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通知书被毁
爱吃烤鸡的猫2021-06-19 10:302,180

  所有人震惊地看着醒来的陈老,对阮以沫的敬佩猛的上了一层。

  “这便是国粹针灸吗?”白胡子老人看着被阮以沫缓缓收回的银针,笑着说道,“老头子受教了。”

  阮以沫微微点头,接着拿出手机把药方发到陈一舟手机上后说道:“我把药方和拿药的地址发到你手机上了。”

  陈一舟打开手机,看了一眼后奇怪地问道:“这些药材药店似乎随处可见,为什么……?”

  “炮制手法不一样。”阮以沫没有多说,看着眼神逐渐清明的陈老说道,“老先生,防人太过不是好事,太不防人也不是好事,我要说的就这么多。”

  “陈先生,麻烦派人送我回去。”阮以沫漠视了那些充满求知的目光直接对着陈一舟说道,“后会无期。”

  陈一舟连忙起身将阮以沫送下楼,在阮以沫上车的时候问道:“听说阮小姐准备在S市读书?我们B市有几家综合起来比S市更好的学校,要不要考虑一下?”

  “不用了,谢谢。”阮以沫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后说道,“有问题电话联系。”

  到家的时候,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二点,阮以沫推开家门走进阮家,昏暗的客厅里阮爸正坐在沙发里背对着她。

  “回来了,”听到声音的阮爸放下手中的茶杯说道,“我们谈谈。”

  阮以沫神色冷淡地走上前坐在一旁,看着阮爸说道:“夜深了,希望您能长话短说。”

  刚准备开口跟阮以沫促膝长谈从各个方面打消阮以沫留在S市想法的阮爸瞬间卡了壳,咳嗽一声后说道:“通知书三天之后会送到,学校是思思念的那所学校。”

  “阮思思提议的?”阮以沫忽然问了一句。

  “是思思的提议没错,而且那家学校确实是本市最好的学校之一。”阮爸点头。

  “我知道了。”阮以沫勾了勾嘴角,看着还有话说的阮爸问道,“还有事?”

  “关于婚约的事我希望你能说到做到。”阮爸看着阮以沫说道,“不要阻碍思思的婚约。”

  “当然,”阮以沫看着没入阴影的楼梯拐角处说道,“只要你们安分守己,我当然会守口如瓶。”

  拐角处偷听的阮思思听到阮以沫这句话后,紧攥的手指狠狠地掐进了肉里,眼中的狠戾和白天柔弱的模样大相径庭,然后她冷笑一下,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阮以沫,你不会如愿的。

  接下来的时间阮以沫在阮家没有丝毫作为,但是整个阮家剑拔弩张的气氛却越来越明显。

  三天后。

  阳光透过云层洒落下来,散发着草木香味的清晨被一声猫的嘶嚎声打破。

  七零八落的通知书在阮以沫的脚下散落着,带着黑点花纹的金猫在阮以沫的手中扑腾哀嚎着。

  阮以沫看着这只撕掉通知书的始作俑者,微抿的嘴唇和周围的低气压说明了阮以沫现在的心情。

  “怎么了?”率先出门的是阮思思,看到金猫被阮以沫掐住脖子惊叫一声后惊慌地说道,“以沫你在干嘛?赶紧把金金放下来!你那样会掐死它的!”

  哪怕是惊慌失措,阮思思的声音也依旧柔得要拧出水来一般。

  听到阮思思声音的重任也走了出来,看到阮以沫表情不善的盯着猫说道:“我的通知书,被猫撕了。”

  众人这才看到阮以沫脚下七零八落的碎纸,定睛一看,果然是寄来的通知书被毁了。

  阮思思身体忽然放松了一下,紧握的拳头微微张开了一瞬然后又快速握紧,满脸担心地伸出一只手似乎要安慰阮以沫。

  “以沫你别这样,大家也知道你很想去本市最好的学校,通知书被毁的事大家都很惊讶,但是谁都没看到这通知书是被金金撕坏的,你现在拿一只猫撒气,太不残忍了吧?”

  “你怎么知道我没看到?”阮以沫定定地看着阮思思,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难道你看到了?”

  “阮以沫,这都是报应!!”阮瑾博冲出来开了口,“通知书被毁就说明老天都容不下你,你没这个命去那么好的学校念书!只有像思思这样内心柔软善良的人才是学校不可或缺的!”

  “是啊,以沫你看,通知书被毁了,你爸爸怕是没有那个能力再要一张了,不如我们换家别的学校?妈妈也给你找了几家特别好的技术学校,不然转到那里去看看?”阮妈妈看阮以沫的样子,生怕她把火气撒到阮瑾博身上,连忙开口。

  “呵。”阮以沫冷笑一声,环视着阮家几人,刚要开口说什么,就看到一辆车停在了门外。

  车上下来的人他们并不认识,但是眼前这男人剑眉英挺,黑色的眼眸细长锐利,紧抿的薄唇和棱角分明的轮廓组合在一起就让人忍不住将目光放在他身上。

  “阮小姐,我是陈四,先生让我们把入学通知书送到您手上。”来人声音没有丝毫起伏的走到阮以沫面前说明来他来的目的。

  “通知书?什么通知书?”阮瑾博冲了出来想要把通知书拿过来看清楚,却被阮以沫伸手拦下推开,手上掐着的猫也随便一扔扔到了草坪上。

  阮以沫打量了一番眼前的男人,身材修长高大却不粗犷,但从气势上就能感觉到是个练家子的存在,而得体的西装在隐藏的边角处绣着陈氏的标志,阮以沫稍微想了想便明白了这人的来路。

  “东西我收下了。”阮以沫接过通知书点头说道,“我欠他一个人情,以后会还的。”

  陈四点头后不再停留,直接转身离开。

  眼尖的阮思思已经看到了通知书上熟悉的校园logo,在阮以沫越过她进屋的时候拉住她说道:“以沫,你那天晚上出门就为了这个通知书吗?那个先生听起来感觉年龄很大了,你这样……”

  阮以沫毫不客气地拍开阮思思地手说道:“肮脏的人,总是在不经意间表露出来她那最恶毒的想法,阮思思,别逼我揍你。”

  “不要用三年前用过的招数再来对付我。”

  阮思思地脸一瞬间变得煞白。

  “阮以沫你胡说什么!”看到阮思思摇摇欲坠模样的阮瑾博又冲了上来拉住阮以沫,恶狠狠地说道,“你自己不知检点还有脸说别人,说!你这通知书用什么手段拿到的!”

  “阮瑾博,”阮以沫低头看着拽着她胳膊的阮瑾博的手说道,“脑子是个好东西,多用用。”

  “如果实在不愿意用,就捐了吧,世界需要你的奉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团宠千金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团宠千金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