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紧张的相见
良苑栎2020-07-10 18:432,112

  她在医院又见了秦禹麟几次,似乎自从上次被他看到自己的出糗的样子后,他反而对她有了印象,每次见面都会互相点头致意。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直没有对秦禹麟使用那种能力,可能是她其实心里也明白,一旦开始使用那种能力,接下来就会是个无底洞。

  然而在过了一个月后,她还是无法控制地下了手,因为她看到了秦禹麟对着另一个女孩笑了,那种嫉妒感让她冲昏了头脑,她强烈地升起想要占有他的想法。

  就这样他们恋爱了,秦禹麟非常爱她,对她说过,能够遇到她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运,虽然这是在她的催眠下所发生的,但是那时候的感觉是这么的真实……这句话让她既感到幸福又感到害怕。每次她那脆弱的神经一察觉到一丁点的风吹草动,她就不得不再次对秦禹麟进行催眠。

  三天前,就在他们结婚的前夕,她才第一次知道秦禹麟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秦禹云。

  秦禹麟竟然从来都没有告诉她,他还有这么一位哥哥。

  第一次时,她把秦禹云认错成秦禹麟,那天她穿着婚纱从洗手间出来,看见了走廊另一头正倚着栏杆发呆的秦禹云,她高兴地走过去,从身后抱住了他。

  “禹麟,我们终于要结婚了。我好幸福。”

  秦禹云愣了一下,他转身看着她,那时候她盯着他那双眼睛,突然心跳加快了许多。秦禹麟从来没有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她,那双眼睛也从来没有像今天那样充满妩媚和挑逗。

  他嘴角轻轻一挑,“你就是我弟弟的未婚妻吧。”

  “啊,什么?”听到这句话的殷沐雪这才回过神来,往后退了一步。

  “嗯,挺好看的。”秦禹云笑了笑,他的笑容又让殷沐雪看呆了,同样的一张脸,然而秦禹麟的笑是一种温柔的笑,秦禹云的笑却是一种挠人心脏的笑,他是一个恶魔,一个会引人犯罪,而自己却在一边偷笑的恶魔。

  或许那时候她做了一件错误的事情,她就像平时那样自然地对他使用了催眠语,她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那样做,或许是那种习惯性,她已经习惯了可以随意满足自己的欲望。就好像在路边加油站,对着店员催眠,让对方对自己言听计从,对她微笑,对她爱慕……她喜欢所有人对她保持爱慕,大概就如同那些明星也希望自己有更多的粉丝,每个人都把她当成女神对待,对她温声细语,体贴入微。

  那时候,他明明是被自己催眠了吧……所以他才会和她说那些甜言蜜语,才会和她独处一室,向她诉说自己的爱慕……

  这只是她的小把戏而已,她只是想在结婚前最后一次这么做,可是她完全没有想到,秦禹麟会逃婚……

  今天还有另一件让她想不明白的事情,那就是为什么秦禹云对她的那种催眠语一点反应也没有,他为什么突然这么冷淡……

  她的能力并没有失效,她对那个司机睡眠了,她也试了向旁边的路人催眠,同样产生了效果。可为什么,那对双胞胎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殷沐雪并没有着急进咖啡店,而是在外面的露天座椅上偷偷观察着,秦禹云似乎在等什么人,不时低头看着手上的名贵腕表。

  过了十分钟后,殷沐雪有些失落地想到,也许只是一次寻常的约会吧。毕竟像他这样的人,不会缺少交往的女性。她这样等也没什么意义,还不如改天再拦下他询问。

  殷沐雪正想起身,这个时候前面不远处有辆眼熟的汽车引入眼帘。从她这一侧只能模糊看到开车的似乎是那位王秘书,而汽车的后座还有一个人,只是……那个人戴着口罩和宽边帽。

  汽车停下来后,王秘书下来打开一把黑雨伞,然后打开了后座的车门。那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人钻进了雨伞下,但是殷沐雪还是认出来了那个人的背影。

  “秦禹麟!”她惊讶地瞪大双眼,然而很快又充满了更多的疑惑,他为什么穿成这个样子?他是受伤了还是生病了?难道之前完全是她想错了,秦禹麟的逃婚并不是因为看到了那一幕……

  咖啡店内

  秦禹云第N次看了手表,脚不自觉地在桌子底下打着节奏,这是时隔这么久以来,他们的第一次谈话,他已经不记得上次他们好好谈话的时候到底是在几年前。

  他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感,同时也想着要不要练习一下,用什么样的开场白比较好。

  “嗨,你找我有什么事?”这样会不会太生硬了。

  “呵,你这几天去哪里了,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好像太随意了,他们根本没有到那种可以如此随意的关系。

  “喂,你知不知道你惹了多大的祸,不过那其实也没什么,你……”秦禹云正练习着开场白,这时候他无意瞥见了王秘书的车停在外面,车子里还有另一个人。

  秦禹云立即转回头来,是他到了吧,不行,一定要装作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

  秦禹云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将脸望向另外一个方向,装作根本没有发现他们走进咖啡店,而是一个人欣赏着外面的风景。

  “咳。”走到他面前的人轻轻咳嗽了一声。

  秦禹云本想很随意地转过头来,然后随意地打声招呼,但是当他转过头来,看到的却是一个穿着一身黑色休闲服,戴着手套,压低的宽边帽以及口罩的人。

  “你……”他本想询问他有什么事,但是他几乎是瞬间又意识到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弟弟秦禹麟。他眨了眨眼睛,惊讶地张着嘴,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秦禹麟并没有坐下,而是朝他说道,“我们进去里面谈,我不喜欢坐在靠窗户边。”

  “哦,嗯。”秦禹云没想到弟弟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样的要求。但他还是跟着秦禹麟向里面一点的座位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治愈爱宠治愈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治愈爱宠治愈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