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赶到番禺精神病院
西风独酔2020-07-08 21:012,316

  终于解放双手,林健双手同时向后撸发,做了个清早大力抓发操。

  顺便瞥一眼手腕上的黑色运动表:“我进来时刚好看见他出去,不到十分钟。”

  “哦~这小日本一大早上哪疯去了?”姚斌放下早餐冲进卫生间一阵赤马江湖外加豪华洗漱套餐后,时间刚好指向六点。

  甩甩手上残余水分,仰头咕嘟咕嘟先干了一杯豆浆,这才抹着嘴说:“吉川这小日本起那么早上哪野去了?”

  “你全家都小日本。”吉川泽的声音从门外冷冰冰地砸了进来。

  姚斌背后说人被人逮个正着,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温柔,双手奉上还没舍得吃一口的肉酱卷饼:“呦!回啦?你起那早干啥?来来,林健刚拿来的早餐,我还没吃,你先吃吧。”

  望着姚斌手中的食物,吉川泽不屑地说:“你摸过的我无法下咽。”

  “嘿!你丫一天到晚事儿多呢,不吃拉倒。”姚斌用大白眼对付吉川泽,对着卷饼发泄不满,这一口狠狠咬下去,嘴角顿时滋出黑麻麻的酱汁,伸出舌头这么一舔,实实在在演绎了一回狗舔食的场景。

  吉川泽似笑非笑地看看林健:“健!今天你跟着?”

  “是!吉队。”林健又拢了一下头发,抗议道,“领导!不能加姓么?”

  “走吧!”吉川泽拎起薄外套,“健!”

  林健的五官挤成加菲,冲姚斌招招手,跟着出去了。

  “你不吃点?”姚斌立马追上吉川泽屁颠屁颠地问。

  “我不吃。”吉川泽一脸嫌弃。

  “吃点吧,早餐一定要吃。”姚斌还在争取。

  “看见你就没胃口。”

  “你丫狗嘴里咋就吐不出一个好字儿呢?”姚斌又恶狠狠地咬了一口肉酱卷饼。

  “切~”

  “你切什么切?刚出去干啥了?”姚斌决定换个话题进攻。

  吉川泽没吭气儿。

  “姚~队~”林健发动车子,看了一眼后面的姚斌。

  “有屁快放!”

  “其实~卷饼是吉队买的,我到的时候他已经买了早点回来,让我给你拿进来,他出去跑一圈。”

  “啊?”姚斌愣愣地看看手中卷饼残兵,又看看半眯着眼睛的吉川泽,心头有暖流通过,不过几秒钟过后他就恢复常态,含糊地说了一句谢谢,三下五除二吞完卷饼,摸着肚子一脸满足。

  “林健!番禺精神病院你知道吗?”林健刚要问目的地是哪儿,吉川先给出了答案。

  “没去过。”林健笑笑。

  “走!带你去逛逛。”吉川泽贼兮兮地笑笑。

  “吉队!画廊失窃的案子我们不跟了吗?”不知为何,林健从吉川泽诡异的笑容中想到了如斯画廊老板娘那张精致的脸,那个看似楚楚可怜却咄咄逼人的样子。

  “交给米福他们去办了,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交集点,目前我还没什么头绪,且行且看。”吉川泽看看安静的姚斌,揶揄道,“怎么?一份早餐就给你感动到不能言语?”

  “滚!”姚斌满脸堆笑回了一个字。

  “死鸭子嘴硬。”吉川泽叹口气闭上眼不打算打嘴仗。

  “吉队!那双童死亡案我们也不管了?”林健再次发问。

  “怎么不管?”

  “那我们去精神病院干啥?”

  “你说这个啊?我发现一个新问题,去查查。”

  剩余时间三人无言,车到番禺,七弯八拐后终于找到了番禺精神病院。

  三人看着精神病院的牌子,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合适的语言来形容眼下的心情。

  一破旧的大门紧闭,四周的杂草长势喜人,一只老鼠从脚底旁若无人、慢悠悠地穿过。

  没有风吹过,仍旧闻见空气中酸腐气味。

  “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咋跟网上找到的资料图片不太一样?”吉川泽看看手机,又看看眼前。

  “管他呢,叫门。”姚斌上前直接拍打大门上唯一干净的地方。

  从这块干净的区域分析,这儿应该经常有人来。

  门终于在姚斌准备发飙的时候被大开,拉开一条缝后探出一个年老的面容:“大早上的干什么?”

  “警察!”姚斌不客气地将工作牌往前递,也不知道人家看见没有,反正他用最快速度缩回手。

  “警察?”大门和人可能都愣了一下,定格成一个值得纪念的画面,吉川泽随手拍下老者和破门的关联,上前打招呼:“大爷!我们是星河分局的,来找院长有点事。”

  老者思考了几秒钟,缩回脑袋,很快大门缓缓向两侧移动。

  虽然看着破,还是个自动的。

  大门打开后,望着里面笔直的路,三人再次傻了一会儿,这尼玛难怪外面脏乱差,谁能想到破败不堪的地方里面另有乾坤?

  “进去吧!”老者指着二十米外干净的大门说,“你们来着了,院长昨晚没回。”

  谢过看门大爷,警车开进了第二道门。

  有一道门大爷的通知,虽然时间还早,二道门处依旧有人等侯。

  下车后吉川泽慢吞吞地撒着小碎步,姚斌略过他不忘刺激:“撒种呢?”

  吉川泽懒得理他,自顾自晃悠,两只眼化身探测器,不停扫描。

  姚斌伸出大手握住对方主动伸来的手:“是院长吧?哎呀不好意思了,一大早就来打扰,我们是星河分局的,找您打听点事!”

  “您好您好!不打扰不打扰,我平时五点起床,晨跑四十分钟,休息一下冲凉,一切都刚刚好。”院长是位保养细致的中年女性,说话轻声,举止优雅,体型更是代表了健康这两个字的外部涵意。

  “果然运动使人健康!院长一看就是长期运动的典范。”姚斌本想夸院长身材保持很好,又觉得突兀,只能随嘴撸。

  “年龄大了,不健康就要靠边站咯!”院长笑着让出道,请三人进去,“不知三位警官到此是要查哪方面的资料?”

  吉川泽忽然接过话头:“院长!我能问一下番禺精神病院有多少年了?”

  “三十七年!”面对吉川泽提问,院长才能仔细看向他,眼神略惊,“咦~这位警官好像在哪见过。”

  “嗨!大众脸,又是警察到处跑,可能在哪个现场附近见过也不是不可能。”吉川泽态度冷淡继续问道,“院长对病人都了解吗?”

  “除了刚收治的,剩下的没有不了解的。”院长很自信,说话时不自觉地仰脸。

  “闫鳞?”吉川泽直奔主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不见的蜘蛛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不见的蜘蛛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