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讨伐
任瑾2020-09-24 11:122,046

  经过这次的决斗,楚西凉回到相国府后,所有人都对他刮目相看,更是称赞他的武艺不凡,就连王相国也对他另眼相看,还亲自封他为兵马总指挥。

  不出两个月,又要让他带兵讨伐南教的各大分舵和白狐教。

  任务分配下来,楚西凉既不反驳也不拒绝,很轻易就答应了。

  楚西凉领完任务,下去之后,玶忧郡主就开始在王相国的跟前抱怨着:“为何爹总是这么无情,好不容易才能够歇下两个月,怎么又要让楚公子出兵了。”

  洪将军连忙安慰玶忧郡主,说道:“郡主有所不知。不是相爷无情,身为男儿,就应该时时刻刻奉献于朝廷。”

  玶忧郡主回道:“反正我不管,奉献于朝廷,那是你们这些位极人臣的事,他区区一个总指挥,为何要让他独当一面。”

  王相国不声不响,回答说道:“爹也是为了你们的将来着想。你想想,他是前朝的太子,是一个已经被同僚所抛弃的人了。

  爹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要让他们之间的情份彻底间断,好让他死心的追随咱们玶朝。

  然后爹再进宫请奏皇上,让皇上给他加官进爵。这样,你们下半辈子的人生就不用愁了。”

  在相国府,玶忧郡主虽有一张伶牙俐齿,却阻挡不了王相国的命令。

  楚西凉和往常一样,带上大量人马,四处追查南教中各大分舵弟子的踪影。

  几天之后,来到了成州分舵的边界。此时已是傍晚时分,夜幕来临。

  士兵们早已累得精疲力尽,正要坐下来歇息。

  只听见上空传来一位老妇人的哈哈大笑,笑声惊天动地。

  笑声过后,一位满头披发的老妇从空中飘过。没过一会儿功夫,又来了一位。

  这两位老妇人,年纪几乎不分上下,都是满头白发。

  两位老妇人过去之后,楚西凉连忙站起身子,对所有士兵说道:“你们都别动,好好待在此地歇息,我去一会儿就回来。”

  楚西凉说完,纵身弹地而起,朝着两位老妇人离去的方向跟了过去。

  大约跟了半个时辰,远处不知不觉的传来一阵厮杀的声音。

  楚西凉小心翼翼的躲在树林里,发现正在搏斗的人正是在半个时辰前,出现的那两位老妇人。

  二人所使出的功力排山倒海,眼前这一幕更是让人眼花缭乱,即便是武功高强的人,也无法分辨出这是那门子的功夫。

  两位老妇人斗了一阵子,其中一位对另外一位说道:“二师姐,我看你还是服软吧!这教主之位,你是争不过我的。”

  另外一位回答说道:“你这贱人,你有什么资格与我争这教主之位。”

  “要说我没这资格,那也争了好几十年。你这贱人,就是一只烫死的鸭子,身子烂了嘴还硬。”

  “彼此彼此,你也没比我年轻多少岁。无非不就是多服了几瓶长青丸,多练了几招长春功罢了!”

  “总比你强百倍,你看看我,九十多岁了。这些年来,有那个江湖豪杰不说我才四十岁。而你呢!那个出来不都说你是个老太婆。”

  “你……”

  “难道是我说错了吗?年纪大了,该服输时还得服输。

  就拿当年来说吧!师兄打心眼里,根本就没有你,而你,却死皮赖脸的要缠着师兄。

  唉……,真是人不要脸,连鬼都害怕。”

  “贱人,当年要不是因为你,师兄早就和我洞房花烛,白头偕老了。”

  “所以说嘛!后来师兄还不是瞧不上你,他只瞧得上我。”

  “哏,他瞧得上你?怕是瞧得上你手中的倚霞剑。”

  此话刚说出口,楚西凉不由得吃了一惊。失声说道:“倚霞剑……难不成,这两位老前辈也是南教中人。”

  楚西凉正思索着,只听得其中一位说道:“看招。”

  两位老妇人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斗法。

  将近过了几个时辰,两位老妇人时而你强我弱,时而打成平手。

  直到远处传来猿啼之声,其中称为二师姐的那位,突然全身无力,功力几乎全部耗尽。

  年轻的那位则慢悠悠的走了过来,笑吟吟的说道:“二师姐,猿啼初声,正好是你渡劫之时,你还想不想再继续跟我争这教主之位。

  当年师父偏心,只把这猿啼心法传给你,不传与我,可如今是害了你呀!哈,哈,哈,啊哈,哈,哈。南教教主只有一个,那便是我左孤云,何时轮到你李初兰。

  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我现在就送你去见师兄,让你跟他做一对地下鸳鸯鬼。”

  年轻的师妹说着,不停的用功力攻击她的二师姐。最后准备要一掌打死她的二师姐时,突然又有一只猿啼之声。

  紧跟着,两只猿类接二连三的发出啼声。没想到她自己也和她的二师姐一个样,全身软弱无力,缓缓的趴倒在地。

  名叫李初兰的老妇人见到之后,趴在地上,一边哈哈大笑,一边说道:“原来当年你也偷练这猿啼心法。一只猿啼是我渡劫之时,两只猿啼,却是你的渡劫之时。

  没想到你也和我一样,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啊哈,哈,哈。报应,真是报应。”

  一直躲藏在林中的楚西凉见两位老前辈十分难受的样子,连忙跳了出来,对二位老妇人说道:“两位老前辈,你们一定是因为练了猿啼大法走火入魔。待晚辈去驱赶那两只猿类,你们就可以恢复如初。”

  李初兰说道:“驱赶就不用了,你把我的心脉封住就可以了。”

  楚西凉应了一声,便与她同时打坐在地,使出浑身的功力,将李初兰的心脉封住。

  楚西凉刚睁开双眼,叫左孤云的妇人又急忙对他说道:“唉小子,过了也帮帮我。”

  楚西凉又应了一声,用同样的方式将她的心脉封了起来。

  两位老二人打坐在地上,紧闭着双眼,一直到了天亮,都没有睁开过。

  眼看太阳已经升高了,楚西凉从地上爬了起来,发现她们还在紧闭双眼,聚精会神的运功疗伤,就没再打扰她们,而是穿过丛林,到附近去找些能吃的东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