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后宫茶话会
秦万里2020-08-02 18:462,348

  “不好了,皇后娘娘……”

     “出什么事了?”潘长悦瞪了芙蓉一眼,中宫里现在坐着十几个来早上请安的妃子,她冒冒失失地也不注意场合,“你也是长乐宫十几年的女官了,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规矩。”

     “皇后娘娘,兴许事态紧急,如果芙蓉有要紧的事,那我们就先回宫了。”潘婉仪很有眼力见,立刻起身欠了欠身,声音轻柔,她是潘长悦的远房堂妹,几个月前,进宫当了昭仪。

      “不碍事,大家还是继续喝茶,吃点心。芙蓉,到底何事,慌慌张张的。”潘长悦和芙蓉交换了一下颜色,这件事可以当众说。

      芙蓉低着头:“是流亭,我刚刚看到他带着几个宫女太监,去了冷宫。”

     “这冷宫有东西苑,不知道是哪一出处呀?”裴锦瑟摇着团扇,悠悠地问。

  芙蓉装作欲言又止,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

  “说吧……”潘长悦装得很大度,大家都是姐妹,没有什么见不得的秘密。裴锦瑟这么一问,心里肯定在猜想是杨梦荻,但凡牵涉到她,后宫的这些妃子们,就像小狗被踩到了尾巴,马上要汪汪叫。

  “回皇后娘娘,各位娘娘,是去的西苑冷宫。流亭带着女官,太监给淑妃送礼去了,说是陛下赏赐的,因为,她照顾小殿下有功。”

  “这狐媚子果然有两下子。”听到杨梦荻被皇帝赏赐,裴锦瑟重重拍了一下椅子的扶手,她咬着牙关说,“这冷宫怕是住不长了。”

  “听说,小殿下很喜欢她,雍和殿的娇子每天都亲自去接,难道,这是把她当成了母妃。”

  “可能陛下还真有此意,我们这么多妃子,都还没有子嗣,他又不放心交给我们,不交给我们还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话题越跑越偏,一个昭容看大家不说了,赶紧闭嘴,她本来想说,皇帝怎么不把信儿交给皇后的。

  潘长悦听出了话外音,但是,她向来贤淑温婉示人,只是打断她的话,并没有生气:“这是陛下的决定,容不得非议。大家还是想好下个月太后娘娘的生辰,该怎么置办吧。”

  “请个戏班子怎么样?皮影戏?”

  “烟火,到时候整个皇城的老百姓也能看到,太后娘娘一定会喜欢。”

  “这倒是个好主意,天早上大家都散了,你们回去再好好想想,有什么好的法子再来告诉我。”

  “啪!”待后宫的妃子离开后,潘长悦把手中的紫砂壶重重砸在地上,壶身瞬间变得粉碎。

  “奴才万死,还请太后娘娘责罚。”芙蓉跪在地上,一脸惊恐。

  “起来吧,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她反而做得好,因为想要杨梦荻死的,后宫多的是,用不着她出手。芙蓉当着大家的面,说杨梦荻重新得到荣宠,肯定会引起别的嫔妃嫉妒,她只要静观其变,第一个坐不住的就是裴锦瑟。

  ……

  “气死我了!”裴锦瑟回到锦绣宫就开始撕扇子,摔花瓶,丢碗,还不解恨,拿着一个布娃娃,用剪刀,剪掉了娃娃的手脚。

  布娃娃身上绣着杨梦荻的名字,上面扎着密密麻麻的小银针。

  “宸妃,别生气,我们不是还有别的法子吗?”女官玉蝶小心翼翼地说,她们已经在私下想了一揽子陷害计划。

  “那已经安排好了吗?”裴锦瑟总算露出笑容,这一招绝对一招制敌,杨梦荻永世不得翻身。

  “已经安排好了,就等着您一声令下。”

  “那还等什么?今天晚上就行动吧。”

  “喏,奴才这就去安排。”

  入夜,杨梦荻睡得很香甜,带孩子很累,基本沾枕头就睡。

  “叮铃铃。”

  她警觉地听到了细微的铃铛声,就在上次出现刺客后,她在房间里面系上了一条条红色的线,连同门,窗到床边。就像黑客帝国一样,人若是靠近她,必须穿越红外线。

  有人来了!

  她看到了黑色影子在窗边经过,最后停在了房间的位置。她快速地躲在木窗的后面,突然,看到了一根竹管从纸窗穿了进来,白色的烟雾袅袅,慢慢弥漫。

  杨梦荻捂住了口鼻,一脚踹向了那竹管处。

  她听到了啊的一声,以及人倒地的声音。

  她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中毒了!

  杨梦荻走出房间,来到院子里,一个男子躺在地上挣扎,嘴里还塞着竹管,管口还冒着白烟。

  她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五花大绑拉到里屋里,吊在横梁上。

  “啪!”

  一桶水对着他的脸泼了上去,男子迷迷糊糊醒来了,睁开眼睛,男子长得很一般,眼睛有点三角眼,是她不喜欢的类型。

  “说,谁派你来的?”

  “……”男子闭口不提,恨恨地看着她。

  “有骨气!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你好好考虑,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男子嗤之以鼻,他笃定她奈何不了他。谁会在乎一个冷宫妃子的生死,再说,他上面有人,裴锦瑟不可能不管他。

  一炷香的时间,他也没等来她做什么,只看着她来来回回从外面抱来了木柴,木炭,瓦盆。

  “你这是做什么?”男子慢慢地有点慌了,难道她打算用火刑?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只有民间才用。

  杨梦荻不紧不慢生起了火,她要慢慢瓦解他的心理防线。

  “不做什么……啊,我想起来一个好东西。”她起身跑到外面拿了一个麻布袋,从里面挑了两个红薯丢了进去。

  “你!”男子很无语,眼睛瞪着她。现在是夏天,又烧着火,他背上,头发,大汗淋漓,“你不如杀了我!”

  “不急……”杨梦荻拿着棍子,在炭火盆里拨了拨,把红薯安排在最好的位置后,抬眸看着他,“你先告诉我,你是谁派来的,然后打算做什么?告诉我了,我给你红薯吃。”

  “士可杀不可辱!淑妃!我是绝对不可能告诉你的!”

  “是吗?”杨梦荻起身,怕了拍手上的灰,他的身上越来越红,喘得很厉害,“你好像中毒了?什么毒,这你总能告诉我吧?”

  男子咬着牙关,似乎在强忍着,被杨梦荻点破,他再也绷不住了:“迷情……毒……”

  杨梦荻明白了,原来,害她的人不仅仅想要她的命,还想让她失去名节。

  她可以忍受别人欺凌,最不可忍的是用这种方法害人,猛地拽着男子的衣襟,温柔的眸光变得狠和果决:“我最后问你一次,是谁指使你来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帝总想让我狗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帝总想让我狗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