光瞄了一眼黎嬷嬷,悠悠地说,“雄蛊一死,你体内的雌蛊能善罢甘休吗?难道不反噬宿主?”

  “啊!”黎嬷嬷一把抓住胸口,跌坐到地上,黄豆大的汗珠从微黑的皮肤里冒了出来。

  “据我所知,合蛊生成以后就很难驱除,如必要为之,先要剥离雄蛊,滴血认主后转到他人身上,再引诱雌蛊离体跟随雄蛊进入,在那人身体里再次形成合蛊。”月光看了一眼跌坐在地上的黎嬷嬷,继续说,“合蛊迁移过程,对原宿主来说,风险极大。先不说身体受损,长在心脏里的合蛊因剥离,会损坏心脏肌肉,损耗精血。更危险的是,剥离的雄蛊如有半点损伤,留在身体里的雌蛊就会有感应,会发疯反噬宿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曦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曦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