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回去
超超是我2020-09-21 18:423,025

  他躺在冷冰冰的地上,心里头始终是不敢完全相信这一切的好事都会落在自己身上。

  从小就漂泊不定的,好几次从鬼门关门口走过,如今却成了大鳄的义子,从此以后他就可以高人一等了,也不会去码头出力还被打了。

  第二天早上,商羽在一场梦中突然惊醒,然后慌乱的爬起来就穿外套,旁边的苏元培见状问道:“你怎么了?”

  “苏爷,我要去码头做工,不然该晚了!”小乞丐边穿衣服边回答。

  看到这个人毛毛愣愣的,苏元培一笑问道:“你忘了你现在的身份?”

  这么一提醒,小乞丐才反应过来自己如今已经不再是那个乞讨的“叫花子”了。

  “想起来了?”苏元培看着愣在原地的人问。

  商羽点了点头,回答道:“想起来了。”

  苏元培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对他说道:“扶我出去转转吧。”

  “苏爷,您还有伤,还是别走动了。”商羽关心道。

  “无妨,这点伤死不了,等你经历了我经历的所有事,就明白这点小伤已经是万幸了,不过我希望你永远都别经历,”

  看着苏元培自己就要起来,小乞丐吓了一跳紧忙上前扶着他,然后两个人一起从破庙里出去。

  没过多久大门口就进来一个人,商羽定睛一看发现是乔莫言。

  看到苏元培已经能活动自如了,乔莫言很佩服这老爷子,但是他今天并不是完全为了苏元培而来。

  商羽上前对来人问道:“乔医师这么早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乔莫言拿出一瓶不大的药剂递给了商羽,回道:“拿了你那么多钱也不能白拿,这个就当我送你的,你的哮喘挺严重,别不当回事,趁着轻好好治,这个喷雾留着你实在上不来气的时候用,知道了吗?”

  看着手心那瓶不大的喷雾剂,小乞丐笑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最近踩什么“狗屎运”了,遇到的都是些有人性的人,包括昨晚那个军爷。

  于是他对乔莫言说道:“多谢了,大恩大德,永世……”

  “停停停。”乔莫言打断了小乞丐说道:“别咬文嚼字了,累不累,苏爷应该没事了吧?”

  “苏爷的身体比我们想的要恢复的好,没什么事了,还要多谢你。”商羽回答。

  “小意思。”乔莫言转头看了看另外的方向又问:“你娘也没事了?”

  商羽喜上眉梢的点点头,回道:“都没事了。”

  此时乔莫言都被自己的医术震惊到了,他得意的笑了笑就扬长而去。

  等他离开后苏元培才开口问道:“你有哮喘?”

  “嗯,小时候落下的毛病,一直都挺好的谁知道昨晚突然犯病,还好乔医生救了我,今天又给我送来了药。”商羽回答。

  “明知道自己身体不好还要去码头,你还真是不要命了!”

  虽然苏元培埋怨着商羽,可不难听出语气里的关心。

  商羽深吸一口气说道:“我只不过不想就这么混吃等死罢了,以前娘她总是惯着我,不让我干重活,所以我才一直没犯病,后来她有病没钱治我才知道自己有多混账!与其浑浑噩噩的一辈子,还不如争取努力一下,所以我才去了码头,遇到苏爷。”

  “你这孝心还真是难得,我累了,扶我回去吧。”苏元地铁培说。

  终于到了要离开破庙的这天,商羽很早就跟苏元培来到门口,宋婉秋他们都来送小乞丐离开,有许多人都不忍心分别。

  虽然他们在这里一起吃苦,可还是有感情的,特别是像商羽这种从小看大的孩子。

  宋婉秋也不想表现的太伤感让商羽难过,就一直强迫自己笑着,她对商羽说道:“以后好好的照顾你义父,听到了吗?一定要孝顺他!”

  商羽点点头,他拉着宋婉秋的手说道:“娘你放心吧,我安顿好了就来接你。”

  “别胡说,我哪也不去,在这挺好的,还有大家伙陪着,你啊就专心的,踏踏实实的去跟着你义父去闯,千万别惦记我,我很好,没事。”宋婉秋嘱咐着。

  “娘,你就别说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也不会不管你,等我安顿好了就马上来接你,你可要等我。”商羽说。

  听到商羽还能这么说,宋婉秋真心的高兴起来,然后回应道:“行,我等你,快点走吧,多照顾点你义父!”

  商羽回头看了宋婉秋一眼就跟苏元培离开了,虽然不是生离死别,可他还是有种不舍。

  此时苏府都已经乱了,所有人都知道苏元培出事了,但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帮会里的一些人就有些坐不住了,比如二帮主陈锦荣。

  他向来都不服管,如今苏元培下落不明他更想把帮主的位置夺过来!

  带着人来到苏府以后,他命令道:“把所有人都给我抓起来!今天不把帮会印章交出来我就不客气了!帮会不能群龙无首!”

  苏府的丫鬟下人都被人抓了起来,苏元培的情妇也被从房间里带了出来。

  马如月看到陈锦荣的时候就啐了一口,然后骂道:“好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平时苏爷那么信任你,如今你却带着人来抄家?”

  面对女子的谩骂,陈锦荣冷哼一声走过去说道:“你不用浪费口舌,苏爷平时最疼你,你应该知道印章在哪,交出来,我能饶你这一次。”

  “你也知道苏爷疼我,你觉得我会把东西给你?何况我也不知道什么印章在哪,苏爷他从来不让我碰帮会的东西。”马如月回答。

  话音刚落,陈锦荣一手掐住了她的喉咙,恶狠狠的说道:“本来我还想怜香惜玉一次,可你却逼我用强的,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想好好的活着,就告诉我印章在哪,否则我可就要给我这群兄弟谋福利了,你这身材容貌,我相信兄弟们一定会很喜欢!”

  听到陈锦荣竟然这么阴损后马如月也害怕了,她怒视着眼前这个人,心里已经下定决心宁死不屈了。

  随后对方那个一脸戾气的人就对着自己的手下说道:“既然她这么不识抬举,那就便宜你们了!你们可要好好的伺候伺候她!”

  马如月心里“咯噔”一声,然后不停的往后退,脸色已经吓白了,她心想自己跟了苏元培一辈子,没想到最后会落得如此下场。

  就在她面对步步逼近的人盘算着怎么以死保住清白后就听到大门口一声呵斥,她紧忙抬头一看,眼泪瞬间蓄满了眼眶。

  而陈锦荣闻声回头的时候,看到大门口的人也是一脸震惊,他紧忙摆摆手叫回了自己的手下,带着笑意问道:“大哥,你没事?”

  苏元培没有搭理说话的人,而是被小乞丐扶了进去,马如月忍不住哭着跑过来抓着他的手说道:“苏爷您可算回来了,我就知道您不会有事的!”

  “好了好了,别哭哭啼啼的了,我这不是还好好的活着,别哭了。”苏元培一手搂住了马如月说。

  看到院子里自家下人的狼狈样子,苏元培呵斥道:“真是没用!”

  陈锦荣就站在一边,他脑袋里正想着该怎么解释今天发生的事,本来他想过来找到印章好接管龙帮,谁知道就这么不凑巧,碰到了这个老不死的回来!

  不过这苏元培的命是真大!这样竟然都没死!

  随后苏元培转身又看了看陈锦荣,开口问道:“二掌柜这是什么意思?想趁我不在抄家还是逼命?莫非也太心急了一点。”

  听到对面的人这么说,陈锦荣笑了笑,说道:“大哥这是说的哪的话,我怎么能那么做呢?只不过大哥你迟迟没有音讯,你也知道这龙帮不能一日无人管理,我来只不过是想要拿印章用一用,替大哥管理一下而已,谁知道这女人竟然这么不知天高地厚,公然藏着印章不肯交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对龙帮有什么企图!大哥要好好的查一查,留点心眼啊!”

  马如月一听,顿时急了,她哭着解释道:“苏爷,我跟了您这么多年,您可要相信我啊!我没有对龙帮有什么企图!”

  “我知道。”苏元培回了一句,然后对陈锦荣说道:“二掌柜都不问清楚就带着人过来抄家,这么做也不好吧?这印章我是一定会保管好,而且也会为了以后做打算,哪怕我真的突然暴毙,印象的下落也早就安排明白了,所以就不用二掌柜担心了,另外如月这么做也都是我交代好的,何况她一个女人家,哪里懂得帮派里的事?今天的事我希望以后都别再发生,不然我就真的不客气了!”

  “是是是,大哥能回来就好,回来我们兄弟就放心了,既然如此那大哥这几天去哪了?有没有受伤?用不用找医生过来看一看啊?”陈锦荣又问。

  “我的伤不足挂齿,没什么事你就回去吧,明天把所有人都叫到堂口,我有事要宣布。”苏元培回道。

  听到苏元培的话,陈锦荣这才看了商羽一眼,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人不简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天少帅务正业了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天少帅务正业了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