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野雏菊
東醒2020-06-12 18:143,161

  迷雾环绕的村庄,老旧的农村建筑里沈若和陆远观察着房子内四周的物件。

  突然沈若开口道;“陆远,今天晚上我们就在这里落脚吧。”

  陆远回头看着沈若,表露出别扭的表情回应道:“大哥,难道你不觉得瘆得慌吗?”

  “哪瘆得慌了呢?”沈若回应道。

  陆远听到沈若的话语,表示不再说什么,默默地走进偏房的小床上躺下。

  其实陆远是知道的,他们都不用睡觉的。但沈若依然保持着这种习惯,按他的话说就是,就算不睡觉也喜欢着那种躺下了就什么都不用想的状态。

  “别想那么啦!睡了。”说完沈若躺在大床,眼睛呆呆的看着上方的木梁沉思。

  在他不知不觉中,慢慢的陷入的沉睡,恍恍惚惚耳边时不时传来孩童嬉戏的声音。

  沈若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黑暗中,有着那么一丝微弱的光芒。沈若怀着好奇一步步向前走去。

  沈若发现前方有个木质的门,推开后被光芒的照射下,恍恍惚惚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在土壤之上生长的花朵,它们清新花香味飘扬于四周。看到自己眼前的一幕,内心不由自主的发出感叹。

  “原来村口的野雏菊花地,盛开时的样子是那么美的啊。“就在沈若欣赏着这花地的美丽是,远处传来了儿童嬉戏的声音,沈若将视线转移到声音传来的远处。

  野雏菊盛开的花地里,温暖的阳光照射下,轻柔的风儿,此时一位青年男子的视线看着正在野雏菊花群中奔跑嬉戏的小女孩。

  他的样貌和那个房子的大厅中,看到的相册上的中年男子十分相似。

  青年男子的脸上好像常常挂着笑容,转而又有些担心的神情。温柔的语气对着正在嬉戏的小女孩喊道;“方雅,别跑得太快小心摔跤!”此时青年男子脸上的担心的神情转而恢复笑容,看着自己的女儿活泼的样貌。

  嬉戏的小女孩听到远方父亲的叫喊声,于是兴奋的转过身子。奔跑的小步伐活泼得像一只轻盈的蝴蝶,轻柔来到父亲的身旁。

  抓着父亲的衣角,奶声奶气的对着父亲说道。

  “爸爸!等我以后长大了!我们再回来这里玩好不好!”

  小女孩的脸上以及语气十分的元气满满,接着小女孩再次说道:“拉钩!”

  这位父亲温柔的回应着女儿说道;“好,我的小雅雅。拉钩上调一百年不许变!”

  “拉钩上调一百年不许变!”

  拉完勾的小女孩又继续跑到花地里追着蝴蝶,幼小的身影在野雏菊丛中舞动着。只是渐渐地成长着,转眼间已是变为一位青春靓丽的少女。

  本是温馨的画面渐渐的消失,转变成了一片黑暗。

  这次的画面是在房子的大厅里,此时的中年男子躺坐在椅子上艰难的呼吸,他的左手紧紧捂着腹部不断流鲜血的伤口。

  用着艰难的语气说道;

  “已经约定好的……”

  “再次,陪你看花儿。”

  “抱歉了雅雅,爸爸食言了。”

  “以后跌倒了就别哭了,好好照顾好自己。”

  “希望你别回来,以后好好的生活下去。”

  他缓慢地闭上了眼睛,感受着自己的逐渐的冰冷的身躯。

  中年男子的身躯在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的变成了枯老的木质皮肤。此时他的嘴里哼着一段民谣歌曲,眼里流露出不舍的色彩。

  在一片黑暗中摸索的他,回忆起曾经有着那么一丝光芒画面。

  那是他的回忆,是最重要的回忆。

  一片阳光温和的午后,一个小女孩像蝴蝶般在充满盛开的野雏菊花地中嬉戏着。

  躺在椅子上的中年男子嘴角上扬露出笑容,想要拥抱着回忆中那瞬温柔的风儿与阳光。

  艰难的向前伸出双手想要抱住什么,驱使着自己僵硬的双手抬起。

  但双手渐渐无力的放下,眼瞳开始涣散失去生机。

  沈若醒来后,起身走到大厅内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木尸。

  默默地走到木尸面前,将木尸背出房子大厅,穿过房门背到村口。

  走到村口,还未盛开的野雏菊花地。这一片曾是盛开的花地。只是现在不知为何显得毫无生气的。

  沈若将木尸轻轻地放下,拿出铲子在与刚刚和陆远挖的坟墓左边。准备继续挖一个坑。深夜沈若独自一人慢慢的挖着坑,随后将木尸轻轻地放进挖好的新墓地。

  沈若默默的将挖出的土壤一点点掩埋着这具尸体。

  新坟墓被做好后沈若拍了拍双手,从口袋里拿出兰州点上。

  漆黑安静的深夜里,四周的风儿吹动着沈若的大衣和头发。

  摘下长相颇好的两朵野雏菊,将其一朵各放在两座坟墓前。随后沉默着看着这两座坟墓。

  沈若缓慢开口道;“起风了。”他抬头看着这片漆黑的夜空沉思,这里的夜空上没有星星。颜色单调,朴实无华。

  “安息吧,我会找出这幕后的元凶。”

  随后沈若转身正准备离开,一阵轻柔的风儿吹过他的耳畔。

  “谢谢。”

  沈若回头看着这片野雏花菊地以及两座坟墓,露出释然的微笑。

  沈若回到那个房子里,便看见陆远拿着相框看着。

  陆远将相框放下说道;“他们以后还会再见面吗?”

  “会的,以后还会再次相遇的。”沈若微笑着回答。

  沈若走上前拍了拍陆远的肩膀说道;“走吧,我们去找出这个村庄背后的原因。”

  就这样两人去搜查着村口的几栋房子,得到的结果却是毫无发现。

  村子里出奇的安静,也没有看见一个人,没有虫子发出的声音,也没有小动物的声音。

  这时陆远开口道:”大哥,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是肝?“

  沈若沉思然后摇摇头回答道;“不知道。”

  “我们找了很多的居所,但还是没有发现。为什么是死后的人会变成木尸呢?这究竟是人为还是怪异?“

  这时沈若突然想起,第一次来到的那间房子开口道;”我总觉得,我们看漏了什么?“

  “比如说”陆远回应道。

  “比如说我们去的第一个房子,我总觉得那里应该隐藏着什么有用线索。”

  当两人再次来到这间房间时,重新再搜索着房间的物件但依然还是没有发现。

  “陆远,你觉得什么位置放线索会比较合适?”

  “比如写字,桌子?放书的地方?”

  两人依然找了老半天仍然毫无发现。

  陆远沮丧的坐在小床上,发出的空想。在听到空响的沈若,顿时反应过来。

  眼神疑惑的看着陆远坐着的小床说道;“你床下有东西!”

  此时本是灰心状态的陆远听到沈若的话语瞬间就急了。

  “?我不是!啊!?你别吓我啊!?”

  沈若嫌弃的眼神看着陆远随后说道;“你还怕这个?”

  说完话的沈若,示意让陆远让开。沈若用手指敲着木质的床,听着小床内发出的空响。摸着木质的床边试图找出缝隙,却发现两个小角落有着两个洞。

  沈若将手指伸进去,用力勾出像是一个抽屉的小机关。

  “这是?”陆远疑问道。

  入眼的是一本黑色的笔记本,沈若将其打开看着有些泛黄的纸张。

  “2009年4月30日

  今天我突然发现村民有点奇怪?

  但又说不出的奇怪。

  他们说他们在拜神?

  但是他们口中的神是什么呢? ”

  “2009年4月1日

  突然村里有人得病了,我得赶紧去看看。

  我可是村里唯一的医生啊!嘿嘿!

  当我看到病人的时候我吃惊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子的皮肤病。”

  “2009年4月4日

  我觉得这是皮肤病,但村民们说是一种诅咒。

  我不理解,他们为什么那么害怕。

  于是我开始试图治疗,但效果不大。

  我建议将病人送到城里检查,可病人家属拒绝。

  他们一直说这是神给带来的神罚诅咒。

  但我觉得神灵是不会害人的。”

  “2009年4月21日

  今天我写信告诉过方雅,叫她别回来。

  我担心那个傻孩子会回来。

  村子里突然有很多人都得了皮肤病,这种病好像会传染。”

  “2009年4月23日

  我知道了真相,这太不可思议了。

  疯了!村民都疯了!他们开始杀人!吃人!”

  “2009年4月25日

  我想我的小雅雅了。

  如果后面有人看到我这笔记的话。

  快逃!这里的村民已经不是村民了!他们都是魔鬼!

  随便帮我转告雅雅,我很爱她!            方中明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扶山令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扶山令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