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照片上的人找到了
西风独酔2020-07-08 21:012,579

  太阳西下,傍晚如期而至。

  吉川泽从外面回来,一屁股扎进椅子里,脑袋砸在桌子上,真想就此睡一个天荒地老。

  两只脚已经不是脚了。

  为了证实每一条线索,根据单子挨家走访,一天下来也没走多少出来,看来这要广撒网才行。

  一声长叹回荡在屋子里。

  “什么事能让我们威风八面的吉川队长如此叹息啊?”

  刚想趁着大家都没回,赶紧迷瞪一会儿,宁静就被打破。

  吉川泽没抬头,很不客气地回应:“我说今儿的太阳到现在还没下班?合着是您老的光辉耀眼,让我以为身万丈阳光照大地呢!”

  “贫嘴要能破案,你不知道破了多少案子,我也早就升职去省厅了。”局长程峰更不客气,直接在桌子上猛拍一巴掌。

  震飞的不止是桌面的浮灰,还有吉川泽那个疲惫的脑袋:“我说你好赖也是个分局局长,就不能有一丁点架子?就不能发发范儿,抖抖淫威?”

  “滚!你小子皮又痒了,我只是路过这儿听见一声叹息,进来看看罢了,放心!我不是来催案子的。”程峰故意说对案子的进展不感兴趣。

  吉川泽嗤之以鼻:“哼~您老对案子没兴趣就不会亲自绕道这儿了,我可是记得,您老的办公室不管是上班还是下班还是去食堂又或是去会议室,都不经过这个】儿。”

  “行行行!打嘴炮管用案子都破了!”程峰开始耍赖。

  “然后呢?”吉川泽耸耸肩,满不在乎地抹抹眼角,把手指伸到程峰面前,“回头下班要买点苦瓜榨汁喝,瞅着眼屎吧啦的!”

  “你小子真是欠揍!不恶心?”程峰嫌弃地绕到吉川泽对面坐着,“你们不去汇报情况,那我只能亲自来问。”

  “老大!大家都散出去还没回,汇总资料也要等大家碰面了,我弄完了,给您老发去今儿的个工作日记吧?现在跟我要,我也没有啊!”

  吉川泽故意不提自己掌握的资料气气程峰,否则他老以局长二字压人,他要不大肆喊自己吉川,姚斌那帮臭玩意怎敢跟着喊?姚斌现在就差直呼小日本了。

  想想就心塞,一个堂堂根红苗正的警察,他一天到晚小日本,是不是欠收拾?

  “贫嘴,也该有个度!”程峰笑眯眯地看着吉川,“你说你这张臭嘴办坏了多少事?要不然也不至于现在还只是一个支队队长。”

  “青天老爷唉!我吉川泽何时在意过那个虚名?”吉川泽一脸哀愁,“别用您的心都度我的腹。”

  “哈哈哈~~你个臭小子!怎么?我是小人,你是君子?”程峰大笑,长期坐办公室后遗症的水桶腰都被震动成水波纹,晕染出好几个圈。

  “得!半小时后碰头会,您老参加自己听,我累了,休息下。”吉川泽从不拿上司当干部,在他眼里,尽心办案,认真做事,找不出我犯错误的地方,你就不能拿我怎么地,说完人家就直接闭上眼。

  唉~程峰看着吉川泽瘦长条的鬼样子,摸着不算大的肚子自言自语:“唉!年纪大了,虽然一直锻炼,肚子还是不受控制地大了起来,瞅瞅这帮臭小子,瘦的像风干的咸鱼。”

  “我说老大!您老说话也是够损的,咱这都是咸鱼,您老是那个晾晒咸鱼的人对吧?您这也太晚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咱这局子在全市乃至全省可都是赫赫有名。”吉川泽闭着眼也不忘跟程峰打鑔。

  “睡你的。”程峰瞪瞪眼。

  “咦?局长大人高架光临,这是要亲临指挥,主持今晚的碰头会啊!”姚斌的大嗓门从门口强势窜到程峰耳朵里,震的人脑瓜子嗡嗡作响。

  “你小子风尘仆仆的从哪儿来?”程峰本想刺激刺激这条咸鱼,一看他灰头土脸的熊样,愣是开心一笑,“赶紧擦把脸去,那脸上黑一条白一条的,哪有警察的样子?”

  “得!咱不就是条咸鱼吗?要啥好?再说了,您见过几个搞刑侦的肤白如玉、貌似潘安?”姚斌边往外走边反击,毕竟只有背对着领导他才敢用这语气说这话。

  吉川泽听见外面传来不同着力的脚步声,便知道改回来的都差不多到了。

  抬起头揉揉太阳穴,眯着眼睛看着程峰一本正经地说:“按太阳穴!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哈哈哈~你个臭小子,一点正形没有。”

  程峰坐这儿不到半小时,已经大笑好几遍,看来这排除浊气的大好方法就是开怀大笑,就这点功夫,他甚至感觉周身轻快,神清目明。

  五分钟不到,二队这小小的案情分析室挤满了人,当然为了让程峰坐的尽量舒服点,大家自觉地靠在一起。

  吉川泽翻个白眼敲敲桌子:“大姚!你先说,早说早结束,你看咱大头儿都被挤成啥样了?”

  程峰双手抱胸,一脸严肃,姚斌便没敢放肆,拿出小本子看看,开始汇报他掌握的资料。

  苗伟晔家带回来的那张照片上的男人,姚斌已经通过人脸识别技术查到。

  投影幕上出现一张脸,旁边是他的简介。

  “此人姓莫名宇,33岁,新野一号开发区建材市场的老板,咱新野大部分的建材都是出自这个市场。”姚斌端起水杯一饮而尽,“那么年轻身价不菲,我就挖了一下这厮的人生历程。”

  “在本市最好的新野一中读了六年,高中毕业后考去北野医学院,一年后退学回家,后跟家里一个亲戚走走建材,摸出门道后自己开市场,要说能考上医学院的人都聪明,人家单干两年就还清了所有贷款,并且挤垮了新野好几个中小建材市场。”

  “击垮对手最好的方法不是让他一蹶不振,而是在他即将崩溃的时候再出手相助,成功掳获人家的人和钱,收购了这些小公司后,还让他们继续管理,不但省下自己再找人打理的麻烦,这些人也不会轻易让生意在自己手上再次垮掉,因此都十分卖力。”

  “又三年后,他就成了名人~”年纪轻轻,人家就赚的盆满钵满,说到这儿,姚斌啧啧嘴,表示在这方面,得服气。

  “挖了这么深,不会与案子一点关系没有吧?”吉川泽故意露出嫌弃的表情。

  “那必须不能!这苗伟晔的妻子何丽琪就毕业于新野一中。”

  姚斌又来个大喘气,发现吉川泽阴冷的目光正在剜自己的肉,忙接着说:“何丽琪也毕业于新野一中,而且高中还和莫宇分在一个班,最后一年冲刺班,他俩又在一起,当年轰动新野一中的痴恋主人翁,就是他俩。”

  “怎么样?劲爆吧?我估计这厮是赚钱了,想找前女友叙叙旧,结果找到后发现人家闺女都那么大了,因此学校门口看人家相亲相爱的场景才会流露出如此表情。”

  姚斌得意地在桌子上敲了几下:“所以我又查了一下何丽琪的近三个月手机信号经常出现的区域,结果发现这对前痴男怨女近三月通话频繁,信号同时出现的区域有三个,星河大道的咖啡馆,如斯画廊,还有后街的盛宇速达,两人名下的手机号更是同时拨打给这个盛宇速达十多次。”

  “盛宇速达?”程峰接了一句,“快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不见的蜘蛛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不见的蜘蛛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