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出关
任瑾2020-10-18 20:272,245

  南宫夫人刚说完,闪身扑了上去。想把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给讨回来。

  白教主见她迎面而来,就向宁爵风二人使了一个眼色,二人相互看了一眼,立刻连成一气,一同对付南宫夫人。

  南宫夫人原本武学就不精湛,更何况宁爵风二人还学了倚霞神功。不出几招,就把南宫夫人打倒在地上。

  后面的侍女见南宫夫人已经倒下,连忙跑了上来,趴在她的身旁,然后又仔细的抚摸着她的身子,发现她已经没气了。

  侍女很伤心的哭着,大声的对白教主说道:“白教主,我家夫人待您如同姐妹,您为何要这样对待我家夫人呢!”

  白教主回道:“这是她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侍女知道,这个时候想说什么都已经没有用了。

  过了一阵子,白教主又对侍女说道:“本教主允许你带上你家夫人,下山去吧!”

  侍女伤心的回道:“夫人都已经没了,下山去还有什么意义呢!”

  白教主又说道:“本教主给你一些银子,下山去把她好好安葬。”

  侍女呆在南宫夫人的遗体旁边,反复的为她整理身子。

  好长时间过去了,几人见侍女还呆着一动不动,沈博阳有些不耐烦了,就冲着侍女大声说道:“你到底走不走,你再不走,让你和你家夫人一样。”

  沈博阳说完,又吩咐着外面的人,将侍女轰出去。

  白狐教的人按照沈博阳的指示,将南宫夫人的遗体准备抬下山,只有侍女独自一人为主子披麻戴孝,沿路撒着楮钱,迈着沉重的步子,沿着小道一路下山。

  近日,山下总是人来人往,楚西凉带着玶朝军队,一直坚守在下面。

  此时看见有人抬棺下山,便对其他人说道:“你们留在这里,我上去看看。”

  楚西凉去了半天,也没有弄明白棺里的究竟是谁,旁人也是守口如瓶。

  这些日子,王相国一日不收兵,楚西凉和部下依然一动也不能动,玶忧郡主时常陪伴在他身边,一直在向白狐教叫阵,这让白狐教出入都很不方便。

  不知不觉的就过了几个月,一日晌午,只听得白狐教的山上几声巨响。

  原来是白教主和她的两名男宠出关了。

  这个时候的白教主,比之前又惊艳了许多。她的两个男宠,更是与之前大有不同。

  二人一个手持倚霞剑,一个手握长笛,身上穿着白色长袍,看起来既英俊又高冷。

  二人分别靠在白教主的左右两侧,并排着飞下山来,如此盛大的场面,把楚西凉都吓坏了,别说是要上前迎战了。

  好在这个时候,李初兰和卢重振、单旗鼓也纷纷赶来。

  白教主叫对方的人很多,就对宁爵风二人说道:“本教主去对付死老婆子,你们两个分头行动。”

  白教主的话说刚完后,沈博阳便纵身闪到卢重振和单旗鼓的跟前,宁爵风也弹身来到楚西凉与玶忧郡主的身边。

  双方不由分说,立刻就交起手来。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白狐教这几个人的武学和功夫,进步得如此神速。

  几个时辰下来,楚西凉等人思豪没能动得了对方一根豪毛。

  白教主在功力上,虽然不及李初兰那么深厚,但也几乎打成平手。

  沈博阳有倚霞剑在手,似乎要胜出卢重振和旗鼓一些。

  宁爵风那可就厉害多了,当他吹起手中的长笛,玶忧郡主和士兵们都被那一阵阵乐声震得头昏脑涨,眼前一片朦胧,完全看不清楚前面的方向,一个个抱着头原地打转,似乎已经处于昏迷状态。

  楚西凉功力深厚,勉强还可以控制得住。却只能抵挡而不能靠近。

  眼看着士兵们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一个接着一个,开始口吐鲜血,玶忧郡主也不例外。

  楚西凉连忙下令撤兵。

  从白狐教回来,玶忧郡主就把这件事告诉王相国。

  王相国听完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真没想到,倚霞剑果然厉害。”

  白狐教今日占了上方,回到教里,白教主就对宁爵风和沈博阳说道:“真没想到,你们的功力进步得真快,接下来不要停歇,继续练习。”

  宁爵风和沈博阳齐声回道:“是。”

  白教主又继续说道:“虽然我们白狐教不大,从总体上来讲,也就相当于南教的其中一个分舵。

  但是咱们的武学一定会是江湖上最厉害的。

  来说说你们两个,这倚霞剑和秘籍,你们是怎么分工练习的。”

  沈博阳先回道:“回教主,我专研的是倚霞剑,当然只是以剑名扬天下,出招剑剑如神。

  宁公子专研的是秘籍,这个您就要问他了。”

  沈博阳刚说完,宁爵风就接着说道:“回禀教主,我在研究秘籍的过程中,发现练习得一直都不是很顺畅,于是就将秘籍改成了乐曲。”

  白教主一听,连忙说道:“你精通音律,把剑谱改成乐谱来练习,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这样也好,往后若是你不小心把这秘籍给弄丢了,拾到的人若不是会音律的,他也看不懂这是什么。

  好了,你们都忙了一阵天,各自下去休息吧!明天继续练习。”

  宁爵风和沈博阳齐声回答,各自退了下去。

  今日从宁爵风和沈博阳的身上,李初兰、卢重振和单旗鼓看得清清楚楚,他们二人的功夫,完全是从倚霞剑的武学里提练出来的。

  李初兰等人也总算知晓,如今倚霞剑身在何处。

  经过楚西凉的细说,他们几人终于知道倚霞剑是被成州分舵的弟子移雪带到白狐教去的。

  他们和楚西凉在一起的时间也有许久了,为了不被王相国发现几人的真实身份,三人连夜离开了。

  楚西凉和玶忧郡主回到相国府,玶忧郡主就将今日所看到的事告诉了王相国。

  王相国思来想去,经过考虑一番,又自言自语的说着:“一个将近百岁的老婆子,还有两名年过八旬的老头。他们会来帮助楚西凉,这些究竟是何人,又是属于哪个门派的呢!”

  玶忧郡主一边听着王相国自言自语,一边回答说道:“哎呀爹,你就不必猜来猜去的了。一定是些不问江湖恩怨,与世无争,又喜欢打抱不平的老人。”

  王相国听完玶忧郡主的话,回答说道:“那可不一定。”

  玶忧郡主继续回道:“那又是什么。”

  “你让爹好好琢磨,好好琢磨。”

  “爹,您这不是没事找事嘛!楚西凉他平时就喜欢与一些年纪大的人打交道,说不定人家就把他当成亲人一样看待。您又何必去想那么多呢!”

  “爹是担心你呀!爹要成全你和他,就得先摸清楚他的底细,省得以后你跟了他,吃尽苦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