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七搁2020-06-21 16:243,268

  判官无奈的扶着额头,唤过白无常,“你去吧!”

  白无常脚底生风,不到一会便请来了彦冥威。

  判官对白无常赞许的点着头,又转头瞪了一眼黑无常,后者不明所以地看着这一幕,还没明白过来。

  判官将一切缘由说与彦冥威,他转头看了一眼洛嘉羽,就已知道他乃螭龙长吟,因在太白金星府中有幸见过一面。便不再多语,准了他的请求。

  洛嘉羽随着鬼差来到地狱门前,鬼差无不同情的看了一眼洛嘉羽,这个人好生奇怪,放着好好的生路不走,非要来下这地狱。

  “进去吧!”鬼差说道。

  洛嘉羽面无表情踏了进去,鬼差锁住了身后的铜门,他深吸一口气,不再犹豫往前走去。

  他望着一个巨大的黑影朝他走来,只能往后退去,黑影越走越快,整个地都跟着抖动,黑影面上没有五官,而是一层肉皮,挥拳过来,洛嘉羽本能地去抵挡,奈何自己弱小无用,生生将胳膊折断,他痛的咬紧牙关。

  黑影可不给他任何的喘息时间,又一脚踢向洛嘉羽肚子,他怎能承受住这般力道,鲜血喷出,溅了一地。后被黑影打断所有骨头扔到下一层去。

  洛嘉羽没有一丝恐惧,更没有一句呻吟,他心中牵挂孟拂衣的安危,只求这十八层早点结束。

  这时,一群恶鬼扑了上来,皆拿着砍刀用尽所有怨气,往他身上刺去,刀口都能感受到凉风贯穿,他已痛到麻木,闭着眼睛接受着恶鬼的发泄。

  后来他经历了鬼火灼身,洪水淹没,甚至还有挖心之痛,忘了自己是谁的他,居然还能记得孟拂衣,原来他已将她刻入骨中。

  第十八层时,洛嘉羽只剩一副焦黑的骨架,一帮饿鬼流着口水将他围在中央,因长期吃不到食物的他们只剩下一副皮包骨,疯狂的啃噬着他的骨头,发出饿狼扑食声…

  彦冥威与判官几人深深被震撼到了,哪怕他受尽地狱折磨,依然意识强烈,没有因恐惧害怕而退缩,这到底是有多大的信念支撑着他。

  突然一道强光闪过,众人望见无角螭龙从洛嘉羽身体飞出,盘旋空中,冲破铜门飞出地府。

  洛王府内已挂满白布,鲁山在前就已派人通知了北陵皇。北陵皇亲自前来,显得悲痛欲绝,自己最疼爱的皇子,却走在了自己身前,老天不公,要他白发人送黑发人啊!抹着泪,望着躺在榻上的洛嘉羽,表情安详的像熟睡了一般。

  底下跪着一屋子人,全是府中仆人,虽洛嘉羽平日规矩甚严,却待下人照顾有加,头疼脑热一律让去休息,还会请去大夫给医治。仆人们眼含热泪,心痛不忍。

  “砰…”一声巨响,瓦片掉落下来,宫人已护住北陵皇,免遭砸落。众人顾不得惊恐逃散,已见一条长龙飞身而下,直直落入洛嘉羽体内。

  一众人重跪倒在地,其中包括北陵皇。有人已激动地喊道:“神仙显灵了,神仙显灵了…”

  洛嘉羽悠悠转醒,从榻上坐起,望着一屋子人,只对北陵皇说道:“好生善待你的子民。”话落已飞升上天。

  北陵皇应着声一直磕着头,直到有人喊道:“神仙走了。”才艰难地抬起头来,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是神仙转世,真是太不可思议。

  长吟来到天宫,一路畅通无阻,他先来到太白金星仙府,童子迎了上来,开心地扑到他怀中,“师兄,你可回来了。”稚嫩的童声哭着说道。

  “小引乖。”长吟温柔地揉着他的头发,童子听后哭的愈加伤心。

  太白金星闻声从内殿走了出来,“长吟来了。”

  “是,师父。”童子识趣的放开他,长吟快步走到前,双膝而跪,重重磕了三个响头。“师父有恩于长吟,请受徒儿三拜。”

  太白金星扶起他,语重心长说道:“你我师徒情缘还深,为师只是做了该做之事而已,长吟不必言谢。”说完停顿后又说道:“快去看青泪丫头吧!”

  “是,师父。徒儿先去看青泪,完了再来与师父叙旧。”长吟道别出府后,快步往降雪宫走去,这条路他再熟悉不过。

  在半道正好碰到太上老君以及彦君悦夫妻二人。

  太上老君惊奇地问道:“可是长吟?”

  “星君别来无恙,正是晚辈。”长吟广袖一甩弯身恭敬的行着礼。

  太上老君激动的上前行了一步,盯着长吟瞧了半天,便爽朗地笑道:“哈哈…果真是长吟,没曾想你…算了,往日之事不再提,如今安好就已是欣慰啊!”

  彦君悦心中像打翻了醋瓶,原来这个就是衣衣缘定三生的人,没想到他还活着。

  路宁安静地跟在彦君悦身后,想起自己的夫君抱着别的女子的眼神,自己的心在滴血。当时长吟上神与青泪上仙相爱的事迹就如同佳话流传于天宫,母亲在她小时就经常拿这个故事来哄她入睡。看到长吟上神还在人世,自己心中竟有一丝窃喜,不无别的,只因自己的夫君定会知趣而退。

  若是日后,她定会否决自己此时的想法,甚至会认为自己幼稚可笑。

  长吟告别后,不再多做停留。

  抬眼望着“降雪宫”三字,他的记忆涌现,当时提剑来杀瑶玉时的那种心境,今日故地重游,依然是为了自己深爱的人。

  他没有命人通传,而是熟门熟路往降雪宫中走去,雪落他的身上,竟比雪更冷几分。

  一婢女发现走在前的长吟,忙呵斥道:“何人擅闯仙宫?”

  当长吟停步转身,婢女手中的膳食皆数倒落,“啊…”大叫一声往亭中跑去,她永远忘不了千年前那个失了心智的长吟,那个提剑闯入降雪宫,逢人就杀的上神。

  “东西呢?吩咐你办件小事都办不好,留着你这蠢人有何用。”瑶玉生气地说道。

  婢女已吓得失声,一直指着她身后的路。

  瑶玉不知发生了何事,能致自己婢子惊恐到如此程度。便抬头望去,已是一眼,她就浑身颤抖,再也移不开眼睛。本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这个绝情之人,没想到还是会沦陷,哪怕他曾提剑伤了自己。

  “青泪呢?”清冷的声音传来,婢女却身子发颤。

  瑶玉脸色剧变,没想到千年未见,他第一句话还是那个女人。便大笑出声,更多的却是对自己的讽刺,美丽的五官笑到变形。

  长吟却忽视不见,“我问你青泪呢?”

  瑶玉停止笑声,“长吟,你可知这千年我有多思念你,夜里因想你睡不着,白日因念你没有胃口,你能不能陪我吃顿饭,就当补偿你曾对我的伤害,我也会选择原谅你的过错。”

  “呵呵…我对你的伤害,我的过错?试问你对青泪的伤害呢?岂是你一顿饭可以解决的。”长吟冷冷地说着。

  “既然你如此绝情,也别怪我做出什么事来。”瑶玉转身进了内殿。

  长吟跟了进去,一眼就看见了躺在冰石上的孟拂衣,“你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就是让她经历我这几年所承受的疼痛,每日唯有睡在这上面才能令自己不去想你。”瑶玉说的无不让人怜惜。

  长吟却心惊,忙快步走过去,伸手却不敢碰她,生生停在了半空。因他曾有耳闻,玉清真王有一宝物,寒冰石,只要躺在上面便会进入无边无际的梦魇中,法力强者定会无事,若是普通之人,会耗尽所有精力,消耗掉体内的元气,若真能醒转也与痴傻无异。还不可强行叫醒,会使得后者结成冰块,封冻其中。

  “呵呵…有本事你碰她啊!”瑶玉得意的笑着。

  “没想到你还是如此卑鄙!若你心中有恨,直接可来寻我,何必要这样虐待青泪,难道你将她打入化仙池还不够你解恨吗?”长吟转头面无表情盯着瑶玉。

  瑶玉冷笑着,“寻你?我就要让她去死,好令你伤心啊,看着你们不能在一起,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

  长吟不再看瑶玉,扭首望着孟拂衣,因她痛苦的表情,心疼不已。“说吧,你怎样才能放了青泪。”

  “娶我!”瑶玉不知羞耻说道。

  “不可能,我妻只有青泪也只会是青泪。”长吟坚定不移地说着。

  “呵呵…好,真好。”瑶玉冷冷说道:“那就等着她成为痴傻或者…化成冰块。”

  长吟闭上眼睛,他的心似绞痛,青泪因自己而死,拂衣又因自己成为这样,他不愿再让她受伤。“我…答应你。”短短几字他似是用尽了一生才说完。

  瑶玉开心极了,像个孩子一般。

  长吟冷冷说道:“既然我答应你了,你也应该说到做到。”

  瑶玉却轻笑道:“我怎会知道你是不是为了敷衍我,等我俩成亲那日,也是她醒来之时。”

  “明日成婚。”长吟不假思索说着。

  “不可,成亲一辈子的大事,岂能如此匆忙,也得准备三五之月。”瑶玉回道。

  “三日以后!”长吟不再给她反驳的机会。后又说道:“烦请你出去,我要与青泪单独呆着。”

  瑶玉本欲发火,转念一想,反正她也是一死,只好不情愿走了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本拂衣’奈何情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本拂衣’奈何情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