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她是左撇子!
秦万里2020-08-02 18:462,244

  杨梦荻拆开了信,落款的名字就像看到了定时炸弹一般——九皇子胤征。

  “梦荻,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在江南,我会在母妃生辰之日赶回来,望你一切顺遂,身体安康。”

  都这个时候了,他写个锤子的信?

  回来就回来,干嘛告诉她?

  她把信烧了才松了一口气,且不说她现在在冷宫,就是贵妃的身份,和九王私联,那也是不妥的。

  “咚咚咚!”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杨梦荻怕被人陷害,因此,但凡晚上,她都把门关得死死的。

  “谁呀?”杨梦荻打开了门,流青提着一个篮子在门口候着。

  “淑妃娘娘,这是太医馆秘制的药膏,涂了不会留疤。”流青走了进来,看桌上还摆着一个竹篮,竹篮里面有各种水果和点心,看来,的确是有人来过了。

  他再看了一眼地上,一个破碎的瓷碗里,一张纸好像刚刚燃烧过,上面还冒着如细丝的烟。

  “御膳房还给您准备了两道点心,今天照顾小殿下辛苦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还有,帮我谢过陛下。”没有皇帝的首肯,流青是不可能自作主张地来送东西,杨梦荻很知好歹。

  “那奴才告退,您早点休息,明天早晨我会安排娇子来接娘娘……”

  ……

  “信儿,这是我给你带的好吃的。”张宛如提着一个食盒,里面装着各种糕点,还有鸡汤。她跑来看信儿,就是变相地讨好皇帝。

  “谢如妃娘娘,只是太医说,我暂时还不能吃油腻和干巴巴的东西。”信儿不喜欢她,他对前几天在冷宫发生的事情耿耿于怀,之前她和裴锦瑟诬陷杨梦荻来着。

  张宛如嘴角抽了抽,哄小孩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给你带了好玩的。”张宛如从食盒的最下一层拿出了一个拨浪鼓和一个面具,“你看看,喜欢不喜欢?”

  信儿接过拨浪鼓,这小玩意不是小婴孩玩的吗?他脸上并没有露出嫌弃的表情,手倒是很诚实,把拨浪鼓放回到了盒子里,他拿起了面具,这面具画的是一只狐狸,白面,粉妆,像是姑娘家家玩的,他依然放了回去。

  “咳咳,都不喜欢?”张宛如尴尬地笑了笑,从桌上拿起风车,她听闻,信儿最近频繁和杨梦荻在一起,也不知道她到底有何本事,信儿以前看到她就害怕,哭哭啼啼,最近怎么逆转了,而皇帝对杨梦荻的态度也让人浮想联翩,早上杨梦荻竟然是坐轿子来的,现在日上三竿,她也应该要来了,“这是什么破玩意?”

  “这是我喜欢的。”信儿从她手里抢过风车,护在身后,“它叫风车。”

  “哦?”张宛如眼皮一翻,不屑一顾,就这么一根棍子,几片纸叶子,也值得他这么宝贝的,“这个东西很简单,你给我,我要人给你做十个八个给你送来……”

  话还没说完,她听到了脚步声,杨梦荻从门口走了进来。

  当看到她出现,信儿张开双臂跑到她的面前,杨梦荻一把把他抱了起来。

  “淑妃娘娘,你终于来了,信儿等了你好久,把药喝完了,还喝了两碗粥。”

  “信儿真乖,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杨梦荻把信儿放在地上,从随身的袋子里面拿了几只小青蛙,用纸叠的。

  “我很喜欢。”信儿如获至宝,在地上又蹦又跳。

  “呦!我竟然不知道淑妃还有蛊惑人心的本事,以前,你从来不愿意做这些的。”

  “如妃,信儿病了,我送点小玩意,只是让他开心,让他快点好起来。”

  “这话,我没听错吧,你会这么好心?你这么做,一定是想重新得到恩宠。不过,你肯定不会如愿,一个冷宫的弃妃,是不可能重新回到以前的位置,何况,你没有娘家的照拂,回到位置上,又能掀起什么风浪。”张宛如冷冷一笑,很快,她笑不出来了,因为,她听到了皇帝的咳嗽声。

  她刚才图嘴巴一时快活,忘记这里是雍和殿,虽然说皇帝现在下了朝,但是他一般在左偏殿休憩。

  “我先走了,信儿,我下次再来看你。”

  张宛如终于走了,雍和殿终于恢复了安静。杨梦荻教信儿玩纸青蛙,又带他玩多米诺,中午,又陪着他吃了午饭,终于等到他午休,她才终于闲下来。

  还是在右偏殿的花园,杨梦荻一个人边吃瓜子,一边看书。书是信儿的,内容有点像连环画似的,讲的是民间有趣的风土人情,但是用故事的方式描述出来。

  “淑妃,陛下有情。”就在看她看得乐不可支,嘿嘿笑的时候,流亭在面前出现了。

  “是。”杨梦荻把书放在石桌上,喝了一口水,起身。

  这一次,杨梦荻没有去中殿,而是跟着流亭去了东偏殿,这里是他日常批阅奏折,和生活起居的地方。

  这里看起来很雍容华贵,一看就是金钱的味道。

  楚胤正在批阅奏折,流青端来了几盘点心,和两碗莲子羹。

  “陛下……”

  “过来……”楚胤一只手捏着毛笔,空着的手翻阅奏章,眼皮没有抬一下,“磨墨……”

  杨梦荻指了一下自己,看着流青,她没有听错吧,皇帝要她磨墨?

  流青点了点头,唇角露出淡淡微笑。

  杨梦荻紧张地,拿起墨条,在砚台里面搅拌着,紧张得背直直的。她小时候练过书法,但是,用的都是墨汁,磨墨,她不大会。

  楚胤终于撩起了眼皮,看了她的手一眼,又低下头。

  两个人一直沉默,都不说话,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夏天,她感觉很热,额头沁出浅浅的汗珠。

  “很累?”她崩得像一面墙,楚胤终于说话了。

  “不,不,不累。”能为皇帝服务,是她莫大的荣幸,这时候不狗腿什么时候狗腿。她的小命还捏在他的手里。

  几炷香后,杨梦荻像霜打的茄子,没精打采的,她多么希望信儿赶紧醒来,谈她就可以逃之夭夭了。

  她看着奏折从左边挪到右边,慢慢减少,终于他翻到最后一本。

  “不用了,饿了可以吃点心。”

  杨梦荻放下墨条,浑身放松,真是太好了。这皇帝的点心还真是别致,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帝总想让我狗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帝总想让我狗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