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雷劈
南小狼2021-08-16 21:402,178

  对于李梦的咆哮,我挺无语的。

  我刚刚说的话哪一句不是实话?

  不是张寿这小老头儿让我再考虑考虑吗?!

  不敢对张寿发火,却是一把一肚子的火气全部撒在我身上。

  我特么的就是个冤大头!

  被人如此怼脸,我心中极度不爽,却又无法置之不理。

  我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小茶,不紧不慢的说道:“阿姨啊,我堂堂七尺男儿,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说到做到,我肯定会退婚的。”

  “但这退婚的事情也不急于这一时吧,况且我觉得现在陈家……”

  “陈家风水,出了问题。”这时,客厅之外传来了一道雄浑的声音。

  我要说的话,硬生生的被拦腰切断,没了后续。

  进来的人,身穿一件唐装,看起来比张寿年轻了几岁。

  再看他那步履稳健,面色红光,神采奕奕的眼神,显然不是张寿可以相提并论的。

  竟敢抢我的台词,这人是谁?

  一眼就看出来陈家风水问题,看来也是个风水师。

  李梦立刻收敛了之前的怒火,起身笑脸相迎,“曲佑大师,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曲佑对着李梦礼貌的微微低首示意,并没回答她的话。

  曲佑一手摸着两寸长的花白胡须,坐在了张寿的一旁,缓缓道:“哎呀陈老哥,这陈家的风水出了问题呀,而且极其严重。”

  张寿点点头,也给曲佑倒了一杯茶,继续刚刚的话题,“小九,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我的嘴角不由地的微微抽搐了几下,都被人家抢了台词,我还说个毛啊……

  我只好讪讪一笑,断断续续的说道:“那个……我是想说,你家的风水好像有点……问题。”

  此话一出,茶几边上的三个人皆是神色各异,甚至站在一旁的高冷女子也是微微一惊。

  李梦噗嗤了一声,不言而喻,她认为我是在学曲佑的话。

  闻言,曲佑看了眼我,闪过一丝异不解,朝着张寿问道:“陈老哥,这个小伙子是?”

  张寿面色难看,略微犹豫,不太情愿的说道:“曲大师,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

  呵,张寿这小老头儿是看不起我?

  人心隔肚皮!

  还是说我的存在会丢张家的面子?

  曲佑脸上露出了些许的笑容,问道:“哟,小兄弟也懂堪舆之术?”

  我点点头回道:“以前跟村里的一位瞎子爷爷学过几年。”

  曲佑开始上仔细打量了我几眼,一脸戒备,微微皱眉,小声地和张寿嘀咕了几句。

  “陈老哥,这穷小子哪来的?”

  “你家的风水局才出了问题没多久,这穷小子就找上门来,这也太巧合了吧,我看这人来你家的动机不纯。”

  张寿面色不改,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李梦坐在了曲佑的旁边,眼神中还有一丝的崇拜,“曲大师,那我们家的风水可有解决的办法?”

  曲佑拿起了茶几上的杯子,品了品几口茶水,嘴角上挂着笑容,“其实也很好办,不过我有条件,让你女儿张柔嫁给我儿子曲京,我就帮张家解决问题。”

  “三日之内,我保证张家诸事顺遂,张氏集团也将更上一层楼。”

  我仔细的观察了一番曲佑。

  虽然他有点仙风道骨的扮相,但这也只是皮毛而已。

  言行浮夸,暗藏心机,我看这曲大师也就只会三板斧而已。

  前些年,我和瞎子爷爷学望气术,那时我便能隐约的看见的山川河流的风水气机了。

  再后来,又研究了《青囊山经》,看完其中的连山卷之后,我发现我可以看到自己身上流转的气机。

  同为风水师,我可以看见他身上的气机,但是他的“气”,极其稀薄,似有若无。

  听到曲佑的话后,张寿紧锁眉头,一言不发,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李梦在听到曲佑的条件之后,笑容灿烂,巴不得把张柔嫁给曲京。

  曲佑显然是有备而来,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纸笔,眼神玩味,“陈老哥,只要你们答应将小柔嫁给我儿小京,签下婚约。”

  “我明日便可动手,将陈家风水阵局,扭转乾坤!”

  “相信陈老哥也不是第一次知道我的本事。”

  这曲老头儿,不道德!

  竟然趁火打劫,看他这熟练的动作,肯定是个惯犯!

  张寿眼神开始闪烁不定,看着纸笔,心中一番煎熬。

  显然,张寿这小老头儿也是动摇了。

  看到张寿犹豫不决,曲佑便又添了一把火,拍着胸脯,言语激昂,“陈老哥,我在青阳市的名头你也是知道的,除了瞎、瘸、聋、哑四人之外,就属我曲佑的名声最大,最响!”

  嘶……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啧啧……连这种不入流的货色都能排上第五,窥一而知全貌,看来这青阳市的风水师确实不咋地。

  趁着张寿犹豫之时,李梦起身拿过纸笔,想要在已经拟好了的婚书上的签字。

  轰隆!

  就在笔尖刚触及纸面时,窗外毫无征兆的落下一道惊雷。

  一声响雷落在了院子中。

  窗外,一棵水桶般粗的罗汉松应声而断,被劈成了两截。

  之前走过院子时,我便注意到,这棵罗汉松也是风水阵局的阵脚之一,为风水局的一部分。

  这张家本来就气数快尽了,这院中的风水再经这么一折腾,局中的活气更是少之又少。

  陈梦被吓得脸色苍白,当场愣住,显然知道了刚刚的雷,和她刚才签字的动作有关,手停在了半空之中,丝毫不敢再落笔半分。

  而一旁的张寿,也明白了这一点,脸色变得阴沉。

  自诩为青阳市风水师五人之一的曲佑眼神惊恐,手上的茶杯唰的一声掉在了地板上,茶水更是撒了一地,大气不敢喘一口。

  半响过后,李梦才缓过神来,放下笔,颤抖的说道:“曲大师……这是怎么回事?”

  “可能是……要下雨了……”曲佑说的极其没有底气。

  我看向窗外,明明朗朗夜空,哪有半点要下雨的情况。

  张寿放下茶杯,眼神还有一丝慌张感,低沉道:“这婚约,暂时不能签!”

  闻言,李梦手掌啪的一声打在茶几上,尖声喊道:“张寿!你脑子有病吧!?”

  “不选曲大师的宝贝儿子,非得让小柔嫁给这个乡巴佬,我告诉你张寿,门都没有!”

  曲佑的眼神中满是不解。

  他先是看了眼张寿,他不明白,张寿作为青阳市的首富,眼光竟然会差到这种地步。

  随后,曲佑的眼光落在了我的身上,只不过满是的鄙夷和不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棺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棺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