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宅内风水局
南小狼2021-08-21 20:272,101

  吱嘎吱嘎!

  就在此时,东边的那颗青木也在蠢蠢欲动,好似下一刻就会崩溃一般。

  我看到这一幕,心想这是最后的防线了,青木一倒,老张家真就回天乏术了。

  千钧一发之际,我充分发挥了好女婿的主观能动性,一个箭步闪到青木下方,然后使劲冲着我舌尖咬了一口,一股血腥味从我嘴巴里面冒出来。

  妈的疼死我了,眼泪都流出来了。

  舌头是人身上最敏感的部位之一,不小心咬到都得疼半天,更别说直接咬下去了。

  这个时候,我就感觉到这堪舆风水师真他娘的不是人干的活,老通过自残来解决一些灵异诡事。

  我伸出手扶住了那棵青木,接着二话不说,朝着树根处喷出一口舌尖血。

  然后我在上面以血为墨,画了一个血阵。

  我的血本来就有驱邪镇煞的效用,结合上这血画的血阵,镇煞效果能暴涨十几倍。

  果然,在我的血阵守护下,这棵青木停止了崩溃的迹象,暂时稳住了根基。

  但我一点儿都没有感到轻松,因为这血阵只能维持一周的时间,一周之内不能把那幕后黑手揪出来,青木肯定要完蛋。

  “小,小陈,这究竟是怎么了……”老张浑身颤抖,难以置信地看着这狼藉的庭院。

  我叹了口气,来到未来老丈人面前,道:

  “张叔,有人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你张家万劫不复了。”

  张寿脸色难看,语气中带着极致的愤怒,道:

  “小陈,现在该怎么办?”

  我没有说话,走进别墅,简单在里面逛了一下。

  我昨天来的时候,注意力都在庭院里,还没好好观察过别墅内部的风水布局。

  这个屋子里其实并没有什么风水局,风水风水,定然是要有山和水,才谓之风水。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有钱人都请人在自家客厅里摆放一座假山,然后搭配一条假水,就是为了在屋内形成一个小的局部风水局。

  但是老张家并没有,看起来也挺普通的,无非就装修得奢华了点。

  我刚想问张寿为什么不在房间里设置一个风水局的时候,就发现在二楼左手边的阳台上放着一株盆栽。

  古时候很多大户人家里一般都会有树木花草之类的植物,因为在风水学中,植物被认定内部有藏水,纳风,容地脉,解煞,增吉的作用。

  但这是指好的一面,事实上,植被也分为吉凶两类,按两种标准来划分:

  第一就是要看这植物是否会散发毒气或者分泌毒液。

  第二就是观看植物的形状,据《青囊山经》记载:“大树诡怪,气通命裂”,“书弯驼背,人财皆败”,“树厚伏牛,蜗居病态”等都是说凶植的。

  而老张家阳台那株盆栽来历也不简单。

  这盆栽名为金丝楠木,别看目前只是放在阳台的小盆栽,假以时日,它是会长成数米高的大树。只是目前保持着一定比例,就像模型一样。

  每到三更时分,也就是子时,把这盆栽搬到宅内玄关的正中间位置,可震邪旺福,甚至可收集一定的帝王龙气,然后辰时再将其搬出玄关,放至阳台,吸取天地灵气。

  每日如此循环往复,可保家旺财。

  有这盆栽在,老张一家子平安发财是没问题的,一般邪祟也不敢进入别墅里。

  “小陈,怎么了?”老张这时走了过来,见我盯着那盆栽久久不动,不由忧心开口。

  我笑了一下,心说老张啊,没想到你家还有高人,我指着阳台的那盆栽,说:

  “张叔,那盆栽不知道是哪位高人所种?”

  老张脸上露出一抹异色,随即转化为惊喜,似乎很高兴我能看出这盆栽的不凡之处。

  也对,我能看出来,说明我是有点实力的,老张自然高兴。

  “小陈,好眼光,这是我一个好友在十年前所赠,自那以后,我就没再生过任何病痛,哪怕是到了这把年纪,身体也是健康得很。”张寿点了点头,说。

  我也不追问那个朋友是谁,想了想道:

  “张叔,您家的阳宅没有任何问题,庭院不属于阳宅内部,它是外部,而且现在四龙卫也出了问题,我想阴宅也可能出了问题。”

  老张愣了下,道:

  “阴宅出问题了?”

  “嗯,不知张叔家阴宅修建在何处?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阳宅,就是活人住的房屋,而阴宅则相反,就是埋葬家族祖先的墓地。

  老张想了想,看向张柔,道:

  “小柔,如果没什么事,就带小陈回苍玄山,看看祖坟有没有问题。”

  张柔深深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我刚才的表现成功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我不由得升起一股自豪感,能引起这冰山女神的关注,我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张柔点了点头,道:

  “我没事,今天就可以走。”

  老张又在李妍耳边吩咐了几句,似乎是在交代她一些事情,毕竟股价跌得这么狠,他也需要跟张氏的股东和股民们有个交代。

  老张又看向我,问:

  “小陈,你需不需要准备点什么?”

  我点了下头,道:

  “等我一下。”

  过了几分钟,我扛着一个大麻袋从自己房间出来。然后就看到老张家几个人怪异的目光。

  我抖了抖背上的麻袋,说:

  “该准备的东西这里面都有,张叔,事不宜迟,我们还是赶紧出发吧。”

  期间老张让我们等了一会,自己又打了个电话,差不多半个小时后,一辆登山型吉普车停到了别墅大门前。

  车上走下来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差不多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体型强壮有力,那一身腱子肉让我突然诞生了一股安全感。

  “小陈,这是我的私人保镖,你可以叫他龙哥。”老张向我介绍了这个人。

  “龙哥好。”我很礼貌地打了一声招呼。

  龙哥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一丝不苟地帮我把麻袋装上了车。

  我想了想,心中涌起一股不舍,把李瞎子给我的锁龙锥递给老张,低声在他耳边说:

  “张叔,那些老鼠和蚁虫你找一些人来清理一下就行,但池子里的那东西不太好对付,你把我这个锁龙锥拿着,只要他不老实,你就把锁龙锥亮出来,他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老张看了一眼,感激地说:

  “好好好,谢谢小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棺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棺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