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初遇
轩辕楼主2020-09-05 11:302,367

  百花山,顾名思义四季如春,百花齐放,是人间少有的洞天福地。一千多年前,百花派祖师在此开山立派,到了如今,百花派人才辈出,与离剑宗、逍遥宗、云居寺、仙筠岛并称五大宗。此届灵峤宫试炼大会,便是选在了百花山召开。

  世间修仙门派,莫不过是道宗、佛宗与魔宗,像五大宗之中的离剑宗、逍遥宗、仙筠岛便是道宗,云居寺则是佛宗,唯独百花派情况复杂,门中修炼法门有道有佛,门下弟子女尼有之,道士有之,俗家亦有之。

  至于魔宗,已经式微许久,避居西南,就连百年一度的试炼大会,也很少有魔宗弟子参加。千年前倒还有不少,到了近几届却是一个也没有了。

  这几日来参加试炼大会的门派已陆续到了百花山,多是五大宗出身的弟子,盖因门槛太高,要求年龄不超过一百岁,筑基已成的修士才能参加。筑基是从凡人迈向修士的一道天堑,不知有多少身具灵脉可以修炼的人,一辈子苦苦挣扎也摸不到筑基的门槛。

  这日,百花派中从不轻易开启的紫霄殿前的斜月广场上聚集了不少年轻人,服饰很杂,各个门派都有,正三五成群地站在一起,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贤兄,这百花山当真是人间仙境,与我们离山是大大的不一样!不知贤兄可有相熟的百花派师姐,可以引领我们赏玩一番?”

  “贤弟,愚兄也是第一回下山,如何识得百花派的师姐?我听说这百花山上处处都是厉害的禁制阵法,据传都是神女陈醉雪所留,你我二人还是小心些,千万别乱走动!”

  “贤兄,神女她老人家已是一千年前的人物了!就算她法力再强,这阵法经过了那么长时间,灵力也该流失了不少罢。”

  “这愚兄可就不清楚了,小心些总没错。不过话说回来,当年神女陈醉雪有天下第一美人之称,如今我瞧这百花派的师姐师妹也是个个不俗,真如百花齐放……”

  他话音未落,忽听一个温润的声音在身后道:“二位师弟在说什么?笑得如此开心。”

  这二人打了个激灵,回头看去只见一名身穿紫衣的青年正含笑而立,顿时脸上一热,忙低头行礼:“洛师兄。”

  洛辰温和道:“试炼大会开启在即,二位师弟可要专心呐。”

  两个离剑宗的弟子呐呐应了。

  这时,又是一个女声响起:“洛师兄。”

  洛辰回过身来:“原来是秦师姐,洛辰有礼了。”

  秦紫鸢嗔道:“洛师兄,你我共事已有百年,你怎么还是如此见外?”

  洛辰但笑不语。

  秦紫鸢又问:“不知此次离剑宗有多少人参加试炼?”

  “二十四人。”

  “我们百花占了东道主之便,也不过只比云昭多出四人。遥想上届试炼大会,紫鸢败于洛师兄之手,今日看来只怕这魁首之位又是离剑宗的囊中之物了!”

  洛辰摇头笑道:“秦师姐过谦了,谁不知如今百花派出了一位千年难遇之天才,这魁首之位怕是百花派势在必得罢。”

  秦紫鸢抿唇一笑:“说到天才,难道离剑宗还缺惊才绝艳之辈么?便是其他各派,能来参加试炼的,哪个不是资质卓绝之人?”

  不远处,一黑衣少年攀着前面一个高大青年的肩膀嬉笑道:“我说师兄,你都在这看了半天了,怎么不过去打个招呼?”

  那高大青年“哼”了一声:“有什么好打招呼的?又不是不认识。”

  “那是那是,毕竟百年前师兄就败于这二人之手,不可能印象不深刻。”

  高大青年脸色一黑:“胡说什么!倒是你小子,出门前给师尊立下了军令状,你若是拿不了第一……”

  黑衣少年连忙表态:“师兄你放心,我好歹也是你风离乾的师弟,就算拿不了第一,也不会比您的第三更差……”

  “咣”的一声,黑衣少年的脑门上挨了一个暴栗。

  原来这洛辰、秦紫鸢、风离乾三人便是上届试炼大会的第一、第二与第三。

  黑衣少年揉揉脑袋:“师兄你真不去?那我可去了!我还想跟秦师姐打听一下雪簌师妹在哪呢。”

  风离乾斜他一眼:“雪簌?你不过只见了人家一面就叫得这么亲热?你信不信人家压根不记得你是谁。”

  黑衣少年顿时跳起来:“怎么可能!”

  风离乾冷笑一声,不再理他。

  黑衣少年惨遭师兄打击,但他也不气馁,整整衣衫,堆起满脸笑容,扬声道:“秦师姐!洛师兄!罗飒这厢有礼了!”

  与斜月广场的喧闹相比,后山显得越发寂静,似乎全山的人都跑去紫霄宫前凑热闹了。少年挥动着手中的仙剑,拨开挡住视线的竹叶,目光落在前面一棵紫竹的划痕上,微微抿了抿唇。

  这是他第三次走到这里了。

  果然迷路了。

  少年仰起头,紫竹密密麻麻,几乎遮蔽了日光,根本辨不清方位,无论他怎么走,最终都会回到这里。至于……少年屈指捏了个法诀,手中的仙剑亮也不亮,依旧暗淡无光。

  少年低叹一声,这紫竹林中显然布下了极精妙的阵法。他与设阵之人修为相差太大,因此一进入这紫竹林,身上的法术便失灵了。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淙淙的琴声,他有些焦躁的情绪在这琴声的安抚下竟慢慢地消失了。少年合上双目,凝神静听,然后就这么闭着眼睛循着声音走了过去。

  光明池上水汽氤氲,温热的泉水顺着蜿蜒的水道向山下流去。池畔坐着一名杏衣少女,膝上搁着一把古琴,此时正信手闲拨,弹的是一首极著名的高山流水。

  少女身边卧着一头大熊,毛色呈淡金色,在日光下泛着华丽的光泽。这熊颇通人性,一颗硕大的脑袋随着音律上下起伏,竟是在打拍子。

  琴声戛然而止。

  大熊的脑袋点到一半,差点扭到脖子,颇为恼怒地转过头来盯着少女身后的紫竹林咆哮了一番。

  那里正有一个青色的人影钻了出来。

  少女没有回头:“足下何人?竟能走出紫竹林的阵法来到这里,想必很是精通破阵之道罢。”

  那少年回道:“在下并非有意,只是迷了路,听见姑娘琴声,这才走了出来。”

  少女微微惊诧,回过身来,只见面前站着一位与她一般大的少年,肤色雪白宛如上好的细瓷,五官极美,眉若长剑,凤目潋滟,皎若星子,鼻若悬峰,唇如涂朱。他穿着最普通不过的天青色长衫,却将他本就盛极的容颜衬托出了十二分。

  少女微微一怔,随即由衷赞叹:“君美甚!”

  那少年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才道:“姑娘亦是。”

  “非也,我赞足下之目,而非足下之颜。”

  少年双眉微蹙:“姑娘见我紫眸,为何不以之为妖瞳?”

  那少女摇头笑道:“如此纯净剔透之眼神,如何能是妖瞳?以眼观心,足下定有一颗琉璃之心。”

  少年似乎为她话语所震,半晌方轻声道:“姑娘谬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渡轮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渡轮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