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剑谱
任瑾2020-10-15 18:042,320

  双方打斗了许久,楚西凉的功力似乎要胜出白教主一些。

  就在这个时候,玶忧郡主正带着一些人手赶来。为楚西凉助阵。

  没过多久,不知道又从何处飞来一位老婆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楚西凉所碰到过的老妇人李初兰。

  李初兰手里握着龙头拐杖,纵身跳入楚西凉和白教主的战斗当中。

  李初兰大声对楚西凉说道:“小子,老身前来助你一臂之力。”

  楚西凉一边迎战,一边回道:“多谢前辈。”

  李初兰与楚西凉联成一气,白教主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

  而且李初兰的功夫,高深莫测,就连现在的楚西凉,恐怕也不是她的对手。

  她每使出一招,白教主都很难对付。

  白教主为能够避开李初兰的攻击,闪身奔玶忧郡主,将玶忧郡主的脖子紧紧的掐住。

  楚西凉眼看玶忧郡主已经被白教主挟持,就大声的说道:“住手。”

  玶忧郡主对白教主说道:“你掐归掐,千万别拧断我的脖子。”

  楚西凉又大声朝白教主说道:“放开她。”

  白教主回道:“要本教主放开她,容易。只要你让这死老太婆赶紧离开此地,我便放开她。”

  为了不伤及到玶忧郡主,李初兰哏了一声,说道:“那小女子来要挟别人,算什么英雄豪杰。”

  李初兰说完,便弹身离开了。

  眼看李初兰已经不见人影,白教主这才松手,放开了玶忧郡主,然后便带着部下赶回教中。

  楚西凉这一次来白狐教追回倚霞剑,途中突然蹦出个玶忧郡主来,可谓是凶多吉少,险些让她丢掉性命。

  此时楚西凉正带着她,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他们进入山林,在另外一个地方碰到了李初兰,李初兰瞧了瞧楚西凉身边的小女子,便高兴的问了起来:“这是小媳妇吧!那里人士?”

  楚西凉很腼腆的回答:“前辈您误会了,不是小媳妇。”

  李初兰又问道:“不是小媳妇,那是什么。是哪家的姑娘。”

  楚西凉愣了一会儿,回道:“是王相国的千金。”

  “玶朝的王相国?”

  “对。”

  李初兰听完这话,那张喜悦的脸,逐渐的变得忧愁起来。

  接下来,李初兰拉着楚西凉的手:“你跟我来。”

  楚西凉连忙问道:“前辈要去哪里。”

  李初兰一直拉着楚西凉的手不肯松开,直到走出两三里路。

  楚西凉还一直追问,李初兰这才告诉他说:“去见卢贤侄和单贤侄,老身要当面问个清楚。”

  “老前辈,是这样的,您听我解释。”

  “你无需解释,何况现在老身也听不进去。”

  “既然前辈您现在听不进去,那您何不自己去问问他们便是,用不着带上我。晚辈还有许多事情没做。”

  李初兰一听,突然停了下来,然后说道:“也对,等老身当面问清楚了他们,再回来找你。”

  李初兰说完,便弹身去了。直到李初兰完全消失不见,楚西凉这才调头回去。

  白教主这一次败给了对方,回去之后,就一直把自己关闭起来,除了宁爵风和沈博阳,她什么人也不肯见。

  白教主似乎是受了点伤,正在山洞里运功治疗。

  她一边运气,一边对宁爵风二人说道:“本教主出去这一趟,碰上了一个百年不遇的武林高手,她的武功高深莫测,本教主这辈子也还是第一次碰到过。

  现在本教主想让你们继续练习倚霞神功,今后好无与本教主一同迎敌。”

  沈博阳突然说道:“可是教主,您曾经答应过南宫夫人,只让我们练习一招便是。这要是让她知道了,她会很生气的。”

  白教主回道:“不要紧的,你们只管练习便是,改日我再找个机会,好好向她解释清楚。”

  白教主说着,立刻从身边抓起倚霞剑,将二人扔了过来。

  宁爵风先接过倚霞剑,白教主又说道:“秘籍就在剑柄里面,你们将它取出来,仔细的琢磨,能练到几层,就练到几层。”

  宁爵风和沈博阳一听,一同跪在地上,齐声回应。

  几日之后,在一个辰时,南宫夫人的侍女突然从外面跑着进来,一进门就喊道:“夫人,不好了。”

  南宫夫人问道:“什么事让你如此慌慌张张的。”

  侍女回答说道:“白教主又让宁公子和沈公子继续练习倚霞神功。”

  南宫夫人一听,大声怒道:“不是说好了,练一招就可以了嘛!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回夫人,今日一大早,奴婢出去时,听见有些下人正在议论此事,后来奴婢就买通了给白教主和两位公子送饭的下人,才打听到这个消息。”

  南宫夫人听完之后,说道:“难怪这些天一直没见到他们的踪影。

  走,去见白教主。”

  侍女一听,连忙上前将南宫夫人拦住,并对她说道:“夫人,现在咱们主仆二人是住在别人的家里,夫人不可轻举妄动,一定要三思呀!”

  “我已经无法忍受了。”

  南宫夫人一边说着,一边推开侍女,直接奔往白教主几人练功的山洞。

  南宫夫人来到洞口,几下子就将把守洞口的护卫打晕在地,自己独自闯了进去。

  沈博阳一看到进来的人是南宫夫人,便走到白教主的身边,小声的喊道:“白教主,白教主。南宫夫人进来了。”

  白教主缓缓的睁开眼睛,大声的对南宫夫人说道:“南宫夫人,本教主正在疗伤,你怎可进来打扰。”

  南宫夫人回道:“要是我再不进来,我南宫分舵的倚霞神功怕是要被你的人学完了。

  白教主,当初你是如何答应我的,怎么说话不算数了。”

  “这是你当初赠与本教主的。”

  “是,当初是我赠送于你,可并没有同意你让旁人练习。就算你已经让旁人练习了,我也都答应过你,让他们练习一招。

  可现在呢!白教主并没有遵守当初的承诺。”

  “南宫夫人,前几日,本教主在外面被武林高手打成重伤一事,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了。

  对方功力十分高强,单凭本教主一人,是很难对付的,本教主得培养帮手。”

  “就算白教主你要培养帮手,也应该考虑我呀!”

  “考虑你?你那里能吃得了这个苦。行了,快回去歇着吧!”

  白教主说着,又对宁爵风二人说道:“好身送夫人出去。”

  南宫夫人回道:“麻烦白教主现在就将倚霞剑归还给我,我带上它,马上就离开你白狐教。”

  白教主望了望南宫夫人,说道:“练完了还给你。

  现在我等都快要练到一半了,难道你要让我等前功尽弃?”

  “你等怎样跟我没有干系,我现在只想要回属于我南宫分舵的东西。”

  “你南宫分舵?你现在出去打听打听,南宫分舵还是你的吗?早就已经另有其主了。”

  “反正我不管,立刻归还倚霞剑。”

  “若是不给呢!”

  “那我就不客气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