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双向疏离
田橙橙2021-10-14 06:062,165

  若尘霸占了党倜的房子半月有余,把原来设定的条件一条条除去之后,若尘总算是有了自己的工作。在接到聘用通知后,若尘拿起手机想打个电话给江枫不过想了想又放下。所有的一切如期进行,为了安静舒适若尘不得不把房子租得离公司远一些,其实最重要的是可以少付一些房租。当她把那张暂时属于自己的床收拾好之后,若尘趴在了上面好久都没有动。晚上打电话给韩玉,两人开心的聊了一会。若尘打电话给胜男,她很快接电话:“若尘,想我了呀?”听到胜男的声音若尘总是能开心的笑出来。

  “是啊,想你了!这么久都不打电话给我,移情别恋了?”

  “本来嘛,也没你的什么位置。对了,若尘你工作找的怎么样了?”

  “已经弄好了!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呀,我在H市。”

  “哦,我现在青城呢,和朋友一起开了一间美容小店子,平时比较忙一点,我们这个做的好了就在H市开一家分店,到时候让你入股当老板。”

  “我还是先当好我的小员工吧!”

  “若尘我这边要忙了,有时间再说好吧!好好照顾自己啊!”

  “知道了,你也是,我还等着当老板呢!”

  挂上电话,若尘的心没有由来的有些难过,她从不知道胜男的家里是做什么的,只不过她似乎挺有钱的。她居无定所,到处漂荡,却极少为钱发愁。不想玩了,安定下来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店。若尘想自己要再努力多久才像胜男一样潇洒和随性呢?也许永远都不能了,因为在她的成长过程中那率性而为的心性早已经被磨灭了。

  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后,若尘并没有大家所说的那样开心,她请党倜吃了个饭,给韩玉寄了一盒面膜,留下自己的日常开销后全都寄回了家。她打电话给妹妹和爸爸让他们吃穿时不要再向以前那么紧张,爸爸很开心不过觉得她的工作没有编制,仍是打工,叮嘱她有机会就找一份正式的工作。她没有给爸爸解释现在的公司工作也会有养老保险,她知道在父母那一代人的心目中能拿国家钱的人有着无可比拟的优越感,她其实自己也会这样的想法,不过社会现实让已经让这样的想法沉寂了。

  三个月过去,在规模不算小的公司中若尘依然有些形单影只。她没有朋友因为她不去K歌,不去shopping,不做指甲,不美容。她知道背地里有人议论这些,可她不能去理会,她也看得到那些或疑惑或鄙夷的目光,她只能假装没有看到。周末偶尔就是和党倜一起随便吃点东西,随便走走逛逛。

  江枫没有再打过电话给她,她觉得自己想他的时间正在变得越来越少,可每当想到自己在这个城市的孤寂和落寞时她总会心有不甘。她打过一次电话给江枫东拉西扯的说些无紧要的话,他亦陪着她东拉西扯。他跟她说有好多小姑娘追他,不知道怎么选择。若尘笑说选择身材最好的那的一个,江枫笑说跟谁学的这么坏。若尘沉默不语,江枫淡淡的说:“尘尘,是不是工作不顺心?”

  “没事,还好。工作而已,不顺心就当是挣钱好了!”

  “对啊,你一向很理智!我最近有点忙,有空去看你!”

  “恩,别忘记带上你的小妞。”

  “好的!那得挑个好的才能见你不是?”

  “当然,身材还正哦!不耽误你了,再见!

  “好的,再见尘尘!”

  挂上电话若尘把手机丢在了床上,狠狠地说了一句:“别叫我尘尘。”从此她再也没有打过电话给江枫直到她决定离开。其实后来她也想过如果她当时问了胜男她会不会如实以告,那样她后来的路会不会有些不同,可时间过去永远无法假设。

  工作并没有若尘想象的那么轻松,也不是只要埋头苦干就能得青睐。工作的压力让她分散她不少的精力。看着身边的同事每天上演不同的爱恨情仇,若尘的慢慢觉得自己的固执有些可笑,每当若尘上网看到江枫有新动态时还是会忍不住多看几眼,只是不再留言给他。以前总觉得多少是因为距离,可现大家在同一座城市。若尘的心在一点点下沉中慢慢变得清醒,她想自己跑到这里大概只是因为自己的不甘心,她不忍放下的不是自己而只是过去那个相信美好的自己。

  她觉得自己或许不应该继续在H呆下去了,她从来不曾爱上这个城市。胜男也从未像她说的那样来看过她,当然若尘也没有去看过她。

  她以为自己做为一个技术型的员工可以不用应付客户,可是工作之后才明白“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的搬”这话说的真是无比贴切。大概是因为来这里就是单纯是为一找个工作,所以原本在工作中一向心境平和的若尘,越来越烦躁。这样的日子中党倜的存在几乎是若尘唯一的安慰,她看着总是充满斗志的党倜觉得自己如果就这样离开那就等承认于自己不堪一击,想着党倜兴灾乐祸的样子就她就对自己摇摇头,想想家中的困境又觉得自己不能如此任性。

  她偶尔打电话向韩玉诉苦,韩玉建议她辞职不干,人生苦短实在不必这样委屈自己。若尘也想如果委屈求全也就算了,可是她现在似乎只有委屈了。让她下定决心的理由终于有了,可来得有些太超出她的智力范围。她决定听从韩玉的建议回去S市参加招教考试。

  她终究还只是自导自演了一场自己都不知道其味的分别,和江枫和付胜男,还有党倜。

  党倜送她去火车站的时候,他们久久拥抱。一旁的有人侧目而视,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此时的相拥无关爱情,甚至无关友情,只是两个孤独的人惺惺相惜。

  他说:“有事情就给我打电话,”

  她:“你也是。”

  “借钱也可以。”

  若尘笑语:“你要借钱就不要打给我了。”两人相视而笑后,若尘拖着她的行李混入人流。党倜有些自嘲的想也许选择相知比相爱更持久稳固吧,也许他们中间离爱还是差一点。不知道她的离开会不会让彼此把这段关系看得更明白,看了看天空,党倜有些失落,想起单位新来的那个对她示好的女孩子,他想也许自己应该谈一场新的恋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华若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华若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