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玉郎
任瑾2020-09-04 09:542,194

  直到看不见她的身影,颜彤坠这才准备离开。这时,旁边的亲随上前说道:“主子,属下觉得,今后还是尽量不要过多的与此人交往,省得……”

  “你这话什么意思,怕我会看上小白。

  她是女扮男装的,你察觉不出来?”

  “这……这事属下也发现,好像还是个处子身。属下只是担心,万一此事一旦败露,若是让白教主发现了,后果不堪设想。

  到了那时,不仅害了主子,也害了主子所喜欢的人。”

  “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还会有谁知道。你下去给我好好的查查她的底细。”

  “是……”

  楚西凉身在大牢里,时常受到皮肉之苦。陈露瑶为了救他,能想出来的办法都去尝试过,仍然无能为力。

  直到有一日,颜彤坠经过回廊时,又碰到了陈露瑶。

  颜彤坠四处看了一下,周围没有旁人,就跟了上去,开口对陈露瑶说道:“你这是要去何处。”

  陈露瑶二话不说,随口回道:“去看我大师兄。”

  “看来你很关心你大师兄。”

  “当然了,从小到大,我跟大师兄吃住都在一起,我们之间的感情,胜过许多亲兄弟。”

  “从小到大,吃住都在一起?不见得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有啊!哎对了!我想送你一份礼物,希望你不要嫌弃,能够收下它。”

  “我不收男子的礼物。”

  “包括你大师兄送的,你也不收。”

  “他呀!从来都只想着要别人的,那里还有礼物送人。”

  陈露瑶正说着,颜彤坠便从怀里取出一些适合送给女子的首饰,这些首饰有黄金的、白玉的、珍珠……等等。

  陈露瑶一看,回答说道:“这些都是送给女子的?我怎能要。”

  颜彤坠微笑着,说道:“你瞒得过别人,可你瞒不了我。

  露瑶,我带你走吧!”

  “你能带我离开这里?”

  “虽然没有十成的把握,但为了你,我愿意去尝试。”

  “哎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叫露瑶?”

  “我当然知道。其他的先别说了,快走吧!”

  颜彤坠带着陈露瑶刚走出大门,就被护卫拦住去路,颜彤坠突然从怀里取出一块令牌,握在手中,对护卫说道:“白教主的令牌在此,谁敢阻拦。”

  护卫见到令牌,指着陈露瑶又开口问道:“那他是谁。”

  “是我的随从,我下山替白教主办点事。”

  颜彤坠有令牌在手,护卫这才立刻让出道路。

  颜彤坠带着陈露瑶,利用同样的方式,闯过了好几道关口。

  路上,陈露瑶对他说道:“原来在南宫中,只有被晋封的才能拿到出入令牌。”

  颜彤坠回道:“不是啦!是从白教主那里偷来的。”

  二人说着,正准备要过最后一道关口,这道关口的守卫,说什么也不让出。

  颜彤坠即便是拿出令牌,也没能够得到通行,无奈之下,只好又对守卫说道:“若是耽误了我给白教主办事,看你们能否担当得起。”

  守卫却回答说道:“不对呀!今日辰时,白教主才出去的,这个时候应该快回来了。

  她就是出去办正事,怎能让你此时下山。你一定是另有隐情。”

  颜彤坠见对方油盐不进,就向陈露瑶使了个眼色,二人立刻动起手来,将这两名护卫撂倒,随着又将他们的尸体藏了起来。

  二人刚清理好地面,正准备要下山,突然发现白教主带着一些人,扑面而来,好在白教主还没有发现他们。

  然而他们二人,早已吓得半死。好不容易才避开了白教主一行人。

  白教主等人来到两名护卫被撂倒的地方,见此处没人,便自言自语的说了起来:“这个地方应该有人把守才是,人呢!都到哪儿去了。”

  白教主以为是属下做事疏忽,并没有特别的去注意,带着随从就走开了。

  颜彤坠和陈露瑶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下了山。

  下山之后,陈露瑶谢过颜彤坠,就想要尽快的回成州分舵。

  离别时,陈露瑶问颜彤坠:“那你有何打算,是要回梅林山庄吗?”

  颜彤坠回答说道:“我不想回山庄,不想让父母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露瑶,我想跟你一起走。

  等你把你大师兄的事交代清楚,我就带你远走高飞。”

  “你要带我远走高飞,这恐怕不妥。”

  “为何不妥,你是担心你大师兄吗?相信有你师父和你师祖出手相救,你大师兄一定会没事的。”

  “总而言之,我是不能跟你走的。”

  “难道我就不如你大师兄吗?”

  “不是这样的颜公子,你身为一庄的少庄主,无论家事和财富,大师兄你怎能和你相比。”

  “那你是喜欢他。”

  “你不要再说了。”

  “好吧!你走吧!”

  此时此刻,陈露瑶想要尽快离开,可又放不下颜彤坠。

  只见颜彤坠一副严肃的样子,大声说道:“你走吧!”

  陈露瑶为了不耽误时间,只好选择先行离开。

  陈露瑶回到成州分舵,就将南宫分舵的来龙去脉向沈云移和移葵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移葵向沈云移说道:“师父,眼下就要召开联盟大会了,咱们是先救凉儿呢!还是先去参加大会。”

  沈云移沉默片刻,回答说道:“还是先顾及联盟大会的事吧!毕竟联盟大会是五个分舵同时定下来的,时间不可更改。

  若是你实在放心不下凉儿,就让你二师兄亲自去一趟南宫分舵,把凉儿给接回来,你就陪同为师前去参加大会。”

  “师父,还是让二师兄陪着您吧!徒儿自己去接凉儿,别人去徒儿放心不下。”

  “什么?让你去南宫分舵?那个地方如此肮脏,你一个妇道人家去了,会毁了你的名节。你不替自己考虑,总得该替你那死去的大师兄考虑吧!他可是你的丈夫。”

  “师父。”

  “好了,不要再说了,为师知道你心疼凉儿,可你二师兄怎么说也是孩子的二师伯呀!倘若他的二师伯你都不敢相信,那今后你还能够相信谁呢!”

  沈云移不让移葵去南宫分舵,移葵无可奈何,只好和其他师叔师妹,以及其他弟子一同收拾行李,准备下山参加联盟大会。

  移葵的二师兄袁天柱接到任务之后,早已经下了山,直奔南宫分舵。

  沈云移带领着成州分舵上上下下,也下了山,前往光州赴会,联盟大会就在光州分舵举行。

  来到光州,到处人山人海。

  直到大会开始那天,五个分舵的舵主各坐一处。每一个分舵的弟子都站立在自己舵主的身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