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闻风谷里不干净
雷小搽2020-11-30 10:402,195

  人不能总是哭,得找点激发热情的东西,烘炙体内到处乱窜的那股寒凉。这个道理,是雷小搽敲门后突然悟到的。

  她冒雨骑车去吴东浩家,边敲门边问,好好的为什么要分手。吴东浩在家,但吴东浩又装作不在家,最后还是邻居不堪其扰,出来讲话,才把吴东浩的臭脸从防盗门后拉出来。

  “我们不合适,不要再联系了。”

  “可是……”她有太多困惑,她想一一问个明白。

  “其实你清楚,我不爱你了。”他垂下眼帘,不是因为宠爱,而是祈求:“请不要再来找我。”

  防盗门外的雷小搽,好狼狈,果然能伤得了自己的,是自己最珍视的,果然能全盘接纳自己的人,只有自己。

  “你……有朋友吗?”破裂的手机里,神经病小心翼翼地问。

  雷小搽顺手把它扔进垃圾桶。

  等电梯时,一个路过的中年男人忽然停下脚步,喊了她一声:“就是你!”

  “干嘛?”

  他把手机递给雷小搽:“找你的。”

  是神经病。

  “你没朋友的话,找我吧,我很乐意听你们的故事。”

  “你很烦啊,你到底是什么人?黑客?找我干啥?诈骗?”

  她把手机还给中年人,一头扎进电梯。

  电梯里没信号,不过一点都不影响神经病来电,这次是一个戴鸭舌帽的小帅哥叫住了她。

  “你到底要干嘛?再纠缠我就报警了!”

  去手机卖场的这一路,雷小搽被迫摸了不下30部电话。

  “你到底是有多无聊?你很想被人骂吗?做人怎么可以这么贱?我给你的感觉很善良,所以容易被欺负吗?我失恋了,同志,我自顾不暇,你还想我给你整睡前故事?”

  “不知道为什么,你是唯一可以和我长久通话的人。”

  “你骚扰的那些人呢?”

  “最多30秒。”对面的人也很困惑:“在我眼前,你是光,小小的,但是唯一的,我想和你对话的心情越强烈,似乎你附近就有越多的手机被干扰。”

  当雷小搽走进手机卖场的一瞬,发生了贼恐怖的事——几乎所有的手机全部开机来电,齐响的铃声弄得卖场断片发懵,而雷小搽退出去,周边行人的手机又一齐响了。

  店里店外,都有人都着着急急地去接电话,然后在懵懵懂懂的寻找中,把怪异的目光一起对准雷小搽。

  烦,神烦,但除了买部手机,先顺从神经病,暂时没别的办法了。

  她接听了电话。

  “我有个好主意。”

  “说!”

  “你来找我吧!”

  滕闻风到底是什么,雷小搽不知道,但他确实消遣着她分手后最难熬的时光,几乎所有的坏脾气,她全向手机对面那个人发射出去,反正对方永远不会挂机。

  闻风谷的狂风停歇了,骤雨也不再放肆,雷小搽瘸着只崴肿的脚,拄着木棍,来到洞口向下望:

  嚯,真高!真陡!

  山石嶙峋,毫无弧度可言,树形怪异,仿佛受虐成长的畸儿,蓬篙荆棘,更是隐藏了所有可行的路径。

  一重厚重的雾裹在山腰间,温和的阳光投上去,引出条浅的彩虹来。

  雷小搽很自然地想到巫婆的锅子,烟熏火燎中,折射出危险的绿光。

  “滕闻风,你怎么给我带上来的,再怎么给我带下去呗。”

  虽是这么说,但她还是自己迈出脚去。

  “滕闻风,我要是出事了,你先给个叫吴东浩的烂人拨个电话,告诉他,要不是他渣我,我就不会来这儿冒险,我不来这儿,我就不会死。”她身子闪了下,觉得后背有依托,便挣扎了下:“听明白了吗?我告诉你电话号码,你给我记住了。”

  找了好久,也没见到手机,背包估计掩埋到山脚的碎石里,没救它出来的希望了。

  雷小搽稍微歇脚,她觉得滕闻风总是个透明人,不好,她叽里呱啦地说话,好像是个自言自语的傻瓜蛋似的,要给吴东浩知道,指不定会有多得意呢。呵,他的魅力如此大,让言情作家也能精神失常。

  不能!绝不能!

  “滕闻风,你也别闲着,去找些藤,粗细都要——你有多高?”

  滕闻风折了条藤,立在她面前,雷小搽惊喜:“哟,大长腿啊,你这身高不做模特亏了。不是个胖子吧?”

  藤条又比量了个尺度,雷小搽满意地点点头,坏笑:“那……你那个,有多长?”

  藤条在她脚边画了个问号,雷小搽挤挤眼:“没事没事,逗你玩呢。”

  “想让你逗我一辈子!”

  滕闻风的声音!

  雷小搽直起身板扯长脖子,藤条僵立在她身后:“我对你有天然亲近感……”

  “是手机。”雷小搽将鬓角的长发捋至耳后,拐杖放到一边,猫着腰在碎石丛里仔细找,为了听声辨位,她催滕闻风把刚才的话再讲几遍。

  手机找到了,摔得七零八碎,不过,碎花了的屏仍然显通话中。

  另外还有些奇怪的白噪音,是信号干扰。

  “你搞怪?”

  “不是。”滕闻风说,“还有别人。”

  话正说着,一杆羽翼型的信号收集器就从拐角处探出来。

  雷小搽压低声音嘱咐:“别说话。”

  人未见,声先现。

  “奇怪,明明就在这附近。”

  “你看清楚了没?”

  “看清楚了,就是从这条路窜上去的。”

  两个中年男人冒了头,微胖黑脸的,持着信号收集器,络腮胡的,扛着现代弓弩,两人都是身高体壮的汉子,皮肤粗糙,衣着邋遢,像是经常在野外风餐露宿。

  雷小搽马上忆起上山前一闪而过的越野车。

  看到突然出现的雷小搽,两人都吓了跳,但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只不过络腮胡子的那个,还在紧张地四处打量,箭在弦上。

  “姑娘,有没有看见……”

  微胖的马上用咳嗽打断他,接着话问:“有没有见到野兽?”

  “没有。”雷小搽警惕地和他们保持着距离:“你们是干什么的?”

  “外面村里的,这谷里有野兽,吃掉了我们村不少羊。”

  明显是故意吓唬她这个看上去身单力薄的城里人。

  “打野兽,还用这装备啊?”她朝铁架子抬了抬下颏:“这是个信号收集器吧?”

  “这谷里有……”

  络腮胡子的话再一次被微胖者打断。

  “哟,姑娘懂地真不少,闻风谷没被信号覆盖,带上信号收集器,手机信号能好点。你瞧瞧你手机……”

  恰在此时,一只惊鸟不知何故突然飞起,络腮胡子喊了声,弓弩上搭的箭矢嗖地一下擦着雷小搽的肩膀过去了。

  “哎呀!”

  她手机里传出慌张大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不见滕先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不见滕先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