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青山埋骨
南小狼2021-08-16 16:172,288

  我们村口有棵百年老槐树,粗壮结实,因为时间久远,本身也笼罩上一层神秘之感。

  上山之前,爷爷到老槐树下,靠近树身,低声念着什么。

  我细细听过,却是一句都听不懂。

  念完那一段,爷爷站在那里,沉默良久,神思游离。

  过了一会儿后,他才拿出一股红绳,绑在了老槐树树枝上。

  而后折下一根细长的树枝,拿在手中,对着老槐树三鞠躬。

  之后,他又朝我手道:“小九过来磕头!”

  我不知道爷爷的用意,却不敢违背爷爷的话,按照爷爷的吩咐乖乖走过去朝着老槐树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磕完头后,爷爷的神色奇怪。

  说不上是什么,满面温和,但却有种让人心慌的感觉,他言语沉重的对我道:“往后不要让任何人砍掉它,寿尽天延便也罢了,你不得让别人伤它。”

  我点头应是。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爷爷杵着那根树枝,带我上山。

  爷爷虽然瞎了眼,表面是看不清任何东西的,但是他杵着那根细长的树枝,还是准确找到山上小路,每一步都稳稳的落下去。

  从白天走到晚上,爷爷一直没有停下来。

  夜晚的丛林深处,安静的让我害怕,脚下踩断枯枝的声音,在此时却像是踩断骨头的脆响。

  一阵怪异的声音逐渐清晰,忽远忽近。

  像是低声啜泣的女声,又像是婴孩吵闹的哭声,其中又夹杂着肺痨鬼的咳嗦声。

  夜里,我看不清路,不小心绊到了一块石头,踉跄跌倒,起身时却发现两米开外的树上吊着一个女子。

  “爷爷!”

  我一把拉住爷爷手,忍不住惊声喊道。

  女子一身白衣,脖子上缠着白绫,肚子鼓鼓的,像是有婴儿在她的肚子里。

  她的长发披散垂落,遮住了脸,我却觉得她在直勾勾的盯着我。

  爷爷握紧我的手,低声提醒我:“屏住心神,不要看她,跟爷爷往前走。”

  我低声嗯了一声,紧挨着爷爷往前走。

  爷爷虽然没有眼睛,但眼前发生的事情他都清楚。

  我开始往前,走动的时候总感觉女子的眼睛还在随着我的脚步移动,这让我忐忑不安。

  刚走过女子身边,啪的一声,有只手重重的搭在我的肩膀上。

  “啊!!!”

  冰冷锋利的长指甲深深地嵌入我的肩膀,我顿时感到一阵强烈的刺痛,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随即,我听见“嗤嗤”的声响,就像是干柴被烈火灼烧而发出的声响。

  那双手居然在瞬间蜷缩回去。

  “蛟血,至强阳刚,百邪辟易。”爷爷叹了口气,语气里,带着说不明的担忧。

  我隐约有些明白,是我体内的血,灼烧了那只手。

  爷爷摸摸我的头,温言解释道:“邪祟看上了你的躯体,这样的情况以后会更多,但你不用担心,它护你周全的。”

  它?它是谁?

  我隐约有种感觉,可能和我的血液有关。

  ……

  我和爷爷在山里走了九天九夜,蹚过九条山涧小溪,越过九座高山。

  恰如爷爷所言,九天九夜里我遇到了许多的邪祟的袭击,但最终都安然无恙。

  遭到了太多袭击,我的身体早已遍体鳞伤。

  我已经失去耐心,不断追问爷爷,要走到什么时候。

  爷爷却说,这是我必须要要承受的苦难,只有它原谅我,我们才能走到目的地。

  第十天,我整个人几乎虚脱。

  爷爷的脸色也是越发苍白,我甚至闻到他身上传来淡淡的腐臭味。

  我以为是错觉。

  大概是汗味。

  就在我们爷孙俩都快绝望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片海,无边无际。

  爷爷脸上瞬间有了喜色,连忙跪倒,三叩九拜,大声呼道:“陈家前来送亲!”

  爷爷接连高喊三声,海面开始有巨浪翻滚,海浪两开,一口水晶棺材浮起,飘到了岸边。

  爷爷让我躺进棺材里,并且嘱咐道:“小九,记住!无论如何,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准离开棺材。”

  山中有海?海中棺材?

  我愈发不明白,但还是照做。

  一躺进去,一种十分寒冷的感觉瞬间侵上我全身。

  随后,一条如壮汉手臂般粗细的大白蛇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现,游进棺材里。

  它顺着我脚,一路盘绕上来,直至将我头部以下的身躯包裹,朝我脸嘶嘶的吐着蛇信子,血盆大口开,獠牙齿锋清晰可见。

  我的身体不由地发颤,额头上汗如雨下。

  白蛇紧紧的缠绕着我。

  受到外力强大的挤压,我呼吸短促,身上的骨骼咯咯作响,有种自己随时都可能断气的感觉。

  奇怪的是,在大白蛇缠绕的力量加大后,我反而有种奇妙的舒畅感。

  我胆颤的看向了白蛇,在它的瞳孔中,隐约看到了一个女孩的倒影。

  女孩生得粉雕玉琢,仙气飘飘。

  恍惚间,给我一种看见天上仙子的感觉。

  我眼前的场景逐渐变得恍惚了起来,像是入了梦,到了另外一个地方,我穿着新郎装和一个盖着盖头的新娘子,拜堂成亲。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我掀开盖头,但还是看不清那女子的样貌,始终有层迷雾,遮住了她的面容。

  一个冰冷好听的声音传来:“陈家陈九,从今以后你便是我龙家的赘婿了,自此改为龙九,我龙家就庇护你十年无忧!”

  这句话深深的刻入我的脑海中。

  我意识开始模糊,彻底睡了过去。

  沉睡了三天,我醒来后发现,棺材、大海、白蛇,一切都消失不见了,包括爷爷。

  我大喊着爷爷从林子里逃出来,出来后却发现不远处便是村口。

  我明明记得和爷爷在山里走了十天,怎么出了林子就是村口?!

  那林子呢?

  我再回头,身后哪还有什么林子啊。

  转头的瞬间,我忽然发现,老槐树上,挂着一个人,那是……我爷爷!

  他被红绳吊死在大槐树的树枝上,一脸安详,不见一点痛苦的模样。

  “爷爷……”

  我的双手抑制不住颤抖,眼泪在此时也不受我控制。

  大步跑过去,我才发现爷爷的尸身早已经干瘪,显然是死了好多天。

  难怪,我在山里走到第九天的时候,会闻到爷爷身上有腐臭味。

  原来不是错觉啊。

  爷爷的手里握着一封信,我打开信,一字一句将上面的内容读出来。

  “小九,爷爷瞎了眼,带不了路。所以,只能让老槐树代我去了。至于代价,就是爷爷的残命。你要好好活下去,等十年之后,去陈家娶亲,给陈家留后!”

  信封里还有那一纸婚约。

  这时,我才明白,原来,爷爷在带我上山的时候便死了,红绳与树枝便是交换的载体。

  难怪他那时看我的眼神,带着浓重的疼惜和不舍。

  老槐树树下,我嚎啕大哭,久久缓不过来。

  夕阳把我的影子拉的很长,细细一看,竟然像是一条蛇的影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棺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棺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