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谁挖的坑!
秦万里2020-08-02 18:462,301

  夜已深,月上枝头,殿外传来浅浅的蛙鸣声。

  楚胤批阅完奏折,抬眸就看到了案桌一角的稻草小马。

  她还真是胆大包天,违抗圣旨!不喝毒酒也就罢了,竟然做起了小孩子家家的玩意!

  “陛下,您该歇息了。”流亭等候多时,终见楚胤有了一些倦意。

  “信儿睡了吗?”

  “刚睡下,淑妃娘娘把他哄睡就回去了。”流亭是在宫中的老人儿了,自是会揣测君心,他隐隐约约地提到了杨梦荻。

  楚胤对她的态度,和之前把她囚禁在摘星楼有了那么点点的不同。

    就她抗旨这一点,她还是摆脱不了个死!但是,楚胤放过了她!难道,他终究舍不得她死?

  杨梦荻从雍和殿出来,天空的月亮被半遮半掩。她现在是冷宫弃妃,虽然说帮忙照顾了小殿下,但是歧视并没有减少,刚来到桥上,两个衣着华贵的昭仪,当着她的面开始损她。她们刚刚听完宫中的乐师弹奏,正要回宫。

  “昨儿个还打入了死牢了,怎么没死?为什么还可以进出雍和殿?”

  “真不愧是祸国的妖姬,看她还能狐媚多久?”

  “撑不了多久了,看她的样子多狼狈,她现在就像脑袋放在闸刀上,随时脑袋搬家……嘻嘻嘻……”

  这些深宫的女人,嘴巴就是刻薄,杨梦荻就像听段子似的,和她们擦身而过。

  “你刚才怎么不叫住她?反正,杨家大势已去,她不可能再得圣宠。”

  “我倒是想,你又不是不知道宸妃和如妃和她打斗,都没占上风吗?”

  杨梦荻停下脚步,噗呲一笑,这些女人也只有胆子放嘴炮,真动手,她们不敢。

  她走上了桥,来到了御花园。

  她手中没有宫灯,只能循着月亮的光亮往冷宫走。

  “噗通!”在经过一片树林的时候,她的双脚一沉,身体往前一个趔趄,狠狠摔了一跤。

  “谁挖的坑!”

  她听到了有人在偷笑,茂密的树林窸窸窣窣地传来脚步声。

  ……

  杨梦荻本不打算去雍和殿的,她昨天摔了一跤,摔破了额头,胳膊肘还有膝盖,早上起来膝盖还疼,害得她不能爬冷宫后面的山,摘点野果子吃。

  吃了个早饭,流青又来候着了。

  “淑妃娘娘,小殿下醒来闹着想来找你,现在是三伏天,怕给小殿下又累着,所以,请您过去一趟。”

  “可是我……”杨梦荻抬起脚示意给他看,“我腿受伤了,怕是去不了了。”

  “外面轿子给您备好了。”

  他是怎么知道她受伤的?真是神奇,难道那个坑是皇帝挖的?

  这个暴君,幸好她从坑里面爬出来快,不然晚了,就地被埋了咋整。

  “好,我马上来。”不能敬酒不吃吃罚酒,她抗旨没有喝毒酒,他还没追究呢。按照他的个性,秋后算账极有可能的。

  几炷香之后,杨梦荻去了雍和殿的偏殿,那里离正殿有几个回廊的距离。她听到了殿内激烈争执,以及,皇帝怒斥的声音。他的声音一出,正殿安静下来,不久后,她听到密集走路的声音,代表大臣们陆续离开。

  “淑妃娘娘,小木片能做什么?”信儿手里拿着木片,稚气地问,“怎么玩呢?”

  这些木片都是杨梦荻做木工剩下来的材料,她把它们收集了起来,打磨了一下,变成了多米诺木牌。

  “我来教你,这个木牌可以做很多的东西。”杨梦荻用木片搭建了一个小房子,一会儿又搭了一座桥,“还可以这样。”

  她把木牌排成长队,示意信儿伸出小手。

  “这又是做什么呢?”信儿澄澈的眼神亮了起来,他无比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

  “你伸出手指戳一下第一张木牌。”杨梦荻伸出手指做了个示范,指尖并没有触碰到木牌。

  信儿指尖轻轻碰了一下,木牌摧枯拉朽地倒了一圈,他兴奋地站了起来,不停地拍手:“太好玩了,我还要玩。”

  信儿乐此不疲,吃完饭后还要继续玩。他很听杨梦荻的话,药都乖乖吃,就是午睡的时候,有点恋恋不舍。

  看他沉沉的睡去,杨梦荻一个人坐在偏殿花园的亭子里若无其事,吃瓜子,喝茶,吃点心。

  带娃的待遇比冷宫倒是好多了,伙食好,还可以到冷宫外透透气,不过吧,就是担心回去的时候,会不会又遇到“坑”,或者,别的“意外”。

  “陛下……胡庆棠在殿外等待多时,说一定要见陛下,不然就一直跪在外面。”

  “让他回去!朕不想见!”

  “可是……”

  “那就继续跪!”

  声音很小,但是声音极具有威严,杨梦荻赶紧把手里的瓜子放在青玉兰花碟中,此时,点心不香了,茶也不甜了。

  他每次出现就像阎王爷索命似的,虽然说他长得该死的帅气,有气质,身材好,腿长,声音好听到像配音演员。

  如果他不是经常要她的命的话,她想,她一定少不了暗自花痴几番。

  “陛下……”杨梦荻恭恭敬敬地作了个揖。

  “杨梦荻,你可知罪?”她照顾信儿,应该论赏,但是,昨天晚上她抗旨在先。

  “陛下……”他终于开始算账了,杨梦荻苦着脸,装弱小可怜无助,“罪妾错了。”

  不应该是死罪吗?她就那么轻描淡写地把自己撇清了。

  “何错之有?”

  “我贪生怕死,违抗圣谕,没有喝下那杯毒酒。我不想明明白白就那样就死了,所以,我打翻了装着毒酒的玉壶,摔碎了酒盏,后来,太医证明了我的清白,我的确是被冤枉的。”

  “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了你?”

  这是一道送命题,杨梦荻慌忙地摆了摆手:“不是,不是,是她们!她们冤枉地我!我,戴罪之身,自然没有人会相信我说的。”

  空气突然地安静,此时,雨滴从屋檐滴答滴答地落下来。

  楚胤的眸光从来没有从她的眼睛移开过,她的眼神不再凌厉,不再咄咄逼人,取而代之的是灵动,倔强,柔和。

  “信儿醒来了。”见楚胤没有进一步发飙,在听到屋内信儿说话的声音,杨梦荻想立刻溜之大吉,“陛下,罪妾先告退了。”

  她的腿明显受伤了,但是看着她脚底抹油赶紧逃跑的背影,楚胤想起刚才她优哉游哉嗑瓜子喝茶,生死度外的样子。

  她,是杨梦荻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帝总想让我狗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帝总想让我狗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