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恭武正君的心思
兔兔喵2020-06-19 19:304,681

  王郭抬起头,那张脸上没有了笑,这才显露出一种亡命之徒的阴狠气质。他以前笑起来实在是太过慈祥了,这时才发现,他的眉目实在让人有些熟悉。

  纪纲也不盘核桃了。他和王玉对视了一下,两人心下都有了结论。那双三角眼实在是太过令人熟悉了,十年前宫中大乱、凤君重伤,被斩杀的叛逆头领有着一双一模一样的眼睛。那双眼睛的主人在纪纲手下熬了十天才终于能够咽气。以前王郭一直笑得眉眼弯弯,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睁眼。

  王玉的心这下都提到嗓子眼了,这么个人一直在给自己当副手。如果只是丢了差事,那对自己来说,也都能算是平安渡过此劫了。可现在整个审查才刚开头,谁知道到最后会捅出多少纰漏,王玉想着,咱是不是该准备阿丑的后路了?

  “老哥哥,咱们共事这么多年。看来今天是要出个结果了。”王郭面无表情的说。“我早知道会有今天了,所以,老哥哥,你也别忙活。我既然敢做这事儿,就没指望有个好结果。我这种人最看轻的就是人命了,别人的,自己的。您那些手段还是省着给那群小崽子吧。”

  “不打算招供,也不打算讨饶。正好我这种人也最看轻人命了。这死可真容易,但能吊着一口气撑十天,可也费了我不少力气。”王郭得脸颊抽搐了起来。

  “王彦已经落我手里,还有半条命。不过你好像也不是很在乎。让我看看你到底想藏谁呢?”纪纲挥退王玉,朝后招了招手。“白鹳有个特长,所有谎言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不如你来看看,到底是你藏得住,还是我手下的眼睛利。不着急,我有的是时间和你慢慢熬。”

  纪纲让白鹳站到王郭身前,自己则在两人身边慢慢绕圈。“崇政宫。坤德宫。明光宫。寿安宫…”一个接一个的地名、人名从纪纲嘴里吐出来。即使王郭努力控制自己,可在经过特殊训练的镇抚司百户面前毫无用处。才一炷香的时间,王郭得上衣已经被汗浸透了。

  -------------------------------------

  坤德宫。长信殿。

  “如何?可是又有什么消息了?”

  “今日提审王郭,这老东西倒是知道不少。这是他吐出来的宫中的人员名单。”说着纪纲给谢寻递了一本折子。

  谢询急忙打开。“这寿安宫快成了大本营,我倒不奇怪。可这明光宫里面的人怎么也这么多?我记得明光宫宫人的安排是由太女府丞把关的。府丞是外臣王郭不一定清楚。这人宫正司不好查。就由镇抚司去诏狱查吧。王玉这差当的,还得换个人,不过,不好折了张保的面子,这继位人选还是让张保提吧。”

  “这名单是有了,但人到底都是准备做什么的?还没有查清楚。”纪纲有些羞愧的回到。

  “无事,这线头越扯越多,我早有准备不会是一时半会就了能解决的。现在看来还能牵扯到十年前的事情。你这两天能就把这名单给朕弄出来了,朕已经很满意了。这宫内人口到底还是简单,这外朝的事情,你就多费心了。”

  “遵旨。”

  纪纲退出去之后,谢询坐在桌后沉思了良久。“伴伴,这皇位可不好做啊。”

  陈福没有说话,而是给谢询又上了一杯热茶。不过本来谢询也不是想和谁交谈,只是突然有一声感慨罢了。

  “到底是宗室,还是别让纪纲去触霉头了。陈福,明日宣恭武正君觐见。”

  -------------------------------------

  第2天  勤政殿

  谢询站在窗口看着阳光下越发翠绿的枇杷树。“这树已经长了6年了吧?”谢寻难得有些忧伤的想着,“这时间可过得真快,但昊昊这太女做的还就只是个面上光。也不知道我能不能看到岁岁平安无事、儿孙满堂。要不然,我只怕日后没脸见凤君。”

  这时张保进来打断了谢询的思绪。“陛下,恭武正君来了。”

  谢询又恢复了平日的不动声色的模样。“嗯,让他进来吧。”

  恭武正君看上去像已步入暮年,可实际上他年岁只比谢询大了十岁。他嘴角添上的法令纹让瘦削的他看上去变得有些刻薄。曾经誉满京都的桃花眼也长满了鱼尾纹,少时以风趣活泼著称的他如今沉郁地像两个人。

  即使知道他参与了伤害岁岁的事,可十年不见,如今看到他如今死气沉沉、了无生气的样子谢询仍是大为吃惊。“哥夫,你怎么成这样了?”

  “参见大家。妾现在已经年岁不小了,如今这样不是正常嘛?”

  “可那是贫苦人家,你是宗室,衣食无忧,如今整个侯府又是你一言九鼎。又如何落得现在这个地步?”

  “小十,你倒自小就是个心软的。”恭武正君微笑起来,“如果你二姐还活着,我一定当你是亲妹妹一样的疼。”

  “那如今又是什么意思?”谢询皱起了眉头。

  “如今您是圣人。那哪能跟寻常人家一样对待呢?”

  “坐下说吧。今天我们只怕要谈上许久。”谢询回身坐在交椅上。

  “二哥夫,我今日既然请您了。就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如果我真狠心,那今日就是镇抚司上门了。谋害公主,即便你是宗室,那也是满门抄斩的大罪。现在你和朕说真话,若是你有隐情,朕可以从轻发落。”

  “满门抄斩,从轻发落。妾都无所谓。这侯府满门上下,您算算有一个人和我有关系的吗?至于母家,我不过是和他们求富贵的棋子吧,既然我都如他们愿嫁给了恭武太女,那也就当是还了他们的养育之恩,之后的该怎么算一下您就怎么算吧。”

  “既然如此,今天你都开口了,那不如把话全说了吧。日后恐怕再有什么想说的也不一定有机会再说了。”谢询的眼神开始冷淡起来。

  “好啊,不如大家再给我上杯茶,听妾给您慢慢说。从哪开始呢?大家不如您给妾起个头吧。”

  谢寻亲手给恭武正君倒一杯茶。“不如就先说说你为什么对岁岁下手开始吧。”

  “谢大家。为什么?世间这么多事,哪都能有为什么?我也想问了,为什么偏偏我的孩子不能活?大家您还不知道我的孩子她其实是能活下来的吧。”

  “是嘛?但这和岁岁又有什么关系?她不过是一六岁稚童罢了。”

  “说无关也无关,可归根结底还是跟她有关。她是大家您逆天求得的孩子,必然要用天地宝材才能把她养住。可天下宝物就这么多,能救命的就更少。大家,您给她用来温养的东西可能就是别人能够救命的东西。”

  谢轩,这下真皱了眉?“我不曾给岁岁用过独一份的东西。所有的药单太医院都有记录。如果不信,你可以自己去查。不是为了你,而是她所需之物亦温养为要,只是既然是温养,就不能只是一帖两帖、必然要用上一段时间。因而岁岁自小所用虽然珍贵,却从不是什么独一无二的东西。”

  “三公主当然自己没用过,可是大家您用的。”

  谢寻有些失态的站起来。“那你为什么不冲我来了?何必对着岁岁一个无辜孩童下手。你知不知道稍有半分差池,岁岁就活不下来了。”

  “无辜?若不是为了生下三公主,您又何必伤身体,伤到要动用整个宝库的地步。再说对您下手,哪有对三公主下手更让大家您痛苦的。妾失去了唯一的孩子,唯一在妾腹中生养长大的孩子,不如让大家您也尝尝妾身这份痛。”

  “哥夫,现在倒是坦白,真什么都敢说了。”

  恭武正君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一样自顾自地继续。“妾什么下场妾都无所谓了,妾现在坦白就算念着认识的份上吧。曾经妾在闺中之时誉满上京,那时候妾多幸福啊,妾以为自己有着最疼爱妾的家人,有着真心的朋友,还有满城的爱慕者。妾想象中的未来,应该是妻主疼爱、儿女双全。”

  “恭武正君,好,好大的荣耀。为了这父母不像父母,朋友不像朋友。而妾嫁的那个人又哪里是妾的妻主?”

  “大家您是个真正疼爱正君的,您当然想不到世上还有人能如此龌龊。表面上是个风光霁月的一国储君,可实际上呢,妾告诉您,大家您怕想不到吧,您的二姐和前朝末帝一样呢,都是个沉迷伶人的货色。是人都说,恭武太女治家有方。实际上,妾的前任可就是被这伪君子给活活气死的。而妾呢,妾连个自己的院子都没有。妾就是个给那个奴婢看院子的。”

  “奴婢?天下哪来那样的奴婢。妾在房中独守空房。你二姐却和个伶人夜夜厮混。还要妾给他们打掩护。那伶人也是个下三滥的东西,对着后院都敢下毒手。您二姐管不住自己的裤腰带,那伶人又是个乔张做致的东西,毒害后院的罪名却要妾来背。然后她再假惺惺的为妾求情,说什么正君之位不可轻动,难道还指望我感恩戴德不成?”

  “好不容易她死了。妾立马弄死了那个人物。妾亲手让那团烂肉断了气,送他去见我那好妻主。妾以为事情到此为止,从此妾带着妾唯一的孩子好好关门过日子,哪怕这是她醉酒强迫妾怀的。可妾怀着她的时候就都忘了,妾就这一个全心疼爱的了。可是大家,她,她病了,她病啦!妾求遍了所有能找到的大夫,哪怕是武林中的神医,妾也去找了,妾亲自磕头,三跪九叩,从碎石路口一直拜到神医门前。那时候妾站都站不起来,可神医说妾的孩子有救的时候,妾就什么痛都没有了。大家,那时候妾又活了。

  可是后来呢?神医把药都配好,却独独缺了一味药引子。您能想象得到吗?就差一点点了。就差了一点点,妾的孩子就能救回来了。可妾去问了太医院,太医院说最后一株千年雪莲,已经在您生产的时候用掉了。妾的希望就也碎了。

  大家,妾在那时候就已经死了,是妾的孩子说要妾活着。您看到的只是一个躯壳。妾早就随着妾的孩子下葬了。”

  谢询,也静默了半晌。“朕记得千年雪莲是寒烈部战败上供的,当时一共上供了5株。朕只在朕生产时用了一株,其他的应该还在太医院。”

  “可妾问过了,当时大家您用的确实是最后一株。”

  “陈福,宣太医院院判,让她把记录都带上。”

  “太医院院判张光远求见。”

  “快进来,快让他进来。”恭武正君神情癫狂起来。

  “参见陛下。”张光远是个相貌普通的,但行事却很圆滑。

  “寒烈部进贡的千年雪莲,朕记得朕就用过一株,剩下的到哪去了?”

  “陛下,您产下三公主时用的确实是最后一株了。之前寿安宫的上君把三株赐给了承恩公。还有一份自己吃了。所以陛下生产时只剩下了最后一份。”

  恭武正君摔在地上,狠狠地抓着衣服,十指指尖都崩裂开来。“上君,上君怎么能这样?那是我孩子的命啊,是她的命啊”他失声干嚎着,眼里仿佛要流出了血泪。

  谢询蹲到他面前。“丘聚是你走了寿安宫的路送到骊珠殿的,你看你求了你的仇人了呢,那两箱珍宝应该是你压箱底的东西了吧?”

  恭武正君直愣愣地抬头看着她,他眼中的悔恨像黑夜一样沉重。

  “告诉朕,把整个过程都告诉朕。你用的是什么药?”

  “妾,妾不知道。妾只是想让您尝尝妾一样失去孩子的痛苦。是妾妹妹,是妾妹妹的滕氏告诉妾的。他说他能帮妾做,只要妾支持他当上侧君。妾只要去寿安宫帮他打通关系就行了。其他的妾只要等着。”

  “你妹妹的滕氏,这你都能相信,他要是有本事,那他还当什么滕氏?”谢询被气得胃疼。

  “妾不在乎,妾不在乎他是谁,只要他能帮妾报仇就行。”

  “那你都不关心你能不能报成仇?还有你妹妹呢?你应该只有这一个妹妹吧。”

  “无所谓。反正妾这妹妹也一向只把妾当摇钱树。更何况她现在和恭武太女有什么区别?至于成不成功,妾又有什么办法呢?除了相信他,妾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如果他真的干成了,那妾就把他当成恩人看。反正妾什么都没有了,就算不成,和现在也没什么区别。”

  “现在?你指的你知道你向你真正的仇人卑躬屈膝的现在?”

  “大家,您又何必这么咄咄逼人。妾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那你还想复仇吗?”

  “大家您什么意思?”恭武正君的眼里迸发出巨大的光彩,如同沙漠里的人突然看见了绿洲。

  “你的命朕再给你留三个月。这三个月里。你想干什么朕都随你。”

  “好,三个月后,不用劳您动手,妾自然把命奉上。”

  “说是随你,但是三公主和大公主你绝对不能再碰。”

  “陛下放心。那都是妾的晚辈。”

  “走吧,朕就再给你三个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公主驾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公主驾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