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恒州
任瑾2020-09-09 09:503,410

  五大分舵的弟子同时在恒州分舵暂时居住下来。

  没过几日,公孙盟主就开始召集其他的几位舵主,在大堂里开始商议着,选举总舵主之事。

  经过其他的几位舵主考虑过一般之后,先后回绝公孙盟主的建议,不同意选举总舵主一事。

  南宫分舵的副舵主回答说道:“为总舵主者,必须手持倚霞剑,才能使得众人服从,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谷舵主却不反对,反而在一旁煽风点火,怂恿着其他舵主:“要手持倚霞剑,也并非是件难事。只要大家同心协力,就能够将倚霞剑夺回来。”

  南宫分舵的副舵主说道:“倚霞剑一直都在王相国的手中,我想大家也知道,相国府可没有那么轻易对付。”

  听到这句话,沈舵主反问道:“倚霞剑当真是在王相国的手上吗?”

  南宫分舵的副舵主看了看沈舵主,支支吾吾的回道:“不在王相国的手上,难道是在你沈舵主的手上?”

  沈舵主回答说道:“我成州分舵可没有那个本事,能够将倚霞剑夺到手。”

  公孙盟主见二人言语上有些冲突,一边劝解,一边说道:“待王狗贼将十大名山的掌门人都打发回去之后,我等再来过蓦然袭击,一定能从王狗贼那里夺回倚霞剑。”

  公孙盟主刚说完,沈舵主立刻回道:“要去你们去,我成州分舵不去。”

  谷舵主突然说道:“都说同气连枝,沈舵主为何又突然不去了。难道是要将盟主的话当作耳旁风,非要一意孤行不成?”

  沈舵主对谷舵主白了一眼,继续说道:“我成州分舵不是什么风云人物,谈不上一意孤行。

  只是不想再误入歧途而已。”

  “沈舵主的话,我谷某实在不解。”

  谷舵主说到这里,沈舵主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大约过了半月之际,一直迷失在山谷中的楚西凉和玶忧郡主,终于能够辩解出正确的方位,他们已经走出了山谷。

  二人来到附近的镇子上,经过打听,他们也快到了恒州。

  有些让人为难的是,行走江湖不比迷失在山谷中。

  在山谷中迷失了方向,可以采集野物充饥。行走江湖,若身上没有了银两,可谓是寸步难行。

  二人已有两天没有进食,肚子饿得呱呱叫,身上的银两也并无分文。

  楚西凉望着前面的包子铺,对玶忧郡主说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玶忧郡主还没有来得及回应,楚西凉就已经过去了。

  当他来到包子铺,对包子的店主说道:“您这包子怎么卖。”

  店主回答说道:“两文钱一个,客官。”

  “这样吧!我身上已经没有银两了,您先给我几个包子,回头我把钱给你送来。”

  “你神经病呀!回头你还认识谁。这年头,骗吃骗喝的人多得去了。”

  “那要不,我替你做半个工,您给我几个包子。”

  “走吧走吧!我这里暂时不缺人手。”

  楚西凉碰了一鼻子灰,最后还是空手而归。

  楚西凉正准备要向玶忧郡主走去,突然有个小叫花子向楚西凉跑了过来,塞给了他几个包子。

  楚西凉见对方是个小叫花子,虽然有些嫌弃,但他觉得,在最为落魄的时候,也只有这样的人才看得起自己。

  于是,还是收了下来。

  楚西凉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小叫花子,对方是个子偏矮,长相很平凡的男子。

  此人不仅傻乎乎的,还有点娘,多半更像是丐帮帮主的女儿,而且看起来还有些疯疯癫癫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的头脑不好。

  无论如何,楚西凉还是向他道了一声:“多谢了。”

  小叫花子没有回答,只冲着楚西凉笑了一下。

  楚西凉来到玶忧郡主的身边,将小叫花子送的包子递给了玶忧郡主。

  玶忧郡主接过包子,问道:“你身上也没有银两,这些包子是从哪里来的。”

  楚西凉回道:“别人给的。”

  “来,你也吃吧!”

  楚西凉,想起小叫花子,当真吃不下这包子。玶忧郡主一定要让他一起吃,他只好拿起一个,硬着头皮咬了下去。

  二人吃过包子,玶忧郡主问道:“那现在我们要往哪里走。”

  楚西凉犹豫了一阵子,对玶忧郡主说道:“这里离恒州分舵一定很近,想必恒州分舵的弟子也应该回去了,不如我们现在就去恒州。”

  玶忧郡主想了想,觉得有些难为情,于是就回答说道:“我们还是去洛阳吧!”

  “洛阳这么远,你我身上都没有银两,怎么去。”

  “可是,祢朝和玶朝势不两立。倘若去了,我又如何面对恒州分舵的人。”

  “你放心吧!恒州分舵的舵主,是一位很慈和的师太,她一定不会难为你的。再说了,只要你不说出身份,没人会认出你来的。”

  “那要是他们问起,我该怎么回答。”

  “你就直接告诉他们,你是我的意中人。”

  “讨厌。”

  突然间,楚西凉似乎又想到了更好的办法,就对玶忧郡主说道:“哎对了!不如你冒充金蝉公主,他们对金蝉公主的影响应该不错。”

  “你心里就只想着金蝉公主,满口都是金蝉,金蝉。”

  玶忧郡主以为楚西凉想出个好办法,应该没事了,于是就准备和他一同去恒州。

  到了恒州之后,楚西凉和玶忧郡主走在大街上,突然被下山来买用品的广陵分舵弟子发现。

  广陵分舵的弟子发现他们,远远就闪开了,连挑选的东西也没来得及带走。

  离开镇子,楚西凉和玶忧郡主来到郊外,正准备要上山。突然间,五大分舵的弟子冲冲而来,将他们二人团团围住。

  谷舵主上前一步,伸手指着楚西凉,厉声说道:“臭小子,一年不见,原来你是在和玶朝勾结,成天跟这个妖女混在一起。”

  楚西凉连忙回道:“谷师祖,弟子想,您一定是误会了,大家请听我解释。”

  公孙盟主也说道:“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公孙盟主刚说完,南宫分舵的副舵主立刻对沈舵主说道:“沈舵主,在你成州分舵发生这种事,你如何处置。”

  沈舵主没来得及开口,移葵却站出来,说道:“诸位师伯、诸位师叔,都是弟子一个人的错。是弟子管教无方,跟师父无关。”

  对于这件事,其他分舵不依不饶,谷舵主更是一步步紧逼,还公然对沈舵主说道:“依谷某看来,沈舵主是时候该清理门户了。”

  分舵里发生这等事,沈舵主也是别无选择,为了不牵连门下弟子,沈舵主只好忍痛割爱,将楚西凉逐出师门。

  移葵一手将他抚养成人,此时此刻,只能站在一旁,泪眼婆娑的望着已经分别已久,又即将离她而去的孩子。

  移葵一动不动,静静的靠在其他师妹的肩上,默默的流着眼泪。

  楚西凉走近移葵,双膝跪在她的跟前,眼里含着泪珠,轻声说道:“师父,请受徒儿一拜。”

  移葵低声说道:“你走吧!”

  “徒儿不孝,徒儿连累了师父和师祖。

  这些年来,徒儿有个疑问,一直不得理解,还望师父告知徒儿。”

  “你问吧!凡是我知道的,自然会告诉你。”

  “很多人说,我从小出生在皇室,是祢朝的太子。师父能否告诉徒儿,可真有此事。”

  “我回答不了你这个问题,你赶紧走吧!”

  楚西凉向移葵拜了三拜,这才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

  陈露瑶从人群中走出,来到楚西凉的身前,向楚西凉叫了一声:“大师兄。”

  楚西凉掉过头来,回道:“师妹。”

  “大师兄你别走。”

  “师妹,以后师兄不在身边,你一定要替师兄照顾师父。”

  楚西凉说着,回身拉着玶忧郡主,二人正准备要离开。

  谷舵主便向其他人大声说道:“把玶朝的妖女抓起来,别让她跑了。”

  楚西凉闪到玶忧郡主的身前,伸开双手护着她,大声说道:“谁敢。”

  谷舵主再次怒道:“之前说这臭小子与玶朝有勾结,还没有人相信,看到了吧!”

  谷舵主说着,公孙盟主为了给其他人一个交代,一声令下,让所有人将楚西凉和玶忧郡主都抓起来。

  二人不肯束手就擒,握着手中的剑反击到底。

  单凭楚西凉的功夫,平时连一个普通的香主都打不过,更别说现在要应付这么多人了。

  只听见‘哧’的一声,玶忧郡主被一只剑刺了过来。

  突然间,两名黑衣人不知从何处飞奔而来,身法如此之快。分别抓起楚西凉和玶忧郡主,立刻弹身而去。

  两名黑衣人将楚西凉和玶忧郡主带进一个山洞。来到洞里,两名黑衣人分别将面纱摘了下来,对方已经年近八旬。

  楚西凉十分好奇,开口问道:“敢问两位前辈是……。”

  其中一位回答说道:“嗷!老朽姓卢名重振,是广陵分舵的前任舵主。旁边这位,就是你们成州分舵的沈舵主和她师兄的师父了。

  姓单名旗鼓。”

  “原来是两位祖师,请受弟子一拜。”

  楚西凉说着,立刻跪在地上分别向两位老前辈行三扣九拜之礼。

  扣礼完毕之后,楚西凉从地上起来,继续问道:“既然两位师祖都是南教中的前辈,对于弟子的身世,应该有所了解。恳请两位师祖告诉弟子,弟子的亲生父母是谁。”

  公孙盟主的师父犹豫着,回道:“至于你的身世,老朽不必开口,往后有机会,你还是自己去问你师父吧!”

  “如今在江湖上,到处都在造谣,说弟子就是祢朝的太子。弟子听了之后,一直心神不定。”

  “你不必再追问下去,天机不可泄露。

  倒是辛苦你了。”

  “这跟天机有何关系。”

  “唉!时机未到,老朽真的无可奉告。这关系到祢朝的生死存亡,以及上万条旧部人员的性命,往后你自会明白的。

  去看看那个小女子吧!微微已经给她上过药了,有没有醒过来。

  往后在旁人面前,能不提及南教中的事,就劲量不要去提。”

  楚西凉心想,再继续问下去,卢重振也不会多说一句,所以就没有再追问。

  楚西凉去看过玶忧郡主,她还是没有醒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