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祭月 乱臣贼子
怜才公子2020-11-05 16:462,428

  月光里,丹樨娓娓道来,目光却望向远处,似乎没有焦点,“百梁国皇族姓白,十多年前尚未立太子,皇子间明争暗斗。国君白擎宠爱如妃,偏爱如妃所生的五皇子白嗣,有心立为太子。可皇后所出的大皇子白祁,因身为嫡子又得母家晋侯一族支持,其夺东宫之心也昭然若揭。

  国君白擎好色且狡诈,一心要削弱皇后家族势力,表面对立储犹豫不决,暗地里却支持皇子白嗣。不过,皇后出自百梁国世族大家,其父晋侯是三朝老臣,把持朝政大权多年,门下学生、附庸的舍人不下千余人,关系遍布全国各地,小到县官大到武将,编织起一张把控百梁国经济、军事的人脉大网,权势熏天,地位难以撼动。

  晋侯为人刚直,朝堂之上多次直言国君过错,反驳国君决策,让白擎下不来台,处处受到制肘。白擎日益反感晋侯,经常在皇后面前愤愤指责晋侯,而且因此逐渐疏远皇后,独宠如妃。

  皇后几次召见其父晋侯劝说无果,又遭国君厌弃,不由得危机感日重,后几次听周围宫人议论国君要立皇子白嗣为太子,终于按耐不住,不顾父亲晋侯反对,欲逼宫,助自己的儿子白祁夺位。

  政变发生在新年第一个月的祭月节,皇后一意孤行,要在祭坛上劫持国君,击杀如妃和皇子白嗣。未料国君白擎早有准备,日前假意在皇后面前责怪晋侯,实则离间父女感情,假意宠爱如妃和皇子白嗣,实则欲引皇后妒忌,后又指示宫人散步谣言,终于引得皇后惶恐,蠢蠢欲动,进而失去理智策划大逆之举。皇后没想到的是,白擎早已扯开罗网,就等皇后一党入瓮,一举歼灭。

  祭月,历来由皇后主持仪式,由帝后亲自献上祭品,皇家全体成员和文武百官都要参加,甚至连富商和外国使臣都能前来观礼。整个祭祀过程漫长、繁复,只为祈求在新年中,国运昌盛、皇家子嗣绵延、国泰民安,是百梁国一年里最重要的祭祀活动。

  皇后计划勾结大皇子家臣、宫内的心腹宦官,混迹在观礼的人群里,暗藏凶器,以摔盘为暗号,出其不意挟持国君,刺杀如妃和皇子白嗣,一举夺下皇位。可当天,大内禁卫盘查尤为严格,皇后一党无法携带凶器进入祭坛。原本,早该引起皇后警觉,无奈皇后冗务缠身,其亲信竟无法近身通报变故。

  祭月节血月当空,天象异常。

  祭祀进行中,皇后托起装满鲜果的玉盘,狠狠摔在祭台上。玉盘粉碎、瓜果滚满一地,四周一片诡异地静寂,台下众人一片茫然。皇后安插的人手,早已经被国君的禁卫制住,没有一个人动手。皇后惊觉后,一脸绝望,拾起地上的玉片,刺向国君,台下,大皇子满目狰狞,扑向五皇子白嗣。

  国君白擎一把扯过如妃挡在胸前,尖锐的白玉片刺破美人单薄的蝉衣。如妃瘫软在地,临死之前,无声叹息。皇后被白擎一脚踢开,倒地时,看着如妃的血染红了祭台。

  五皇子白嗣尖叫一声,被大皇子白祁扭断了脖子。白祁像疯了一样,抓住六皇子、七皇子、八皇子的脚脖子往石柱上摔,可怜几个皇子年幼,连泪珠子都没来得及掉下,脑袋就被撞在玉石上,红红白白地溅了一地,二皇子白礼看着两眼一翻就瘫在地上,倒是三皇子白彦,死死抱住白祁压在地上,被疯魔的白祁一口咬住手臂,硬生生叼下一块肉来。”

  “等等,等等!”月光打断丹樨,仰着头望他,“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五皇子、六、七、八皇子,那四皇子哪???”

  丹樨悠悠地看了一眼月光,“四皇子白庸,被混乱的人群踩死了。”

  “呃!!!!!!”月光抽了抽嘴角,倒吸一口凉气。

     丹樨看了看月光五光十色的脸部表情,微微抽了抽嘴角,继续说,“祭月节后,皇后被废打入冷宫,大皇子贬为庶人囚禁在宗人府,皇后外戚晋侯诛九族。二皇子清醒后就疯傻了,百梁国只剩下三皇子白彦和一位尚在襁褓里的九皇子白瑞。

  从此,百梁国国运大伤,晋侯一脉折损千人,朝廷文官武将被杀被关押无数,以至于国家无人管理,军队无人统帅。紧接着持续两年天灾不断,流寇四起,浮尸遍野,百姓苦不堪言。

  朝堂上,丞相左岺提出立三皇子白彦为太子,巩固国本,翻转国运,但国君白擎不置可否。白擎向来不喜欢白彦,白彦生母卑微,只是皇后宫里的一个宫女,在皇后不方便的日子里,安排给白擎伺寝的。没想到仅一次伺寝便有孕,勉力生下皇子后就归天了,虽然其母连名字都无人记得了,但总算没有受多少活罪。白彦成年以后,一直怀疑生母是在生产的时候,被皇后加害致死,但苦于当时知情者早已灭口,自己又被养在皇后名下,实在是查无可查。因此,白彦表面谦和恭让,实则性格阴柔,喜怒不形于色,城府很深。

  祭月惨案之后,国君白擎怀疑三皇子白彦有问题,毕竟这场悲剧最大的获益者就是他。大皇子本性温和知礼,重文轻武,再怎样受到打击,都不能失心疯动手杀人,何况一连杀死四个手足,手段残忍至极,像是被人下毒迷失本性疯魔所致。四皇子白庸已经成年,却毫无反抗地被人踩死,守护四皇子的宫人也被踩死了个干净,无一生还,实在是匪夷所思。无奈,事后清理晋侯一党,朝堂空虚,无人可用。白擎无奈,只得让皇子白彦参与朝政。理政过程中,白彦逐渐崭露头角,举贤纳能,搜罗了诸多能臣强将,办事得力,作风果敢,潜移默化中掌握皇权,把白擎架空了。”

  说到这里,丹樨停住了,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在回忆十几年前的往事。

  “嗯!白擎这是典型的杀敌一千自损一万啊!稳亏不赚的买卖也做啊!老婆又老又丑,干掉!老丈人又横又硬,干掉!文武百官又蠢又烦,干掉!可一堆儿子死光光,他大概没有想到吧。明知道自己儿子白彦是个白眼狼还要引狼入室放在朝堂委以重任,剩下一个装疯卖傻的,和一个裹着尿布还不会讲人话的,岂不是任人宰割啊?惨!估计,接下来江山也要拱手让人了吧。”月光掰着指头,说得头头是道。“哎!丹樨啊,你是妖,又是祭月惨案的亲历者,嗯!旁观者清,你应该知道真相啊,八卦一下??”

  丹樨撇了撇唇,月光看得愣了愣。“没有真相,只有事实。祭月惨案之后的第二年,国君白擎薨,死在三皇子白彦送的珏美人床上。遗诏命废皇后殉葬,鸩酒赐死大皇子,贬二皇子为庶人发配北地,至死不得回都。遗诏上还写明百梁举国信奉道教,皇陵前修有道观,故封九皇子白瑞为国师,替父修行守护皇陵。最后诏书,传位于三皇子白彦。”

  听到这里,月光小手握拳,一脸崇拜的样子:“厉害啦!我的三皇子!白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曦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曦月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