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群贤
任瑾2020-09-05 09:532,663

  在大会上,光州分舵的舵主突然向广陵分舵的舵主提道:“不知公孙舵主请我们到光州来,是为何事。”

  公孙舵主回道:“谷舵主这个问题问得好,听说本教的镇教之宝倚霞剑自从失落之后,就一直收藏在玶朝的相国府。

  直到前段时间,相国府在洛阳召开了比武招亲,将倚霞剑当成赠品赠给比武胜出之人。

  不知各位舵主有没有听闻,比武当日,倚霞剑就在洛阳被人劫走。”

  谷舵主回答说道:“本舵也听说了,却有此事。”

  公孙舵主继续说道:“想必不用本舵多说,大家都应该知道。自本教分裂后,各分舵的弟子都不齐心……”

  谷舵主又问道:“那公孙舵主的意思是……”

  “本舵的意思,是想五舵联盟,寻回倚霞剑。

  大家都知道,在各大分舵当中,单凭任意一个分舵,是很难与玶朝的相国府抗衡的,只要我们五舵连心,就不用担心斗不过他相国府。”

  光州分舵的谷舵主又说道:“既然要五舵联盟,那就有必要从五个分舵当中选出一个盟主出来,带领五舵。”

  经谷舵主这么一说,成州分舵沈舵主的一位师妹立刻站了出来,当众说道:“照谷舵主的说法,这不就是在选总舵主吗?何必叫盟主呢!”

  谷舵主看了看沈舵主的师妹,回答说道:“云师妹此言差矣,选总舵主,就意味着是要光复本教。若选的只是盟主,就等于只是暂时带领五个分舵。

  按照目前的情形来看,五个分舵还没有光复宗教的资本,所以只能先联盟。”

  公孙舵主说道:“既然是先联盟,那诸位是想选谁来做五大分舵的盟主呢!”

  沈舵主的师妹又说道:“按照惯例来说,南宫分舵是所有分舵当中,人员最广,势力最强大的。若是要选五舵盟主,那是不是得从南宫分舵考虑呢!”

  “云师妹这话说的没错,我南宫分舵的确是人员最广,势力最强。不仅如此,武学也是博大精深。”说话的是南宫分舵里的一位堂主。

  “我看不见得吧!南宫分舵里的武学,所谓博大精深,是怕是从别处学来的歪门邪道。”公孙舵主说道:

  “公孙舵主这话什么意思!为何要这般侮辱我南宫分舵。”

  “不是本舵要侮辱你南宫分舵,你随便问问,看这五个分舵当中,有谁不知道你南宫分舵背地里做的哪些丑事。”

  “你……”

  “李堂主,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大伙今日前来,是来召开联盟大会的,并不是吵架的。”说话的人是南宫分舵的副舵主。

  “本舵不同意选南宫分舵中人为盟主。”恒州分舵的谷舵主说着。

  “本舵也不同意。”成州分舵的沈舵主也跟着说道:

  恒州分舵的刑舵主四处看了一下,慢吞吞的说道:“既然各位舵主都不同意,在下也只能唯命是从。”

  南宫分舵的副舵主说道:“既然本舵没有资格参选,那为何还要千里迢迢的把我们叫来。”

  光州分舵的谷舵主接过话题,说道:“不是你南宫分舵没有资格参选,是你南宫分舵里做的丑事太多。”

  “我南宫分舵都做了哪些丑事,你倒是说出来,让大伙都听个明白,也好还我南宫分舵一个公道。”

  “这还用说出来吗?你南宫分舵背地里勾结白狐教,这就是最大的耻辱。要知道这白狐教的声誉在江湖上有多差,身为一教之主,教中的美男子三千,不低于历代帝王。”

  “敢问谷舵主,您方才所说的这些,是亲眼看到了,还是只听信谣言。

  要真是这样,那我说你光州分舵也有女子三千,更是不低于历代帝王。”

  “简直一派胡言。”

  “难道您不是?

  您大可去问过清楚,我南宫分舵并没有暗里与白狐教勾结,只不过是我们舵主的夫人平时与白教主要好吧了!”

  “谁会相信你说的是不是真话。”

  “在下可以证明给您看。”

  “你如何证明。”

  谷舵主正说着,突然从远处传来一阵悠扬的笛声,众人的眼光随着笛声传来的方向望去。

  笛声过后,两顶大轿随风而来,空中漂满了花瓣。

  两顶大轿落定之后,分别穿出两个人来,一个妆容华贵,妖媚无比,此人正是人人期待着亲眼目睹的白狐教教主。

  另外一个则是绝世容颜,有着绝世美男之称,名振江湖的宁爵风。此人就是白教主身边,相貌长得最好看的男宠。

  他身穿长袍,手握长笛,在白狐教算是正一品的男宠,等级为群贤,人称宁群贤。

  他的出现,不仅相貌在人群中最为出奇,就连身高,也是数一数二的。

  白狐教的到来,并没有让各大分舵皆大欢喜,甚至有些分舵的弟子还抽出了手中的宝剑。

  在这剑声中,谷舵主朝白教主大声问道:“我等正在召开联盟大会,你来这里做什么。”

  南宫分舵的李堂主连忙叫住各大分舵的弟子,解释说道:“大家不要轻举妄动,也不要惊慌。我们所要对付的是玶朝,并不其他门派。凡是今日来的都是客,都是客。”

  就在这个时候,南宫分舵的副舵主大声对白教主喊道:“白教主,在下有一事相求,不知白教主能否答应在下。”

  白教主回道:“什么事,刘副舵主请直说。”

  “方才有些人说,我南宫分舵私下与你白狐教有勾结,请问可有此事。”

  “本教主只是平时与你们舵主夫人有几分交情,并无此事。”

  经白教主这么一说,刘副舵主似乎有些得意,当场反驳谷舵主,说道:“谷舵主,现在您可没话好说了吧!既然白教主都证明过了,您要如何还我南宫分舵一个清白呢!”

  联盟大会上的纠纷没完没了。

  在此时的南宫分舵一带,移葵的二师兄袁天柱也赶到了山下。

  袁天柱忙着正要上山,突然被驻守在关口的护卫拦住去路。

  袁天柱对护卫说道:“我想见你们的舵主夫人。”

  护卫回答说道:“我们舵主的夫人不是什么人想见,就能够见得到的,你是她什么人。”

  “我是她二师兄。”

  “既然你是他二师兄,那你先等一下,我去帮你通传一下。”

  “有劳专使。”

  一个时辰左右,袁天柱见南宫夫人带着一行人从山上下来。

  连忙迎上前去,对南宫夫人说道:“小师妹,你在南宫可好。”

  南宫夫人回道:“我在南宫很好,二师兄千里迢迢赶来,有何要事。”

  袁天柱看了看其他人,南宫夫人立刻明白他的意思,连忙让身边的人暂时回避。

  眼看剩下南宫夫人一人,袁天柱才开始说起正事:“小师妹,师父这次让我来,是要我从你南宫接走一个人。”

  “她让你来接谁。”

  “就是你大师姐的弟子。”

  “大师姐的弟子?”

  “对,是一个叫楚西凉的。”

  南宫夫人在原地思索了好一阵子,然后又对袁天柱说道:“在我南宫,的确是有这么一个人,不过,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他的名字。原来他还真是移葵的大弟子。

  不过,若是放他这样跟你回去,会暴露我南宫分舵的内幕的。

  不如这样吧!我让人将这臭小子从断肠崖上扔下去,你再下去找他,然后带回成州。

  这样既可以不暴露我南宫的内幕,等白教主回来,我也好给她一个交代。”

  “那白教主回来,你又如何向她交代呢!”

  “我就跟她说,这臭小子不服从管制,趁护卫送饭时逃了出来,逃跑时失足跳崖了。

  不然的话,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你带走他,白教主回来之后,我确实不好交代。”

  “这个办法好是好。只不过,把他从山上扔下去,还能活命吗?”

  “山下有个湖,直接扔到湖里,死不了的。”

  袁天柱和南宫夫人经过一般对策,南宫夫人当真让人将楚西凉从南宫分舵的断肠崖上扔了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