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被一只袋鼠追赶
二流泡泡2020-06-26 18:283,224

  隔着千山万水的楚砚迪已经进入了圣诞节假期,她从英国出发去往冰岛,在驰骋于极寒地带的旅车上跟我说她已经很想毕业回国了。她总是这样,迫不及待地想要不停换地方。

  国内的研究生入学考试初试阶段也已经结束,这意味着在学校里看见江晟兰的机会就更小了。她马不停蹄的恋爱时光里,几次试图抽出身,同时约林回和我见面一起吃顿饭都被我拒绝了。 

  而我,自从和姗妮一起从酒吧回来,就对自己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质疑,不愿意社交。最近才渐渐好转,下定决心换一份实习,同时申请澳洲的学校。

  所以当江晟兰通过林回向我转达第四次邀请时,我就没再拒绝。

  我们约在市中心的一家网红火锅店。十二月的火锅很受欢迎,我从门口拥挤的排队人群里像幸存者一样穿过,下意识地在店里寻找西装革履又温文尔雅的男士的背影。扫了一圈,没有,再一圈,看见了背朝着我坐着的江晟兰,她是第一个到的。

  内心开始升起一种诡异的感觉——我从没尝试过和江晟兰面对面坐着正儿八经地聊天。从我站的地方走到江晟兰身边大概十多步,我一边走,大脑一边高速运转:我该和她聊些什么?

  等我走到时,想起了在度假的楚砚迪,也许我可以场外求助?

   

  “Hi,你到的好早。”我真的建议把“hi”这两个字母列入人类尬聊开场白首选,我说完这句话,感觉自己脸上的假笑都撑开了。

  “嘉贝你来啦!坐吧,”江晟兰脸上依然是天真易碎的少女模样,刘海下的眼睛扑闪扑闪,好奇了就问:“你最近都忙什么?” 

  “嗯……忙着申请学校,忙着换工作,”我努力把对话维持下去:“你呢?”

   “我没什么事啊,就是一边准备复试,一边和男朋友出去到处玩。”

  “哦,就是那天寝室楼下戴眼镜的男生吧?”我脑海里瞬间浮现不久前我见完姚之江后回寝室时看到的情景。

  我看得出江晟兰张了张嘴,很想说“是的”,但她脸上同时浮现出一种竭力在回忆,还夹带着不确定的迷茫表情。

  最后终于变成恍然大悟的样子:“你是说那个呀!不是他了。” 

  “那是谁呢?”我真的佩服我自己,就为了维持这场等待林回到来的对话,应是把一餐饭吃成了鲁豫有约。

  “是位牙医,我们就是在医院里认识的,”就像我和楚砚迪讨论过的那样,这果然是江晟兰最愿意倾诉的话题,她终于双手托腮,开始把她这段戏剧性的罗曼史和盘托出:“他帮我拔了颗智齿,我们就在一起了。”

  这位江晟兰的不知道第十几个男朋友,是位人神共愤的天才,小学初中高中加起来不知道跳了多少级,反正以医生炼狱般漫长的培养机制,当他有资格把钳子伸进病人的口腔内时才不过二十六岁。

  江晟兰是他第一位病人。别人去医院挂号看医生职级,她直奔“医师风采”宣传栏,一眼就看到了他的照片。

  “也不是是完全看脸的啦,从他笑起来露出的洁白整齐的牙齿就可以看出来,一定会是一位好牙医。” 

  就这样,医生专心致志地看着江晟兰的牙齿,江晟兰目光炽热地看着医生唯一暴露在口罩外的眼睛,就诊完毕,他俩就差不多在一起了。

  听到这里,我的道德感突然被唤醒,刚想问问江晟兰,当她用圆滚滚的眼睛盯着医生看的当时有没有男朋友,林回来了。他说实在抱歉,多加了一会儿班。我只能欲言又止。

  林回和上次见面时很不一样,这次他穿着他上次提起的“团服”——一件champion的灰色卫衣,我看见他也就不再有上次的紧张感。

  他坐下来,喝了口大麦茶,张口就问我:“怎么样?有没有往我们公司投简历?”

  “学长,你什么意思?只问嘉贝,我不配吗?”恋爱达人江晟兰很快被好胜的高中生江晟兰取代了。

  “你不会感兴趣的,未来的金融分析师,Sherry Jiang。”

  江晟兰听完果然很受用,不再计较。

  “谢谢你啊,但我还是想要在我目前感兴趣的领域内求职。”

  “比如?”

  “会计师事务所。”我说。我最近投简历的去向都是会计师事务所,申请的学校专业也是会计专业。

  林回点了点头,不再坚持。“但是,”他说:“我有和上次类似的问题要请教你,请查阅你的时间表,我们挑个时间再一起聊聊,怎么样?” 

  我静默片刻,等待江晟兰的反应。以我对她的了解,一向争强好胜的她这时候该跳出来说她才是那个该被询问的人。 

  结果她没有,转过头在火锅里找她想吃的食材,空气突然可怕地安静了下来。

  “我开玩笑呢,聊聊就聊聊,”趁着氛围还有挽救的余地,我赶紧全盘答应,“下周五下班一起吃晚饭吧。”

  “好。”他说。

  我松了口气,在火锅氤氲的气雾中甚至看到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一整个晚上,我旁听了许多江晟兰和林回高中的逸事。

  他们虽然是校友,但因为林回比江晟兰大好多届,他们从来没有在学校见过面。只是因为父母彼此认识,所以互相关照。那天晚上,江晟兰把林回介绍给我纯粹因为她觉得我俩个性相似,星座相同,我又刚好想去澳洲留学。

  “最重要的是,你们俩都单身。”

  这句话是林回去买单时,江晟兰趴在我耳边说的,她说完我就觉得耳朵特别痒,想要场外求助。拿起手机不知道发信息给楚砚迪还是姚之江。

  最终还是我自己把江晟兰的小心思独自默默消化了。

  我不是没想过这件事,可我对自己不够满意。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到办公室时果然除了我以外,只有蓝兰兰一个人,我第一次充满勇气径直朝他走去。

  “Jerry,我想要辞职。”言简意赅。

  “什么原因?”

  “我对这份工作不是真正感兴趣,想换一份试试,”我说:“我一会儿把正式的辞职信放到您邮箱,请查阅一下。”

  蓝兰兰点了点头,我正要转身向外走,他叫住了我:“这样吧,我的组给你留一个名额,半年内都可以再回来。”

  “你们年轻人的心思飘忽不定,如果你肯静下心,你会知道这是你能找到最好的工作了。”

  天知道我有多想要反驳,但我无能为力。

  过年前辞了职,大概率我只能挨到年后开始新的工作了,要不是和林回有个约定,我现在只想回G城,被顾大爷和林女士夸一夸,治愈我都市女性灵魂的创伤。

  出于归心似箭的心情,我甚至把和林回见面的地点定在了火车站附近的星巴克。

  “你就差把‘长话短说’四个大字写在脸上了。”他坐下来看着我的脸就笑了。

  “那我就长话短说了,”他说:“如果我想要扩大‘青汁’的目标用户群,请问这位小朋友,作为资深用户,你有什么建议?” 

  我的大脑空白了有半分钟,直勾勾地盯着林回的脸。他倒是长话短说了,但这个问题就像是那种题目极短但道理极深的命题作文,让人措手不及。

  林回终于被我看得有点不好意思,扭头看向窗外。

  “你平时用‘青汁’吗?”我问。

  “说实话啊,”他有些窘色:“我不用,或者说,不以普通用户的角度去用它。”

  “那么,比如说,我们在用‘青汁‘的时候,你用什么呢?”

  ”我知道了!”他打了个响指:“只要把我用的App部分内容筛选到‘青汁’里,也就能带来部分男性用户了。”

  他明白了我的意思,刚好我的火车出发时间快到了。 

  “那我们剩下的20%的女性用户怎么办?”没想到他趁热打铁又抛出一个问题。

  我已经来不及思考了,拉过行李箱就跑:“我得走了!放过那20%吧,做人不能太贪心啊,大哥!”

   

  在火车上收到楚砚迪的微信,她说她做梦梦到我去了澳洲,被一只袋鼠追赶,想要把我放进口袋里。

  我回了个无关痛痒的表情包,其实是有些心虚。在她离开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几乎放弃了去澳洲留学这件事。我为黄金海岸的阳光着迷,但是哪里的阳光不是阳光呢?

  所幸她锲而不舍地在发来的零零散散的微信里提起这片特别的、独立于海面上的土地,让我想起往年和她的对话中自己执意提起的向往。

  她有时候的确尖酸刻薄,但她说一不二。

  我决定今年递交申请材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佳人二十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佳人二十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