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山下
任瑾2020-09-06 09:332,181

  等到袁天柱从山上下来,随着湖边来回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楚西凉。

  此时的楚西凉,早在一个时辰之前,已经被人从湖里打捞上来,现在正躺在山脚下的一个洞里。

  楚西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洞里,于是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怎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在这里。”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女子从外面走了进来,楚西凉透过外面照射进来的光线,打量着走进来的女子。

  她全身上下,衣着华丽,体形纤细,大约二十出头的样子。

  待她走近之时,楚西凉发现,容貌更是让人觉得意外,长得倾国倾城。

  楚西凉不由得问起了眼前的女子:“我怎么会在这里。”

  女子回答说道:“方才我和一个同伴在湖边捕鱼的时候,发现你从悬崖上掉下来,正好落在湖里,然后就把你从水里打捞上来。”

  楚西凉又问道:“那你的另外一个同伴呢!”

  “你从很高的地方掉下来,身上受了点伤,她去外面给你寻草药去了。”

  “有劳你们了。

  哎对了!敢问姑娘芳名,家住何处。”

  “我……,离这里很远的。”

  就在这个时候,从外面传来一名女子的声音:“公主,公主我回来了。”

  楚西凉一听,好奇的问了起来:“公主,你们是……哪里的公主。看你们的服饰,倒像是从西域来的。”

  楚西凉这么一问,从外面进来的女子就对另外的女子说道:“哎呀!公主,他看起来也不像是坏人,况且我们在中原也没有什么仇人,就直接告诉他吧!”

  女子说着,又直接对楚西凉说道:“我们家主子是西域维州王朝的公主。

  因不愿意被赐婚给其他部落的首领,就逃婚来到中原,我们公主的名字叫金蝉。

  那你呢!”

  楚西凉回答说道:“我是成州分舵的弟子,我叫楚西凉。”

  “成州分舵,没有听说过。”女子说道:

  金蝉公主对楚西凉的名字,似乎有些研究,于是就问道:“你姓楚!名字叫西凉。”

  楚西凉点头回答:“对。”

  金蝉公主再次问道:“那你该不会是在西凉国出生的。”

  楚西凉又回答说道:“听我师父说,是这样的。

  当年我父亲带着母亲在西凉一带驻守边疆,我就出生在西凉。后来把我带回中原,我就在中原长大。”

  “那等你身体好了,你是要回成州分舵吗?”

  “是的,我有使命在身,凭我个人的力量,是很难完成的。我要回去禀告我师父和师祖,让她们另外想出别的办法,完成这个任务。

  哎对了!你们若是暂时没有地方可以去,不如就和我回成州吧!我师父和师祖都是通情达理之人,她们见到你们一定很喜欢的。更何况你们还救过我的性命。”

  金蝉公主再次说道:“初来匝道,怎么好意思去麻烦你师祖和你师父。”

  金蝉公主瞻前顾后,最终还是答应了楚西凉,愿意和他一道去成州。

  三人背上包袱,手里握着宝剑,延着林中的小路,一直往前行走。

  大约走了两个小时,突然听见前方有许多人说话的声音,等到对方靠近时。

  楚西凉发现,这些人正是玶朝相国府的人,其中有个将领仔细看了看三人,问道:“你们是哪里来的。”

  为了不带来必要的麻烦,金蝉公主一口回绝:“我们是从西域来的。”

  相国府的将领说道:“你们两个小女子,倒真像是从西域来的。

  可旁边这臭小子,他不是。

  他就是祢朝的太子。”

  楚西凉问道:“你如何证明我就是祢朝的太子。”

  “听说祢朝的太子,手臂上有一块青斑。你把袖口露开,若是没有青斑,本将军自会放你过去。”

  金蝉公主并不赞同眼前这位将军的所作所为,立刻替楚西凉回了对方:“你这样太强人所难了。”

  楚西凉说道:“就让他看吧!给他看过之后,好让他心服口服。不然的话,往后他又要像幽灵般的纠缠着我。”

  当楚西凉刚露开袖口,手臂上突然果然真有一块青斑。

  楚西凉不由得说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我手上会突然出现这样一块青斑,之前好像从来都没有过。”

  金蝉公主说道:“即便是手臂上有青斑,哪又如何,是不是每一个手臂上有青斑的人,都是祢朝的太子。”

  玶朝的将领似乎很不高兴,直冲着几人,说道:“废话少说。”

  玶朝将领一边说着,一边吩咐身后的士兵将楚西凉拿下。

  楚西凉三人各自站在不同的位置,先后拔出宝剑,应付玶朝的士兵。

  双方斗了十几个回合,对方突然撑开一张大网,将楚西凉三人一同擒住。

  眼看三人全被拿下,玶朝将领突然说道:“两名女子放了,把这臭小子带回去见郡主。”

  玶朝士兵应了一声,押着楚西凉,往前方而去。

  楚西凉被押进了玶朝的军营,金蝉公主和她的侍女也不知去向。

  军营里的帐篷大小不一,楚西凉被士兵押进了其中的一个,里面空荡荡的。

  楚西凉被士兵绑在架子上,一名女子正从外面闯了进来,帐外的士兵都称她为郡主。

  原来她就是王相国的千金,也是玶朝皇帝的义女,名字叫玶忧。

  玶忧郡主虽然性情不好,但也长得天生丽质,亭亭玉立。

  看见楚西凉被绑在架子上,玶忧郡主在他身前来回的徘徊着,突然问道:“你就是祢朝的太子?”

  楚西凉两眼盯着玶忧郡主,气氛的回答说道:“现在落到你的手里,要杀要剐随便你,我不是什么太子。”

  玶忧郡主从一旁拿起鞭子,往楚西凉的身上抽了几下,然后说道:“我还没发怒你倒先怒了。

  你是不是祢朝的太子,不是你说了算,凡是祢朝的人,通通该死。”

  夜里,楚西凉望着周围,到处都是静悄悄的,他自言自语的问道:“我真的是太子吗?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第二天一大早,玶朝的王相国带着玶忧郡主,还有几名将领,从外面走进来。

  其中一名将领对王相国说道:“相爷,您觉得这小子像祢朝的太子吗?”

  王相国靠上前去,仔细打量一般,回头说道:“衣着倒是穿得很普通,但确实是有一副太子的皮囊。”

  王相国对将领说着,又吩咐旁边的士兵:“来人,皮鞭伺候。”

  士兵应了一声,手里拿着鞭子,对楚西凉又是一阵抽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