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巨婴
南小狼2021-08-20 20:483,029

  当我把玉瓶里的气运精华倒在桩子和地面交合处的时候,等了好久都没什么反应,如果没出什么意外的话,这里的风水应该是修复了。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后,我突然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冷了下来。

  这大白天的,之前还挺炎热的,但是就莫名其妙地像掉进了冰窟一样。

  “快跑!”老道大吼一声,妈的吓了我一跳。

  我回头一看,整个人脸色吓白了,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在我前方,有一名身穿红色肚兜的巨婴,明明是个婴儿,这个头却比奥尼尔还要大块,这巨婴冲我咧嘴直笑,发出一阵阵令人胆寒的声音。

  我急忙看向老道,想要求助,结果这老阴批早不知道跑哪去了。

  艹,我强行保持镇定,告诉自己莫慌,挤出笑容,道:

  “娃儿,你不在池塘好好待着,跑这来干啥。”

  是的,这巨婴就是池塘里的那邪物,可为啥它会跑到这里来?

  我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但现在的情况不允许我去思考这件事了,因为这巨婴迈着他那肥大的双脚向我冲了过来,我发现他的目标好像不是我,而是我手中的玉瓶,我顿时松了口气,只要他针对的不是我就一切好说。

  为了保命,我也不在乎这玉瓶了,直接往另一方向扔了过去,想把他引走。

  但在玉瓶快要落地的时候,突然一个拐弯又自动跑飞回到我手上。

  我艹……

  巨婴的面孔越来越凶狠,身后一股黑色的怨气直冒,看得我胆战心惊,他很快就向我冲了过来,然后伸起那巨大的肥脚一脚踩下。

  毫无疑问,这一脚下来,我一定会被踩成稀巴烂,千钧一发之际,我把李瞎子送我的锁龙锥甩了出来,一鞭子抽在了那巨婴的肥脚上。

  巨婴发出一声凄厉惨叫,抱起肥脚踉跄后退,我看到他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好嘛,果然是婴儿,哪怕块头那么大,也怕疼得要命。

  我甩着锁龙锥朝着他走去,他惊慌地向后退了几步,我笑嘿嘿地道:

  “小皮崽子,毛都没长齐就出来害人,快说,是谁把你放到池子里的。”

  巨婴害怕地看着我手中锁龙锥,脸色十分难看,他发出很尖锐嘶哑的声音:

  “他们……害死了……我母亲。”

  我一听,立马停下了脚步,问道:

  “详细说来。”

  巨婴莫名其妙地就抽泣起来,一把鼻子一把泪的,把自己母亲被害死的经历一五一十地说给我听。

  我越听眉头皱得越深,心想老张的发家史果然黑暗啊。

  “哼,张寿这家伙的心肠真是黑到极点了。”老道士这个时候站了出来,一脸的愤懑。

  这老阴批不出来还好,一出来我就一肚子火气,出卖队友都没你这么狠的,有危险就一屁股溜烟了,毛都不剩下一根。

  我看着老道,冷冷地说:

  “道长,我们已经友尽了,请离我远一点。”

  老道双手互搓了下,干笑一声,道:

  “小伙子,我已经大声提醒你赶紧跑了,你自己动作慢,怪不得我啊。”

  我懒得搭理这个没有武德的老梆子,看着巨婴,道:

  “你母亲死了,你本不应该活着,是谁把你变成这样的?”

  这巨婴,怎么说呢,本不该活着的,但有人收集了庞大怨气注入他体内,并把他当成吸收气运的媒介,不断蚕食老张家的气运,继而传输到另外一个地方。

  看来回头要问一下老张家的死对头是谁了。

  这件事其实很好查,只要找到最近青阳市谁家的运势最好,差不离就能锁定暗中出手的人。但我实在懒得费那个功夫。我现在只想赶紧解决这里的一堆烂事,找个好工作,好好上班。

  巨婴畏惧地看了一眼我手中的锁龙锥,声音嘶哑:

  “我不能说,说了他不会放过我的。”

  我眯了眯眼,也不再强迫他回答这个问题,板着脸问道:

  “你是怎么来这里的?”

  巨婴一脸委屈,道:

  “这桩子和池塘是相连的,循着黑气我就来这里了。”

  我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这个解释。

  收起锁龙锥,我看了这巨婴一眼,淡淡道:

  “你母亲的事,我会为你做主,现在我要修复这里的风水,你站一边玩泥巴去。”

  我又倒了几滴气运精华在木桩下面,渐渐地,黑气开始消散,我准备拔掉这木桩,但我高估了自己的力气。

  我转过身,甩着手中的锁龙锥,对巨婴说:

  “来,孩子,帮哥把它拔了。”

  巨婴看着那锁龙锥,嘀咕了几声,走上前去一脚就把桩子踢飞了。

  不费吹灰之力!

  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说好家伙,这力道要是踩到我,真的死得不能再死。

  做完这一切,我也准备回去了,巨婴不情不愿地跟在我身后,至于那老道……

  友尽了!

  “哎哎,小兄弟,那精华能不能给我一点儿?”

  我说:

  “路在那边,滚!”

  回到别墅,刚一进门,我就看到张寿正在院子里打太极,一招一式,有模有样的,仿佛昨晚的事对他来说就没发生过一样。

  我心说这好家伙,这心态果然不一般,不愧是能做首富的人,老张家都快凉凉了,还能这么淡定自若地打太极。

  我淡定自若地带着巨婴走进了别墅。

  放心,老张看不到巨婴。

  我挥了挥手,让巨婴回池子里,并警告他老实点,不然我会继续用锁龙锥抽他大腿。

  巨婴屈服在我的淫威之下,乖巧地点点头,老老实实化作成一只黑色小爬虫钻进了池塘里。

  张寿这个时候也做了收拳的动作,长呼出一口气,看到我的时候,他朝我挥了挥手,道:

  “小陈啊,起那么早,过来吃早餐吧。”

  我心说我压根一宿没睡,为了帮你老张家解决风水问题都快操碎了心。

  我走上前,笑了笑,说:

  “张叔,练拳呢。”

  老张哂笑一声,道:

  “老了,身子骨不中用了,打打太极,还可以多活几年。”

  再不抽出幕后黑手,你连几天都活不了了……我干笑一声,赞同地点点头,道:

  “讲究!”

  我和老张一起来到客厅,准备吃早餐。

  正在吃着,大门忽然被推开,从外面进来了几个工人,李妍跟他们说了几句话,就领到一边去了。

  张寿对我说:

  “这是来施工挖树的。”

  我点了点头,专心吃早餐。

  这个时候,李梦也走下了楼梯,看到我的时候,那表情就跟死了爹妈一样,也不知道我究竟哪里让她看不顺眼了。

  吃饭的时候,我们都很安静,也没说话,但李梦这时却发起了牢骚。

  她揉了揉脖颈,一脸难受,道:

  “怎么回事,起床后就一直腰酸背痛的。”

  张寿停下进食的动作,看了看李梦,道:

  “昨晚是不是没睡好。”

  李梦烦闷地摇头,道:

  “可能吧,这几日也不知怎么回事,老是睡不好。”

  我奇怪地看着李梦,想起了昨晚她独自出门的事情,但现在怎么看起来她好像意识到自己出过门?

  我不动声色地继续吃东西,心说老张家的事情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处处都充斥着诡异。

  我吃完后,想起昨日见到的那古屋,于是好奇地问老张:

  “张叔,您家后山的那座古屋,是谁在住?”

  张寿愣了一下,道:

  “你去后山了?”

  “嗯!”

  张寿脸色古怪,叹了口气,道:

  “小陈啊,以后还是尽量少去后山吧,那古屋是我张家祖祠。”

  我默默点头,也不再追问。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又打开了,我侧头看向门那边,走进来一个女子,她很漂亮,身材精致,皮肤白皙,最重要的,还是她身上的那种气质,最为加分。

  我定定地看着她,心中莫名的来了一句感叹:

  此女与我绝配!

  这女子明显带着一种冰山女神的范儿,好像生人勿近,她走到了餐桌面前,就像是例行公事一样坐在了餐桌上,也不跟任何人打招呼,就自顾自地吃起来。

  这下我明白了,这应该就是我那位素未谋面的未婚妻了。

  在她吃饭的时候,我趁机近距离打量了她几眼。

  她真漂亮!

  吃了几口,张柔开口打破沉默:

  “我吃好了。”

  张寿淡淡‘嗯’了一声。

  然后,又是沉默!

  我觉得这一家子实在过于奇葩了,女儿回家,当父母的不应该上去嘘寒问暖,说说几句家常话?

  怎么搞得像是在陌生人家里一样,几句话都憋不出来。

  我其实很想去跟这位美女搭讪几句,毕竟是我未婚妻啊,这种冰冷女神范,实在让我心痒得很。

  但我很理智地压制住了脑子里的精虫,在没搞清楚情况之前,最好还是做个安静的哑巴。

  张柔准备离开,张寿这时开口了:

  “等等,我有话跟你说。”

  张柔又坐了回来。

  张寿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眼中透过一丝无奈,道:

  “这是你未婚夫陈九。”

  说着,他指了指我。

  我向张柔投去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张柔面色清冷,淡淡看了我一眼,道:

  “什么时候结婚?”

  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棺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棺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