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再入星辰花苑
西风独酔2020-07-08 21:012,233

  到了星辰花苑吉川泽才知道,原来不是有线索,而是二队有警员突然生病,加上孩子遇害的案子更重要,所以上头决定让一队在调查自己案子的同时,向二队施以援手。

  当然,程局最希望的就是吉川泽亲自操刀,毕竟他出马更稳妥些,尤其是案发第一夜,他也去了现场。

  “这都是什么理由?好像我们手头的案子不是案子似的。”米福一看领导要求他们配合二队查案,当即表示头可断血可流,合并查案不能够。

  “啥情况?还敢抗旨了?”吉川泽照米福屁股上就是一脚。

  这小子捂着屁股一个起跳三米二直接飞走:“没事没事!我帮你打电话调一下两个家庭的情况。”

  “要你调个屁!姚斌肯定已经查出来了,你等下!”吉川泽招招手,示意米福不要走。

  “何事?”米福捂着屁股慢慢向吉川泽靠拢。

  “我们去孩子家看看。”吉川泽往后面努努嘴。

  “等下要是遇上姚斌,你就先回队里,把画廊的情况跟他们汇报一下,然后做个关联图给我。”吉川泽边说边往后面高层走。

  果不其然,在楼道口遇见了二队几个种子选手,其中就包括队长姚斌。

  “吉川?你怎么来了?”姚斌明知故问,就是他打电话跟头儿哼来的救兵,现在还装。

  “别装了!”吉川泽挥舞拳头,“再喊吉川我可走了。”

  “别走啊!我跟你说点好玩的。”姚斌故意压低声音,想引起吉川泽的兴趣。

  吉川泽冲米福喊道:“你回去吧,下班后等我开碰头会。”

  看着米福高大帅气的身影,姚斌羡慕嫉妒恨啊!咬牙切齿地说:“NN个腿的,这臭小子身材是真好啊!”

  “走吧!眼珠子都掉出来了。”吉川泽顺手拍在姚斌的后脑勺上,没错!姚斌长的还行,就是个子差点意思,虽然也过一七五了,但是跟人家一比,差了十公分,十公分啊!这辈子是不可能追上了,下辈子也不知道投胎个什么玩意,估计没戏。

  “去哪儿?”姚斌被吉川泽掰过脑袋,一脸不情愿地问。

  “死者家啊!”

  “我刚去过。”

  “孩子父母有消息吗?”

  “暂时没联系上,不过孩子爷爷奶奶已经来了,老人已经昏过去几次了,咱能不能不去问了?”姚斌的脚钉在地上,不想去。

  “我不问问题,例行检查房间里的一切线索。”吉川泽拉着姚斌就走。

  说话间就到了苗页页的家。

  可能是总有警察来,大门并未关。

  孩子的奶奶躺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抽泣,爷爷看着还算坚强,正在安抚老太婆。

  吉川泽站在苗家门口,静静看着客厅内的两个老人,姚斌等半天也没等到他抬脚进入的动作,拿脚轻轻碰了一下吉川泽的小腿。

  吉川泽余光撇了一眼姚斌:“嘘!”

  “装神弄鬼!”姚斌小声回应。

  又站了两分钟,吉川泽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两下,他才选择进入苗家大门。

  小高层,一百平,两室一厅一厨一卫的经典布局,走进客厅就看见一面照片墙,上面记录了这个三口之家在时光中留下的痕迹。

  父亲苗伟业,本市悦华集团总经理,总裁面前的红人,目前下落不明。

  母亲何丽琪,市轻纱微型影视基地老板,目前踪迹全无。

  夫妻二人表面社会关系良好,基本没有发现与人结怨,共同圈子与非共同圈子经过初步走访,暂未发现不妥。

  女儿苗页页,7岁,小学一年级在读,本周末遇害。

  “唉……”吉川泽站在照片墙前一声叹息。

  “吉川!你在人家就别叹气了,你没看老奶奶正在吸氧啊?”姚斌怕吉川泽对叹息又引发老人的新一轮哭泣,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孩子爷爷正拿着家用氧气袋给孩子奶奶吸氧。

  老奶奶看起来正处于崩溃边缘,随时一个小动静都可能将她带入悲伤的深渊无法逃离。

  “放心,他们这会儿正在相互安慰,根本顾不到我这边的动静。”吉川泽小声说着指向一张照片,“你看!这张是苗页页入学时校门口的抓拍,背着小书包的孩子笑容多灿烂。”

  “墙上所有照片我都看过了。”姚斌嘴上说着,眼睛还是再次看向照片。

  不得不说,这张抓拍确实是抓住了孩子嘴开心的样子,应该是背着书包往里走,刚到大门口父母叫了她,所以她蹦哒着回头露出不太整齐的牙齿,两颗大门牙在阳光下看起来尤为突出,像一只小白兔蹦蹦跳跳上学去。

  “唉!这才上学一个多月人就没了。”姚斌看着看着也叹息。

  “去!我让你看这个了吗?”吉川泽踢了他一脚。

  “那是看什么?”姚斌不解,再次看向照片,没什么不妥啊!小姑娘在热闹的大门口回头一笑阳光普照,这有什么好研究的呢?

  “你再看看大门口这些大人和孩子。”吉川泽给了提示。

  “你这个人,就不能把话说清楚,真行!”姚斌奔着吉川泽对提示看过去。

  这一看,沁出一脑门汗,说话也开始有饶舌的嫌疑,“你是是说那个那个站在大门口的男人?”

  “还有救!”吉川泽表扬姚斌在自己的提示下一眼看出不一样。

  学校门口人很多,因为孩子初入学,所有家长都将自家的小宝贝送到大门口不能再送了才松手,所以人很多。

  苗页页这张照片就是在一堆人中抓拍而来的,离大门口很近,所以正好清晰记录了大门口那个男人的面部表情。

  这张脸愤怒到变形扭曲,眼神中透出阴冷的光,仿佛要将人吞进肚里。从视线的方向分析,这个人就是在看拍照的这边,而所有家长身边都有个背着小书包的孩子,这个男人身边没有。

  男人外表年纪应该没过三十岁,浅蓝色T恤做旧牛仔裤外加一双白色运动鞋,身材略显单薄,五官因为扭曲而显得狰狞,与满脸宠溺的其他家长形成了云泥之别。

  “照片取下,我们走。”吉川泽回头看看沙发上的两位老人,老奶奶已经睡着,老爷爷挨着她身边半眯着眼睛也在休息,他不想打扰便轻轻退了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不见的蜘蛛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不见的蜘蛛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