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有黑手
南小狼2021-08-18 19:552,041

  吃住问题解决了,我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了,于是起身准备解决风水的问题。

  但就在我起身的时候,老神棍淡淡说道:

  “张兄,这风水问题可关系到张家的祸福命运,若是哪个地方不谨慎,或者出了什么问题,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相信不用我多说,张兄心里也明白。”

  张寿眉头紧皱,曲佑的话不说没有道理,风水是大事,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对张家来说就意味着一场祸端。

  想到这里,他脸上露出犹豫之色,似乎是担心我的能力。

  他问我:

  “小陈,你的堪舆之术,能看出问题来吗?”

  我想了想,这张寿的担心也不无道理,毕竟我还那么年轻,要知道大部分资深的风水师都是上了年纪的人。

  这玩意儿,还真讲资历,就跟医院的医生一样,患者都喜欢找年纪大的,看到年轻医生,第一感觉就是不靠谱。

  我笑了笑,说:

  “张叔,您放心吧,这个东西并不复杂,仅仅是最基础的布局之术,对我来说不算太难……”

  我话还没说完,曲佑就冷哼一声,道:

  “小子,口气不要太狂了。”

  不是,我说你这老神棍怎么那么烦人?

  我懒得再搭理他,起身来到门外,绕着庭院周围走了一圈。

  当我走到一处池塘面前的时候,心中忽然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我停下脚步,定睛看着那池塘。

  看着看着,然后,我震惊了。

  卧槽,这里竟然被人下了黑手,藏着这么大一个邪物。

  这得多大仇恨呐,竟然用这么恶毒的手法来暗害人家。

  张寿拄着拐杖走了过来,见我在池塘边站着久久不动,脸上露出疑惑之色,问道:

  “小陈,这池塘是否有什么问题?”

  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心说问题可大了,老张啊,有人想要你张家万劫不复啊。

  不过我没直接说出来,这事得谨慎一点儿,因为能藏下这种邪物的人,实力不可小觑。

  在没搞清楚对方来历之前,还是苟一点好,千万别惹上什么大人物。

  我想了想,决定学习老张。

  拖字诀,用起来。

  这风水想要完全修复是不可能了,除非全部推倒重来,但这是大忌,张家在这个风水的基础上发家致富,两者早已融为一体。

  推倒重来,代价太沉重,以张家现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期,完全承受不起这样的代价。

  所以,只能先拖一拖,暂时压制住这个邪物。

  也给自己争取一点时间,搞清楚背后下黑手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我默默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我看了看四周,走到那棵被劈成两截的老松树下,说:

  “张叔,我的建议是先把这老松树连根挖了,在其所在的位置,建一个灶王庙,灶王庙必须留两道门,两道门上,贴好门神,日日以香火供拜。”

  张寿皱了皱眉,问道:

  “这样做,有什么讲究吗?”

  没啥讲究,就是给你老张家续命……我笑了笑,说:

  “张叔,您看,这庭院是局部风水,为五行风水阵。又唤作玉壶聚财阵,周围有四龙卫,南边是茨木,可避地龙和火灾。东边是青木,北边是楠木,可避蚁虫风化,而西边的这老松木,是避雷电雨灾的。”

  老张听得若有所思,缓缓点头。

  我组织了一下语言,接着说:

  “松木属火,既然松木断裂,以香火替代,与其他四木形成新的四龙卫,以灶王爷的火气,代替西方松木,在门上再加两道门神,以门神的神力,镇压邪……额,镇压气运,避免气运流失,可暂时修复这庭院的风水。”

  张寿恍然,看向我的目光多了几分赞许,道:

  “好,既然如此,那就按你说的,拔了这老松树。”

  “慢着。”曲佑这时走了过来,先是观察了一下老松木,又看了一眼池塘,说道:

  “你这样的布局,问题很大。”

  张寿皱眉,没有说话。

  我问他:“哪里有问题?”

  曲佑嗤笑一声,走到池塘边,指着池水,说道:

  “你说要在松木的位置上建一个灶王庙,还说什么镇压气运,我看你就是鬼扯。”

  曲佑嘲讽我一番,然后看着张寿,淡淡开口,道:

  “张兄,据我所观,这灶王庙存在的作用,就是镇压这水池里的水运。所谓水运,即指水与人体的健康息息相关,水占了人体七成的比重。当空气中的湿度低于30%时,便会让人感到喉咙干燥,甚至有皮肤干裂的现象发生。您家的这四龙卫,更是需要这水运作为支撑,才能凝聚财气,可这小子现在搞这个灶王庙,把这池塘里的水运尽数镇压了,这是要绝了四龙卫的生机,继而绝了你张家的财路,用心险恶,实在歹毒。”

  张寿脸色一变,渐渐难看起来。

  我奇怪地看着曲佑,问道:

  “你在池塘里,只看到水运,没有其他的?”

  曲佑眉头一皱,下意识看向水池,然后冷哼道:

  “除了水运,哪还有其他的,你小子不要在我面前装神弄鬼。”

  我叹了口气,你这老神棍,学的都是什么半吊子风水术,你看不出里面的邪物也就罢了,怎么连基本的预感都没有。

  呵!臭辣鸡。

  “小陈,曲兄的话,你如何看?”张寿带着怀疑的语气问了我一句。

  我想了想,如果不把这事儿说清楚了,老张怕是不会按我说得做。

  虽然我跟老张家非亲非故,但人家好歹跟我有着婚约,就算我以后不娶他家女儿,但哪怕为了我的工作,也要能拖就拖。

  “张叔,可否借一步说话?”

  张寿意外地看了我一眼。

  然后,在他目光的示意下,李妍走了上来,将曲佑和站在门口看戏的李梦都带进了房间,并关上了大门。

  庭院,只剩下了我和老张。

  我见人都走了,想了想,决定先问老张一个问题:

  “张叔,这池塘是谁盖的?”

  张寿沉思片刻,说道:

  “记不清了,这是十几年前的事了,你为何要问这个?”

  我说:

  “这池水里面藏着一个东西。”

  张寿脸色一变,低沉道:

  “什么东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棺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棺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