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和哥哥约见面
良苑栎2020-07-10 18:432,215

  茯雅晴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那个没什么关系,你拿去就好。”她急忙说道,茯雅晴看着穿着雨衣打着黑色雨伞的秦禹麟,硬是没把心里的话给说出来。

  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陪着秦禹麟一起下了楼,在准备走进阳光下时,两个人的心情都十分紧张,但是幸好什么事也没有发生。雨伞把外面的阳光阻挡得严严实实的。

  秦禹麟叫了一辆车,在司机奇怪的眼神下,穿着雨衣钻进了车里。

  “这样应该没问题吧……”茯雅晴目送着汽车开远,内心还是有些不安。

  【公寓内】

  整整三天过去了,没有人能够告诉她,秦禹麟究竟去了哪里,但是她知道秦家一定是对她隐瞒了秦禹麟的行踪,否则他们怎么会毫无动静。

  从那天之后,殷沐雪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照常回医院上班。她知道在背后同情她或者嘲笑她的人不会少,但是她现在已经不在乎这些,她只想搞明白,秦禹麟为什么会逃婚。

  殷沐雪记得他曾经对着她深情款款地说过,能够遇到她是他此生最大的幸运……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还是逃跑了?

  殷沐雪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发起愣来,这些天来她反复回忆着婚礼前的事情,可是仍然没能想到他们之间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直到婚礼前一天,秦禹麟对待她的态度仍然是沉浸在蜜恋中的状态,对她也十分温柔。

  “难道是那个时候……”殷沐雪看着镜子里的另一个自己,突然想起了秦禹麟的双胞胎哥哥秦禹云,她捂住了嘴,“如果那时候他看到了……糟了,他一定是误会了……”

  恐怕就是因为那件事,殷沐雪越想越觉得只有这个原因。不行,她一定要赶紧见到秦禹麟,一定要向他解释清楚,可是他现在根本不接自己的电话,秦家也不肯向她透露……

  【酒吧】

  酒吧里放着颇有情调的爵士乐,在吧台前坐着一位十分引人注目的帅气男子。

  他那双眼睛似乎天生带着一种诱惑感,几缕微卷的刘海垂到了眼前,五官线条分明,明朗中又透出妩媚。酒杯被随意地拿在手中,衬托着他修长的手指。

  “听说你弟弟逃婚了?”酒吧后的一位身材姣好画着浓妆的女子擦着酒杯说道。

  秦禹云嘴角微微上挑着,“看来这件事已经人尽皆知了。”

  “你看起来好像一点都不意外,反而还有些开心?”女子打量着他的脸,笑了笑。

  秦禹云用手指轻轻抹去嘴唇上的酒,似笑非笑地说道,“别开玩笑了,我有什么可开心的。”

  “嗯……是吗?”女子故意拖长着尾音,带着意味不明的微笑。

  “他从小时候就是一个麻烦精,你又不是不知道。”秦禹云撑着下颚,就连脖颈的曲线看起来都那么诱人。

  “他是不是麻烦精,我可不确定。”女子笑着耸了耸肩,“不过我很确定,他的事情少不了有你的掺和,不过……你总是这样,真的没关系吗?他还是不跟你说话吧?”

  秦禹云用手指抵着太阳穴,眼神稍微游离了一下,“这是他的问题。”

  女子摇了摇头,“真是搞不懂你。”

  秦禹云露出一个十分迷人的微笑,暧昧地说道:“连你都不懂我,那我岂不是真的得孤独终老了……”

  女子一边点着头,一边将抹布扔进洗手池里,“免单可以了吧?”

  秦禹云露出灿烂的笑容,然而这个笑容却在看到手机屏幕显现的那个名字时僵住了。他拿起吧台上的手机,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然后他意识到自己可能会错过接听时机,于是急忙接了起来。

  “喂?”

  “我是秦禹麟。”

  “我知道。”

  “我们见一面吧。”

  “嗯。”

  手机那边停顿了一下,也许他正在看时间,“今天晚上8点,地点……就在我们家附近那家千禾咖啡店吧。”

  “好。”

  手机挂掉了,这一点让他觉得有点突然。

  “怎么了,怎么这幅表情?”女子有些疑惑地打量着他。

  秦禹云仍然有些愣神地看着手机,笑了笑,“他给我打电话了,你相信吗?”

  “他?”女子试探地说道,“难道是你弟弟?”

  秦禹云点了点头。

  “那他有说找你什么事吗?”女子有些好奇地问道。

  秦禹云又摇了摇头,“他约了我见面,然后就挂了。”

  女子微微努了努嘴,“那你见面时可得好好说话,到时候别打起来了。”

  秦禹云拿起酒杯猛喝了一大口,心情极好地笑着道:“那可不好说了……”

  【公路上】

  距离殷沐雪的公寓越近,秦禹麟的心情便越加沉重起来,他要怎么向殷沐雪解释自己的逃婚,而且想到要当面问她和秦禹云的事情,就觉得如鲠在喉。

  况且自己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以后也会有很多的不方便,这一切都让他觉得心烦气躁。然而那时候,他还没有发觉,自己对于看到殷沐雪和哥哥在一起的那种心痛感,已经完全消失了,剩下的只有对哥哥越来越多的憎恨。

  最后他并没有去见殷沐雪,而是打电话给哥哥。

  这好像是从回国后,他第一次对秦禹云开口,以往即使在家里,也大多是母亲在传达哥哥的话,或者在哥哥面前传达他的话,总之他们彼此即使见了面,也是非常冷淡的气氛,各自就好像看不见对面那个人一样。

  虽然大多数时间,哥哥在市立医院,而他则一直在出差,然而两个人竟然能够以这样的状态生活这么久,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处在他们中间一直做调和作用的母亲也真是不容易,假如不是母亲一直和他说着哥哥的事情,他恐怕对哥哥的了解连对陌生人的了解都不及。

  就连他手机里存着的哥哥的电话,也都是在母亲的要求下存下的,以往一直都只是占着通讯录的名额,觉得根本不可能用得到。他存下那个号码的时候,甚至想到就算有一天他被歹徒逼到绝境,只剩下可以拨打哥哥的号码求救,他也会宁愿被杀死算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治愈爱宠治愈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治愈爱宠治愈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