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疗伤
任瑾2020-09-22 11:112,353

  白教主落定在谷舵主的跟前,随手就从身上抽出一条蓝色的布带,反复抽打着谷舵主左右两边的脸庞:“我让你再胡说八道,让你胡说八道。”

  白教主武功高强,谷舵主单枪匹马那是她的对手,就连四位舵主连成一手,也无法将她屈服。

  好在这个时候,有两名黑衣人从远处乘风而来,替四位舵主接手。

  这两名黑衣人所使出来的招式,别人或许会看不懂,可楚西凉却推敲得清清楚楚,他们正是卢前辈和单前辈。

  为了不点破他们的隐私,楚西凉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一直呆在山下。

  卢前辈和单前辈联手,功夫不仅盖过了白教主,还狠狠的一掌朝她击了过去,将白教主摧得连退了好几步。

  白教主眼看二人的功夫很不寻常,转身就逃离南宫分舵。

  卢前辈和单前辈见对方已经跑了,也没有跟着追下去,而是将目标转向哪些南宫分舵把守关口的弟子。

  不到半个时辰,南宫分舵把守关口的弟子,没有一个能够抵挡得住。

  卢前辈和单前辈给四大分舵开辟出一条上山之路,发现四大分舵已经有了能够上山的机会,立刻在树林中消失得无影无踪,生怕露出破绽。

  四大分舵全部上了南宫,反倒让门下弟子将半山腰给封住,不让玶朝的军队跟着上去。

  白教主回去之后,一路上用手捂着胸部,努力前行,口里还吐了许多鲜血。

  等到她好不容易赶回教中,全身腿脚发软,直接倒在地上。

  宁爵风发现后,连忙吩咐弟子将她抬到之前所修炼的山洞中,然后再和其他功力深厚的男子同时运功为白教主疗伤。

  几个时辰一次,不到一日,白教主总算是已经脱离了危险。

  眼看已无大碍,白教主将其他男子全部赶出山洞,只留下宁爵风一个人在山洞中。

  自从其他四个分舵冲上南宫之后,南宫夫人就和她的贴身侍女从房间里的暗道迅速下山。

  其他分舵的弟子将南宫上上下下都翻了过遍,也未能将南宫夫人给搜出来。

  南宫夫人看似要去投奔白教主,可见现在白教主,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

  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运功调养身体子。

  又到了白教主运功调养的时间,宁爵风见她久久不肯打坐,就像哄孩童般的对着白教主的耳边,轻轻说道:“好了,不要再贪玩了,是时候该练功了。”

  白教主说道:“忙什么!我都不着急,看你还着急呢!”

  宁爵风又说道:“不是我着急,我是担心你,如何尽快恢复身子,好继续南宫夫人让你修炼的武功。”

  “这个时候,你还给我提她,若不是因为她,最近我也不会伤成这个样子。”

  宁爵风又说道:“依我看,还是算了吧!千万别跟她斗气,否则,往后她再得到上等武学,就不会再想到你的。

  她这次能把倚霞剑让给你练习,就说明她相信你是能够悟出‘倚霞神功’的,不然的话,她宁可把倚霞剑留在身边,也不会派人给你送来。”

  白教主回道:“她哪是好心,她是怕被人抢去,暂时让我替她保管罢了!再说了,这倚霞剑也不是她的人夺来的,而是我的人。”

  “若不是她告诉您夺取倚霞剑的方式,您也没有办法从相国府将它夺到手。

  总而言之,这次能够夺到倚霞剑,南宫夫人功不可没。

  如今有这么好的东西在手里,你可要懂得去珍惜才是。”

  “其实呢!我根本就没有看上这把破剑……”

  白教主还没说完,宁爵风就抢先说道:“倚霞剑曾经名振江湖,好歹也是人家的镇教之宝,怎么说是一把破剑呢!有多少人梦寐以求,也未能得到。”

  “连怎么使用都不知道,不是破剑是什么。”

  “那你不图这把剑,你到底是图她什么。”

  “我呀!我图她的权利。”

  “图她权利?”

  “你想想,自从她丈夫去世之后,南宫分舵的大权就握在她手上。下面的那些副舵主、堂主之类的,早就不服从她管制。

  她有心想成为总舵主,即使有倚霞剑在手,但技不如人,无法屈服其他几位舵主。

  所以只好将倚霞剑送来,让我帮她悟出‘倚霞神功’,然后再替她清理门户。”

  “那她又怎能不担心,等你悟出了‘倚霞神功’,不会将她彻底销毁。”

  “她当然知道,我是不会将她彻底销毁的了,我还要借助她的权利,替我姐姐报仇。”

  “此话怎讲。”

  “我姐姐原本是玶朝先帝的宠妃,被王相国陷害,后来就变成了弃妃。

  先帝死后,我姐姐居然还被拖去殉葬。

  虽说先帝驾崩,嫔妃是要被殉葬的,可是我姐姐有玶朝太后的懿旨在手,可以免去一死。

  谁知王相国专权,却不把玶朝太后的懿旨当回事,直接将我姐姐活生生的装进梓棺。

  为了报仇雪恨,我从一个淑女逐渐的变成了一个魔女。”

  “那南宫夫人知道这些吗?”

  “我之前跟她说过,否则,她也不会轻易将倚霞剑送来给我修炼。”

  这些天,南宫夫人和侍女下了山,就直接前往白狐教。

  主仆二人总算来到白狐教,南宫夫人对侍女说道:“这次我们就不从正门进了,我们从后山。”

  侍女却回答说道:“回夫人,白教主平日待咱们不薄,咱们蓦然闯进去,这样不太好吧!”

  “若不蓦然闯进去,没有她的命令,把关的人根本就不会让进去的,更何况白教主正在闭关之中。”

  为了不让旁人发现,主仆二人只好从后山潜入白狐教。

  等到进入了白教主闭关修炼的山洞,南宫夫人却发现,她那里是在修炼什么倚霞神功,而是正在和男宠寻欢作乐。

  此男宠不是别人,正是宠冠全教的宁爵风。

  南宫夫人的侍女轻声对主子说道:“看来白教主并没有把咱们南宫分舵当回事。夫人好心将倚霞剑送来给她修炼‘倚霞神功’,她却在这里过得像人间神仙。”

  听着侍女这话,南宫夫人气得有话说不出口。宁爵风猛然一抬头,就看见了南宫夫人。

  宁爵风低声说道:“她来了。”

  白教主一听,放眼望去,南宫夫人正向这边走来。

  白教主连忙让宁爵风搀扶着,努力的爬起来。

  南宫夫人见白教主此时连站起来,都似乎有些吃力,就连忙问道:“白教主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因为练功过度的原因,伤了身子。”

  宁爵风连忙回道:“看来夫人有所不知,白教主她上次去南宫分舵替夫人解围的时候,被那两名黑衣人打成重伤,回来的时候吐了一路的鲜血,伤口到现在还没有愈合呢!”

  “哎哟!让白教主受苦了。”

  白教主一边摇着头,一边回道:“不碍事的,夫人请坐。”

  南宫夫人刚坐下来,白教主就问道:“不知夫人是为何事而来。”

  南宫夫人沉默了一阵,然后就将这次离开南宫分舵的原因,告诉了白教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