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运送
任瑾2020-09-15 11:352,675

  楚西凉原本可以凭着自身的能力,去别的地方谋生。可当他回想起之前卢前辈和单前辈对他所说过的那些话,才决定要留在相国府周边。

  楚西凉做了修复洛阳行宫的头领,可谓是让人羡慕。在外界看来,同样只是个做苦力的人。

  楚西凉吃住都与苦力者们在一起,玶忧郡主甚至隔三差五的会在看望他。

  突然有一天夜里,行宫之地来到许多强盗,看样子是来盗贵重物品的。

  苦力者们发现了,也没没一个敢出人头地。大家见楚西凉人高马大,第一个就想到能够解决问题的人或许只有他。

  大家的一致认可的确没错,在最关键的时刻,也只有他一人站出来,不费吹灰之力,便打退了这些强盗。

  此时此刻,王相国正带着许多士兵赶来,并亲眼看到楚西凉将那些强盗赶跑了。

  王相国正要向楚西凉走来,突然有一位将领走到王相国身边,对王相国说道:“相爷,方才属下过来时,听府里的人说,郡主受了风寒,您赶紧回去看看郡主吧!”

  楚西凉一听玶忧郡主受了风寒,连衣服也顾不上穿戴整齐,撒腿就过去。

  王相国连忙喊道:“哎!你去那里。”

  楚西凉回答说道:“我去看看郡主。”

  王相国严肃的说道:“郡主受风寒,我这个做父亲的都不着急,你干操什么心。”

  王相国好一阵怒吼,楚西凉想去又不能去看玶忧郡主,只好乖乖的回去睡觉。

  王相国在回府的路上,身后的将领开口说道:“相爷,看来这小子挺关心郡主的,不如找个机会试探一下。”

  “本相不是没有想过这一点,可他是前朝太子呀!你说,他是谁不好,偏偏是前朝的太子呢!”

  “或许在他看来,郡主更加胜过他这太子爵位呢!”

  “他说了吗?”

  “没,没说。

  是微臣胡乱猜测,微臣该死。”

  “好了,你的胡乱猜测,也不是没有道理。

  要真是这样,本相就放心了。”

  第二天一大早,昨夜跟随王相国的将领再次来到行宫重地,告诉楚西凉:“相爷今日让本将军替相国府运送银两,让你随行。”

  楚西凉应了一声,便和将领来到了相国府。

  到了相国府,楚西凉换了一身衣服,就跟着将领出了相国府。

  在路途中,突然从道路两边的丛林里跳出两对人群,拿着刀剑将运送银两的人团团围住。

  领头的将军问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如此胆大妄为,也不看看是何人的马车。”

  对方指着将领说道:“还能是何人,不就是玶朝的相国府嘛!”

  领头将军又问道:“算你识相。那你等是来劫财,还是来送命的。”

  对方又说道:“我等是来取你们这些人的项上人头的。”

  领头将军继续说道:“相国府与兄台素不相识,兄台为何要出言不逊。”

  “与我等素不相识?咱们可是老朋友了。

  我祢朝不能白白的牺牲那么多人。”

  楚西凉一听说是祢朝的人,仔细看了看,对方居然有许多不同于祢朝旧部的地方。

  楚西凉又问道:“大胆毛贼,你等是那个分舵的。”

  对方一下子回答不上来,半天才支支吾吾的回道:“我等……正是夷陵分舵的弟子。”

  楚西凉一听,暗自说道:“南教只有南宫、广陵、成州、光州、恒州五个分舵,并无什么夷陵分舵。

  自从我来到了洛阳,王相国就一直在试探我,看我是否还忠心于南教,说不定这次也不例外。既然他要试探我,我就给他杀过片甲不留。”

  楚西凉想到这里,就上前对领头的将领说道:“洪将军,既然是祢朝的人,看来不是为了钱财而来的,让属下去会会他。”

  楚西凉说着,就直接奔跑过去了。

  才一下功夫,双方的人就开始交起手来,还没斗上几个回合,洪将军立刻跳下马,一边应付,一边悄悄的向对方说道:“还不赶紧走。”

  不到几个回合,对方的人撤了回去,全部消失在树林中。

  回到了相国府,楚西凉直接去了行宫之地,只有洪将军一个进去面见王相国。

  洪将军对王相国说道:“回相爷,看来楚西凉这小子真的要与祢朝的人恩断义绝了。相爷派去假冒祢朝旧部的那些人,他一个都不手软。”

  王相国说道:“继续试探。”

  “是。”

  直到有一天,玶忧郡主又来到了行宫重地看望楚西凉,这次是来给他传递好消息的。

  玶忧郡主悄悄的来到楚西凉的身后,先是用手轻轻的拍着他,准备吓他一跳。

  结果还没动手,楚西凉猛然一转身,倒差点把自己给吓了一跳。

  楚西凉问道:“你怎么来了。”

  玶忧郡主回道:“我是来给你报喜的。”

  楚西凉又问道:“我能有什么喜事,让你来报。”

  “父亲让我来通知你,要把你调离这里,让你去充军。”

  “我才不去。”

  “听洪将军说,他见你的武功很好。已经向父亲奏明,直接让你去做兵马副指挥使。”

  “我倒是觉得这里挺好的。”

  “洪将军让你去,你就去,那可是多少青年人正盼望着有这样的机会。”

  玶忧郡主说着,就拉着楚西凉,要离开这里。

  楚西凉做了洪将军的属下,每次出兵都要同行。

  楚西凉成了兵马副指挥使,王相国让洪将军去攻打南宫分舵,夺回之前的倚霞剑。

  洪将军接到命令,自然不忘要让楚西凉与他同行。

  玶朝军队来到南宫山下,洪将军让部下前去叫阵。

  南宫夫人听说又是王相国的军队,就派人去请来了白教主。

  白教主和南宫夫人领着各自的弟子下山来,见到玶朝的军队,白教主哈哈大笑,讽刺说道:“玶朝就爱喜欢人多势众,其实呀!也不过是些乌合之众,完全没有一个能上得了台面的。”

  洪将军一听这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就指着白教主说道:“妖女,别高兴得太早,有本事你就下来。”

  白教主二人一听,白教主却回答说道:“看来已有许久没与你交手了,你闲得有些不耐烦了。”

  南宫夫人正对白教主说道:“唉!白教主,他那里是你的对手。像这种无名之辈,让我去教训他便是了。”

  南宫夫人说着,便从半山腰上飞了下来。直接停留在洪将军的跟前。

  洪将军拿着武器,就向南宫夫人冲了过去。

  南宫夫人终究是武林中人,洪将军没能将她控制住,反倒是被狠狠的一掌摧得连退几步。

  楚西凉见洪将军不是南宫夫人的对手,就从马上跳了下来,直接闪身来到南宫夫人的身前。

  二人你进我退,反复斗了半个时辰,南宫夫人也不是楚西凉的对手。

  白教主见南宫夫人渐渐败了下去,也跟着飞了下来,与南宫夫人联手对付楚西凉。

  尽管如此,也没能将楚西凉给打败。

  虽谈不上是平手,可见楚西凉的功夫要比二人胜出一筹。

  白教主一边应付,一边对南宫夫人说道:“想不到这臭小子,一段时间不见,功夫进步得如此神速。”

  南宫夫人对楚西凉骂道:“你这叛徒,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学来的这些旁门左道。”

  楚西凉回道:“我是叛徒,那你呢!不也是和我一样。”

  南宫夫人说道:“我那是嫁给南宫舵主,才不跟你一样。”

  “照您这么说,那我也准备要迎娶王相国的千金,彼此彼此。”

  “哼!王相国的千金若知道你做过白教主的男宠,说不定马上将你退货。”

  “男宠?我那是被逼的,算不上是什么男宠。再说了,我连白教主的身子是什么味道,我都不知道,何来的男宠。”

  双方斗得正是激烈的时候,南宫夫人突然发现山下上来许多人,就对白教主说道:“看样子是上次去恒州分舵的人回来了。咱们先撤,改日再教训这臭小子。”

  南宫夫人说着,便与白教主先后收回阵势。然后弹身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倚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