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野岭
任瑾2020-09-08 10:192,113

  陈露瑶赶到了相国府,将金蝉公主和楚西凉让她离开的原因告诉了移葵,移葵一边应战,一边靠近沈舵主身边,将此事向沈舵主告知。

  沈舵主听完之后,二人半信半疑,无论如何,还是将此事转告了盟主。

  公孙盟主考虑了很久,也许他也有同样的预感,此时又有人来报,说是亲眼见到相国府有人离开,于是才下令撤退。

  五大分舵同时撤离,相国府的门前横尸遍地。

  在七八里外的山林里,楚西凉与玶忧郡主依然周旋不休,二人翻山越岭,你追我赶,倒把金蝉公主和她的侍女给落下了。

  几个时辰过去了,楚西凉与玶忧郡主一直在林中穿梭,就算是天黑也没停下来。

  这个时候,二人也都疲惫了,楚西凉先开口说道:“就算我真的是前朝的太子,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哪怕你的武功再好,力气也没有我大,是没有办法把我带回去的。

  眼看天都已经黑了,不如先停一下,明天再打。”

  楚西凉倒是已经停了下来,可玶忧郡主任然不理不让。

  楚西凉一边闪开,一边说道:“都说明天再打,你还打。”

  “不打就不打,我去外面先找个地方住下来,明日再回来把你擒回相国府。”

  楚西凉见玶忧郡主正往前方走去,于是就想吓唬吓唬她,笑嘻嘻的说道:“听说这片林子里的猛兽很多,尤其是在前方。”

  玶忧郡主一边为自己壮胆,一边说道:“吓唬谁哦!”

  “不信过去试试看,猛兽正好蹲在前面。”

  夜外的林子里,一片阴深深的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鸟的怪叫声,把玶忧郡主吓得跑了回来,双手紧紧的抱住楚西凉。

  楚西凉知道她害怕,假装的推着她,口里说道:“走开,不要理我。”

  玶忧郡主被吓得不轻,死活不肯松手,楚西凉见到她现在的样子,又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原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玶朝郡主,也会有害怕的时候。

  就算现在我不取你的性命,老天爷也不会放过你。”

  楚西凉也不是个绝情的人,他明知道女子本来就很怕黑。但是,当他回想起之前被玶忧郡主抽打的时候,想就地作弄作弄她。”

  楚西凉想到这些,伸手推开玶忧郡主,转身准备离开此地。

  玶忧郡主大声喊道:“回来,你赶紧给我回来。”

  楚西凉回道:“你凭什么叫我回来,我又不是你的奴才。”

  “你是前朝太子,以后就是我的奴才。”

  “麻烦你不要再左一句前朝太子,右一句前朝太子的了。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太子,就凭着一块青斑,你们就锁定了我的人生。

  好呀!让我回来可以,不过,之前你抽打过我几鞭子,现在就让我抽打几鞭子。否则,你被猛兽吃了,到时候我也不会救你。”

  “可惜这里没有鞭子。”

  “那我就走。”

  “你走啊!大不了你走到那,我跟到那。”

  “跟屁虫。”

  “亡国奴。”

  “跟屁虫。”

  “亡国奴。”

  二人在林子里绕来绕去,来回绕了一大圈。楚西凉也没有真想甩开她。

  折腾了大半夜,二人都觉得很疲惫,先是楚西凉坐下来,打算在此歇息。

  玶忧郡主一言不发,也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二人你蹬着我,我蹬着你,就这样坐到天亮。

  直到天色大亮,玶忧郡主大凯是找不到了回去的路,楚西凉走到那里,她也跟着走到那里。

  楚西凉问道:“你怎么还跟着我。”

  “路又不是你开的,我想怎么走,就怎么走。”

  “那我不走,让你先走。”

  “这个时候,我又不想走了。”

  楚西凉为了作弄她,有意往林子的深处里转,不知不觉的,前方的路越来越难行走。不仅山高水远,甚至还有悬崖峭壁。

  突然间,听到玶忧郡主大叫一声。楚西凉回头看时,发现她是被一条毒蛇咬伤了。

  虽说对她还有些恨意,但看到她现在的样子,楚西凉的确忍不下心。

  也曾经想过放弃她的生命,当回想起金蝉公主为救自己,无私奉献。

  于是就了调回来,先是用刀剑划开她的伤口,清除里面的毒液,然后再替她糊上草药。

  虽然玶忧郡主已经化险为夷,走起路来,一瘸一拐。

  楚西凉见她行走很不方便,就对她说道:“山路崎岖,你不易行走,还是我背你走吧!”

  玶忧郡主回道:“我自己走。”

  “你自己走,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走得出去。”

  楚西凉说着,立刻蹲到地上,背起了玶忧郡主。

  大约走了几个时辰,楚西凉累得满头大汗,此时的玶忧郡主好像突然变了个人,不再像之前那样心胸狭窄,偶尔还会用手臂上的衣袖,替楚西凉擦去头上的汗水。

  一路上,楚西凉突然问起玶忧郡主:“你就认定我会是祢朝的太子吗?”

  玶忧郡主回答说道:“我爹说过了,你有一副太子的皮囊,应该是前朝的太子没错。”

  楚西凉回道:“我倒是很期望是前朝的太子,可我师父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这些,只说我是她从小收养的。

  不过这些年来,分舵里曾经有些前辈说过,我出生在一个不平凡的人家。

  哎对了!很多人都称呼你为郡主,你除了是相国府的千金,还与玶朝的皇帝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当今皇上的父皇,是我义父。我这个郡主的名号,也是他亲封的。”

  这一路上,楚西凉就这样背着玶忧郡主,走走歇歇。

  玶忧郡主的伤势并没有好转,前面的路一点也不熟悉,二人都是第一次经过这种地方。

  峡谷很深,连楚西凉都无法分辨出方向,走来走去,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地点。

  还好他在野外懂得生存之道,临时搭起了一间小茅屋,供二人休息和避雨。饿了就在周围找些野物充饥,渴了就喝山中的泉水。

  这里离洛阳有很远的一段路程。

  南教的各舵弟子自相国府撤离之后,为了不受对方袭击,五位舵主并没有各自带领弟子回山。经过讨论,觉得恒州离洛阳比较近,于是就打算先到恒州分舵暂时避一避风头。

  各大分舵的弟子在五位舵主的带领下,翻山越岭,一路上千辛万苦,总算到了恒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