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挨家敲门
西风独酔2020-07-08 21:012,539

  “这要去哪里?”吉川泽自言自语。

  “这边有餐厅,就在来保安室的路上,业主们有事都喜欢去这里,因为太过高档,一般人消费不起,所以餐厅内很安静,我估计孩子们是去餐厅找父母。”小马终于找到用武之地,抹抹脑门上电汗给出自己的推测。

  “继续!”吉川泽点点头,态度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生冷。

  从楼道到餐厅,要拐两个弯,沿途都是细长花园,按理说这段路程只需要走三四分钟,两人就算走走停停,十分钟也该到餐厅,只可惜,从这里开始两人就没了踪迹。

  早上去敲门家中无人,那么孩子父母昨晚是否已经不在?不在的话,孩子怎么会自己在外面玩耍?如果说凶手就在那条小路上,那么这个监控上人为破坏?或者早就坏掉,被凶手踩点后发现?

  摇摇头,吉川泽又问:“这人呢?”

  “不知道啊!”保安和林健异口同声回答。

  “这一段监控确保没问题吗?”吉川泽又点开两人从楼道口的花园往餐厅走的视频,总觉得看起来有点卡断。

  “没问题啊!”小马声音不坚定地说,“要有事我们肯定能发现啊,我工作就是看监控。”

  “这就怪了,这人总不能凭空消失吧?”吉川泽摸摸有些冒汗的脑门,态度又开始变冷,拍拍林健的肩膀,先走了出去,“林健!我们去这小路上走一圈。”

  站在小路上,第一个弯拐过去,吉川泽就跺脚骂了一句娘,林健也气氛地骂了一句。

  沿途的三个人监控,中间那个已经黑了,吉川泽用手机拍下黑脸监控,然后继续往前走,顺着来到第一个监控点,这里就是拍到两孩子离开楼道口必经的小花园处。

  “看来两个孩子是经过这里,然后在拐弯处消失的,问题就出在这一段。”吉川泽烦躁地跺跺脚,老实说,他从警路上,最怕遇见孩子遇害的案子,心里简直是无法承受,这些花一样的孩子死在自己的眼前。

  “这探头坏了一定是有人知道的,否则这大晚上的,孩子也没出小区,短短的几分钟路程,能去哪里了?这小保安,还说自己真能发现,屁话!我要让他来看看这个瞎子监控?”

  林健回头看看来的方向,周围已经陆续有人出现,路灯也已经完成昨夜的使命,悄悄隐去。这孩子是被人掳走还是自己跑去花园的拐角处躲着等人来找?

  看着林健落寞的表情,吉川泽拍拍他的肩膀打气:“走吧,这个地段有三家别墅,现在还不到六点,敲门去。”

  第一家别墅,敲开门后,男主人脾气十分暴躁地问:“干什么?警察也不能不让人睡觉吧?”

  好言好语地解释完,女主人披着睡衣也走到大门口,幸好小花园不大,这家屋前屋后都装了监控,男主人极不耐烦但又无法拒绝吉川泽,拿出手机调出监控看了一会儿,小姑娘并未进入他家的监控范围。

  希望又灭了一次,两人谢过还在骂骂咧咧的男主人,敲开了第二家的门。

  第二家别墅,住着一家五口,爷爷奶奶和十五岁少女,还有一对经常出差的父母。

  也许是第一家的男主人太吵,所以这家门很轻松就被敲开。

  少女第一个跳出来,一脸兴奋地问:“警察哥哥?有大案子吗?”

  吉川泽没好气地问:“想什么呢小丫头片子?”

  “没有大案子,你们至于天刚亮就来敲门吗?”少女,穿着一身淡粉色的睡裙,两只眼睛不屑地滑过吉川泽的眼睛。

  吉川泽没空理会小丫头的目光,他要抓紧时间,眼睛往屋里看去:“你家大人呢?”

  “嘿嘿!他俩出去开订货会了,昨晚就小姨陪我。”小姑娘笑嘻嘻往后退了两步,一位同样穿着睡衣的女士揉着眼睛打折哈欠,蓬着脑袋问:“出什么事了?”

  吉川泽陪着笑脸简单说了情况,又问问她们几点睡觉的,有无发现可疑情况,明知道问也白问,还是耐住性子问完。

  果然,孩子和孩子小姨都说晚上十点睡觉的,没发现什么不对劲,也没听见有什么动静。

  再次失望,吉川泽点头谢过她俩的配合,又在别墅周围转一圈,没发现探头,只好悻然而退。

  一圈问完,被户主各种奚落,终于走完,毫无收获。

  能走进去的花园,也都进行了地毯式搜索,毫无进展。

  天不知不觉已经完全放开,阳光直接投下属于清晨的光,不冷不热刚刚好。

  “走吧,法医工作应该已经结束,查查孩子父母的情况。”吉川泽揉揉脑袋,往小花园走去。

  “姚斌?”没走到发现尸体的位置,就看见姚斌晃着脑袋迎面走来。

  “行了现场都已经撤了,尸体已经运走,你们发现有什么发现?”姚斌打折哈欠。

  “监控有断点的地方,加上这个小花园的监控原本就是坏的,所以凶手正是利用这两点完成了杀人抛尸,那个区域三家别墅也看过了,暂时没有异常,孩子昨晚的行踪也看了,就是消失在监控坏掉的点上。”

  吉川泽一脸疲惫:“保安说和孩子父母都认识,他们平时喜欢在餐厅内聚会,昨晚应该就是聚餐时间,我们顺路去餐厅核实一下,然后回去。”

  从餐厅得到的消息是,两家大人昨晚确实在此用餐,两个孩子和平时一样,吃了一会儿便自行出去玩,因为太熟悉加上餐厅离家很近,所以也没人管孩子都去向,餐后两家父母付钱离开,临走时好像接了什么电话,然后急匆匆地往车库走去。

  几个人连忙回到保安室,调出昨晚四个大人进入车库的画面,果然和餐厅回复的一样,四个人一起走进车库,很快坐同一辆离开了院子。

  “这辆车是苗页页家的。”保安认出他们开的车是苗家的。

  看了一眼离开车子离开小区的时间是昨晚的九点三刻,而孩子消失的时间刚过九点,那么几个家长餐后接到的电话是否与孩子消失有关?

  “车不错!苗家是做什么的,你们知道吗?”吉川泽问。

  “这就不太清楚了,只知道这两家都是大学同学,关系很好,又住在同一小区,所以他们每周末都会聚餐,孩子也经常在院子里玩,还经常跑到保安室。”

  “谢谢你们!”吉川泽让林健把监控拷下来回去仔细看,结束对这个小区的初步走访。

  “大姚!我回去了。”分局门口,吉川泽晃着沉重的脑袋往刑侦一队办公室走。

  “你不来看案子进展了?”姚斌觉得吉川泽脑袋灵活,有他在能省去自己不少时间,恋恋不舍地问。

  “小孩子的案子我最怕,心里难受!你先跟,有需求就找我!”吉川泽摆摆手,直接跑路了。

  “林健!我去法医那儿问问,你的任务是带人找出两个孩子家庭的情况,父母的社会关系一定要查清楚,与他们家有关的任何人都要过一遍,明白吗?”

  “是!”

  “当然,能找到四个大人的行踪是再好不过了。”姚斌扭头往法医中心跑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不见的蜘蛛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不见的蜘蛛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