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习武
任瑾2020-09-10 10:092,516

  几日之后,卢前辈和单前辈要让楚西凉跟着他们习武。

  楚西凉自知这些年来,自己武功浅薄,行走江湖更是吃了不少苦头,此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卢前辈和单前辈分别是南教两大分舵中的上一届舵主,功夫的确了得。

  二人退隐江湖多年,来到此地修炼,也研究了不少武学。

  他们现在让楚西凉学的,都是一些上层的。

  自从上次楚西凉和玶忧郡主被人带走,陈露瑶就已经悄悄的离开了成州分舵的团体,孤身一人行走江湖,到处寻找楚西凉的下落。

  陈露瑶早已离开恒州,正在去洛阳的路上。为了避开玶朝人士的追杀,她已经换过了行头,让人一看,绝对认不出来是成州分舵的弟子。

  此时正是黄昏,陈露瑶走进了一家客栈,今夜打算就在这里夜宿。

  当她来到二楼,发现眼前出现一张熟悉的面孔,坐在桌子旁边喝得烂醉。

  走近一看,此人正是之前曾经将她从南宫分舵救出来的那个叫颜彤坠的。

  陈露瑶见他不停的喝下去,将他的酒和杯拿开,他似乎还能认得出陈露瑶,于是就冲着陈露瑶说道:“我跟你又不熟,为何要拦着我,不让我喝酒。”

  陈露瑶回道:“我是怕你喝得酩酊大醉,等一下找不到回去的路。”

  “回去?回哪里去。”

  “回家呀!”

  “我哪里还有家。”

  “好了,你不要再喝了。看你已经醉成这样,来,我扶你去休息。”

  陈露瑶说完,便向店小二要了一个房间,再将颜彤坠扶到房间里面,让他好好的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陈露瑶就离开了。

  等到颜彤坠从酒醉中醒过来,四处看了一下,发现桌子上有一张纸。

  颜彤坠纵身爬起来,拿起来看时,是一封书信。颜彤坠再往下看,见有陈露瑶几个字。

  颜彤坠将书信收了起来,飞快的跑下楼,等他跑出客栈,向大街上望去,并没有见到陈露瑶的影子。

  颜彤坠不是陈露瑶很在意的人,她只是当他是恩人般的关心。其实她最在意的人,是和她从小到大的楚西凉,现在她正是去找她的大师兄。

  这几日来,楚西凉一直在卢前辈和单前辈的身边认真习武,亲自得到两位高人的真传和指点,使得他的武功突飞猛进,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强了许多。

  楚西凉练完今日学成的招式,卢前辈和单前辈就对他说道:“这些日子,我二人传与你的这些武学,你只要掌握好了,今后完全足够你行走江湖,你可以下山了。”

  楚西凉问道:“还请两位前辈明示,弟子下了山之后,又该去何处。”

  卢前辈说道:“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楚西凉仔细琢磨着这句话,还是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楚西凉又继续追问,单前辈简单一些的告诉他。“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小女子对你情深义重,你不要辜负了她。”

  楚西凉说道:“可她是玶朝的郡主。”

  单前辈又说道:“正因为她是玶朝的郡主,你就更加要真心的对待她,只有真心的对她好,往后才能更加有利于我南教。”

  “那两位前辈的意思,是要弟子和她回洛阳,然后去相国府?”

  两位前辈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的点着头。

  楚西凉又问道:“若真是这样,那弟子不就变成了南教的叛徒了。往后各大分舵的人见到弟子,那还不将弟子千刀万剐。”

  卢前辈又说道:“有我二人在,谁有这个胆。

  你听说过‘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故事吗’?”

  楚西凉回道:“弟子曾听过。”

  “只要你能记住这一点,就不枉费我二人这些日子里所付出的心血。”

  “两位前辈的大恩大德,弟子永生不忘。”

  “你不必再谢我二人,祢朝的兴复,就全指望你了。

  带上小女子,赶紧走吧!

  她和微微已经在山下等着你下去。”

  楚西凉临走时,分别向二位老前辈跪行叩拜之礼。卢前辈将他从地上扶起来,和单前辈一同送他下山。

  楚西凉下了山,微微将包袱递给他,然后带上玶忧郡主,二人各自跳上一匹快马,飞奔而去。

  在路上,玶忧郡主突然间问起楚西凉,“那两位老前辈究竟是何方人士,不仅救了我们,为何还要教你武功。”

  楚西凉回道:“喔!他们没说,我也不知道,应该是两位已经退隐江湖的老前辈。”

  “我到觉得有些奇怪。”

  “那里奇怪了。”

  “练功的地方,只让你进去,为何不许我进。”

  “可能是在练功的时候,他们不喜欢让旁人打扰。”

  “可不是吧!别忘了我也是习武之人,为何以前教我的师父没有这些讲究。”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那也许有些地方,女子不可以轻易进入呢!就比如微微,她不也是没能得进去吗?一直陪在你身边。”

  “这个说法倒是有些靠谱,哎呀!不管它了。”

  楚西凉和玶忧郡主到了洛阳,二人到了相国府,玶忧郡主一定要让他一起去见王相国,楚西凉回答说道:“送你到相这里,我就不进去了。”

  玶忧郡主问道:“你怎么不进去。”

  “我怕……”

  “你怕我父亲会因为你是前朝太子,又像以前那样对你,是吗?

  你放心,我会跟他说的。”

  “不是这个原因。”

  “那又是什么原因。”

  玶忧郡主和楚西凉正在辨驳着,王相国听到外面的人进去禀报,立刻跟了出来。

  许久不见,王相国见到玶忧郡主平安归来,激动得连泪水都流了出来。

  王相国双手抱住玶忧郡主,好半天才将手松开。

  当王相国又见到楚西凉正站在眼前,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似乎想说什么,似乎还没等王相国开口,玶忧郡主就抢先说道:“爹,是他送女儿回来的。”

  王相国又说道:“他会好心送你回来?”

  玶忧郡主继续说道:“真的是他送女儿回来的。”

  “他是前朝太子,送你回来,也是另有所图。”

  “爹,他已经不是什么前朝太子了,前朝的人与他恩断义绝,他之前的分舵更是将他逐出师门,他已经够可怜的了。”

  “你可不要让对方的障眼法把你蒙蔽了。”

  “是女儿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真的不是障眼法。爹,进屋后,听女儿给您慢慢讲。”

  进门之后,玶忧郡主扶着王相国的手,来到大堂。玶忧郡主就将之前离开相国府后,以及一路上的来龙去脉,详细的向王相国说了一遍。

  王相国听完之后,问道:“那他现在来相国府,又有何企图。”

  玶忧郡主继续说道:“爹,不如就将他留在您的身边,替您做点事。”

  “他是前朝的太子,爹可不敢让他做事。

  这样吧!皇上正在翻修洛阳行宫,不如让他去那里。”

  “那怎么行,这跟囚犯又有何区别。”

  “唉!你可别弄错了,囚犯是没有自由的,他可以自由自在。”

  楚西凉连忙回道:“我不介意。”

  王相国又说道:“既然你不介意,先下去吃点午膳。休息好了,明天一早,就去行宫。”

  楚西凉回应道:“是。”

  第二天,王相国让一名将领领着楚西凉来到行宫,楚西凉放眼望去,修补洛阳行宫的,有很多人。

  将领指着那些人,对他说道:“相国让你来,不是让你干活,是让你来管他们的。

  也不知道你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刚进来就能当头了。”

  将领说完,拍拍楚西凉的肩膀,转身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