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你是来偷柿子的吗
苏浅逸2020-08-10 13:302,723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有一种被冷落的感觉吧。但好像也不是苏慕予的错,她一直都是那样,活得热烈又张扬。要怪就全怪陆景轩吧。我林澄嘛,没什么值得自豪的东西,只求活得洒脱自然就好啦,不必嫉妒谁,也不必拿任何人来作比较。                          ——林澄

  林澄最后还是决定和陆景轩和苏慕予一起去喝奶茶。

  “老板,大杯芒果绿茶加椰果!”苏慕予抢先付了钱,“我请你们喝!”

    她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啊,喜欢请客,在三个人里永远是最有钱,最耀眼的那一个。然而她却又表现得那么坦诚自然,并不透露出炫耀,反而能让人感受到她的真诚和炙热。这就是从小优异的生活环境培养出她的自信和光芒啊。

    林澄纵然羡慕她的生活环境,然而她更想拥有的是苏慕予身上的自信和那种强大的气场。

     大概陆景轩也一样吧。

   “我跟你们说,太可怕了,我们班的那个老师一看就是个可怕的老太太。一上来就和我们说分数至上,周周有小考,月月有大考之类的,这才刚高一,不至于吧。” 苏慕予吸了一大口奶茶,皱眉说道。

    陆景轩摇了摇头,“那你可太惨了,我们班主任可是个大帅哥,一看就特别好相处。”

    “哎,你们知道吗,我在初中的时候就特别想你们。那个初中里的同学大部分都像学习机器一样,特别循规蹈矩,老师说什么是什么。我就觉得真的好无聊啊,我们才十六岁唉,应该活得鲜活热烈,你们就是这样的人啊。”

     林澄抬了抬头,“鲜活热烈?”

     “是啊。嘿嘿,我一直也不是啥听老师话的好学生。我就觉得该学的时候就好好学,玩的时候就尽管去冒险,去尝试,多刺激啊!就像咱们小时候那样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林澄笑了,她还是小时候的苏慕予啊,拎得清拿得起。有这样一个朋友,真的蛮不错的。

    “没错,就让我们一起加油,制霸听海!”陆景轩简直傻得像个中二少年。 

     不过林澄和苏慕予还是举起了奶茶,勉强和他碰了碰。

     “干杯!”

   不管你是升初中、高中还是大学,总迈不过军训这道坎儿。这八月份的大太阳,锻不锻炼出钢铁般的意志另说,倒是能把人晒得比煤球还黑。

   林澄感觉自己的脸紧绷绷的,透着滚烫的温度。这军姿要站多久啊……

    终于在教官的“休息十分钟”的一声令下,所有人像得到了特赦令一样,顿时瘫坐在地上,再也不想起来了。

   陆景轩凑到林澄耳边:“走啊。”“去哪啊?”“苏慕予说的嘛,去探险,逛逛咱们学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总比在这大太阳底下待着强啊。”“我觉得……你说的对。”

  两个人偷偷溜到苏慕予的班级旁边,“苏慕予!”陆景轩疯狂做着手势。苏慕予心领神会,趁教官和班主任不注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出重围,“冲啊,兄弟们!”

   “啊,我闻到了自由的气息。”陆景轩感叹道。三个人绕到主教学楼背后,这里处于主教学楼和后楼的中间地带,还有高大的树木洒下阴凉。

   “大概这里也是狭管效应吧,这么凉快。”可是林澄并不知道什么是狭管效应。

   “啊,你说啥?”陆景轩一脸迷惑。

    “呃,没什么,反正以后会学到的。哎,你们看,那有好几棵柿子树啊。”

    三人的目光迅速被那几棵柿子树吸引。“可是这柿子还没熟吧,这么硬。”林澄敲了敲树上硬邦邦的柿子。“大概是要等到秋天才能熟吧,这能好吃吗?”陆景轩抿起嘴唇。

    “就知道吃,这么硬咱们可以在上面刻字啊,多有意思。要不咱们仨一人摘一个柿子当做纪念吧,怎么样?”没等二人答应,苏慕予的魔爪就伸向了柿子,“嘿嘿,这是我的。”

    这时候一个懒懒的,尾音微微上扬的男声在苏慕予背后响起:“同学,你是来偷柿子的吗?”

    苏慕予回过头,“拜托,这学校种柿子不就是给学生吃的嘛,怎么能叫偷呢?”

    她本来是一副微微不耐烦的神情,在看清楚那个男生的样子之后,眼睛却亮了起来,“这不是我们班的嘛,不过那天召集日怎么没见有你这么个人啊?”

   “在家打游戏睡过头了,召集日来不来都一样。”男生浑身上下透出一股邪邪的帅气,帽子是反着戴的,脚底踩着限量款aj,一双桃花眼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苏慕予。

    “对了,我叫顾明泽,听海校队新一届篮球队队长。”

   每年体育生中的专业成绩第一一般都会是队长,而中考成绩第一的体育生将会进入重点班,那么这个顾明泽,简直是个大神啊!

    然而陆景轩却微微有些疑心,顾明泽嘛,篮球队的人都知道这个名字。他爸爸可是市篮球协会主席,这一切靠不靠关系可真的难说。再看他一副富家公子的模样,脚上的那双鞋他在网上看过的,联名限定款,至少要上万。陆景轩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个世界,果然是不公平的啊。

    “你是篮球队队长!”苏慕予拍了拍陆景轩的肩膀,“这是我发小陆景轩,他也是篮球队的,那以后你们就是队友啦!”陆景轩勉强扯起嘴角笑了一下。

    顾明泽好像知道陆景轩刚刚在想什么一样,走到他跟前:“哥们儿,小爷我呢,是靠真本事当上这个队长的。哪天训练的时候,不服欢迎随时来battle。”陆景轩还真想看看这小子究竟有什么本事,挑了挑眉,“好啊,一定奉陪。”

    林澄摘了个柿子丢给陆景轩,又摘了个丢给顾明泽,“好了,你也偷柿子了,不许告发我们。”

    顾明泽噗嗤一笑,“我有那么无聊吗,我也是逃军训来玩的好不好。不过你们几个倒是也挺有意思,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敢逃军训呢。”

   苏慕予扬起嘴角,“这有什么不敢的,我们几个的灵魂都超级有趣。”

  “行吧,看在有缘的份上,带你们去个地方。”

    林澄表示她非常喜欢这个地方。苏慕予表示这哥们儿的灵魂比她还有趣。陆景轩表示这里可以作为他们的一个秘密基地。

  在离学校小卖铺不远处的地方有一个屋子,是学校的木匠大爷工作的地方。木匠大爷负责修理班级坏掉的门把手,松动的桌子椅子一类的东西。这里堆放着许多修理工具,一进门有一张大大的木头桌子,空气里也有木头的香味。这个屋子真的蛮怀旧的,还有老式收音机,陶瓷茶杯和旧报纸。

   “这木匠大爷可是我的朋友,今天新认识的老铁,嘿嘿。”顾明泽一脸得意,“大爷,我带同学来啦。”

    木匠大爷是一个精神矍铄的老爷爷,说话中气十足,“我在这工作了这么多年,还没有一个同学来我这作客,还说要和我做朋友。那对于你们,我是十分欢迎啊!”

    “得嘞大爷,您要是这么说那我们以后就常来喽!”苏慕予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你们随便参观啊,我这地方可是个宝库,有不少听海的老物件儿呢!”  

   再向屋子里走有一条狭窄的通道,通道两侧堆放着许多旧纸板,黑咕隆咚的,根本看不清尽头。

    “哎,你看这里像不像地下盗墓的通道,什么都看不清,一会说不定有鬼哦。 ”

     苏慕予瞪了一眼前面的顾明泽,“大哥,我不叫哎,我叫苏慕予。还有,这大白天哪来的鬼,哎呦!”

    苏慕予脚底下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被绊了一下,顾明泽下意识就拉住了她的手腕。

     “这地方怎么这么乱啊……”话音未落她就感受到手腕上传来的温度……

    “师傅,您刚才看没看见几个学生啊。我说现在这学生,也太无组织无纪律了,刚开学就敢逃军训……”

      听声音貌似是一班的老太太班主任宋文秀。

     “嘘,别说话。”顾明泽比了个手势靠近苏慕予的唇,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向她那侧靠了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给你一颗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给你一颗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