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府的活宝们
捕捉到一只璃梦小可爱2020-11-15 17:262,060

  陆府的活宝们

  原剧向

  ——————

  偌大的陆府,众所周知只有两个人不能惹,惹了他们比惹了陆绎还要恐怖

  一个是陆家主母,袁今夏

  还有一个就是陆府唯一的小姐,陆琳姝

  不过,若是老爷惹了夫人和小姐,就另当别论了

  陆绎今夏休沐,恰巧天气不错,今夏又想出去走走,陆绎带着一家去郊外的一家茶庄,只是琳姝比较慢,陆绎,今夏,陆逵还有陆进坐在亭中,陆遇在一旁走来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琳姝终于出来了

  陆遇见琳姝涂了口脂,一时稀奇:“小琳,你什么时候买了口脂,平时没见过你涂”

  “这是几个月前我拉着爹爹买的,怎么样,好看吗,大哥”

  陆遇往边上退了一步,不杵在琳姝和陆逵中间:“……你这丫头,你二哥问你,你跟你大哥说……白疼你了”

  陆逵看了看琳姝,不见什么表情:“还可以,不过你还小,唇色本来就好看,口脂的颜色多少有些画蛇添足”

  “哼,跟你说不过去,娘亲,好不好看”琳姝捧着自己的脸对着今夏眨眨眼睛

  “你爹都很少给我买口脂”

  陆绎本在一旁喝茶,听到这酸溜溜的话倒也笑了:“是你不喜口脂,你若喜欢,整个京城的都可买给你”

  “爹不还给你买了那么多簪子嘛,爹除了给我买了一盒口脂,还买了别的吗……”

  陆遇对刚刚自己的待遇颇为不满,所以开始堵琳姝的话:“那你住的谁的府邸,你的吃穿用度谁出的银子”

  “那娘亲也住了啊”

  陆绎看时辰差不多了便起身整理了衣襟:“行了,该走了”

  今夏在心里笑,大人果真懂她,她的嘴到了琳姝这还真没用

  这丫头,继承了她的机灵,陆绎的毒舌,青出于蓝胜于蓝

  ——

  想陆逵刚出生的时候,出生不过几日便是元旦,今夏看着这孩子越看越喜欢,可陆绎也深觉自己被忽视了

  这天,他进屋,又是这番场景——今夏坐在摇篮旁轻轻推着摇篮,含情脉脉地看着那襁褓婴儿,眼睛散着柔光,小小的一只孩子,越看越喜欢

  腊月廿四至正月二十,百官休假,可锦衣卫终究是不同的机构,不似其他官员,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总要干些实事

  如今已然正月初七,方才得闲,能见见妻儿

  只是这一归家,连夫人的影都没见着

  这进了屋,夫人也不晓得来迎接迎接?

  貌似……夫人压根都没注意到他

  摇篮内的孩子忽的就醒了,小眼睛泪汪汪的

  旁边小小的人儿抱起小小的孩子,初为人母难免不知所措,可她仍摇着哄着孩子,嘴里轻轻地碎念着:“不哭啊,不哭,这是怎么了,是饿了还是怎么了,不哭啊不哭”

  被当做空气的陆绎出去沐浴换衣,方才急着见妻儿,忘了自己今日去了诏狱,身上的血腥味着实刺鼻

  回到房中,今夏趴在摇篮上睡着了

  陆绎走到今夏旁边,摇篮里的孩子懵懵懂懂地看着他,不哭不闹,似乎知道娘亲睡着了,知道面前的男人不会伤害他

  陆绎附上他的脸,白皙的小脸透着红,都说男孩像母亲,这个孩子倒是像极了他,一点也不像他的娘亲

  陆绎扭头,理了理今夏的碎发

  今夏被惊醒了,有了这个孩子,任何风吹草动都会惊醒,好在他很少苦闹,如陆绎般喜静,好哄

  今夏见是陆绎,精神立马上来了:“大人回来了”

  陆绎轻声说:“早就回来了,你当时在哄孩子,没注意到我罢了”

  上了床,今夏抱着陆绎,盯着他那眉眼若有所思

  陆绎被今夏盯得有些难受:“盯着我想什么呢”

  “大人好像这个孩子啊”

  陆绎颇为嫌弃:“……袁捕快,你还是说父亲像儿子的”

  “口误口误,是这个孩子像极了大人。可是为什么他不像我啊,我可是废了好大的劲才有了他”

  “长着长着就像了”

  “话说,大人有没有想过他的名字”

  “想过”

  “说来听听”

  “陆逵,逵,本意为四通八达的路,寓意善寻他路,处事圆滑”

  “陆逵,听起来有点点别扭,不过寓意好像不错,那乳名呢”

  “瑾寅”

  “瑾寅?有什么寓意吗”

  “金银,夫人不是最喜它们吗,奥,也不对,夫人最喜的是那孩子”

  今夏立马觉察出不对:“……大人,这谁说的,卑职分明最喜欢您啊”

  “好了,不逗你了,瑾乃美玉,《礼记》有云:君子比德如玉。玉有五德,乃仁义礼智信。寅,《尔雅》有云:寅,敬也。恭敬之意”

  “听不懂,但是玉这个寓意不错”

  “你也就只听进去了金银美玉”

  “哪有,备注很认真地听了,就是学识不如大人,听不懂大人高深的……理论?”

  “……睡吧”陆绎搂紧今夏,嗅着女儿家身上特殊的香味

  ——————

  陆绎的后代在浏览器上查的是三子一女

  长子陆逵,安远将军,锦衣卫指挥使

  次子陆遇,锦衣千户

  三子陆进,宝山所千户

  女儿陆氏,嫁太仆寺少卿米万钟

  可是一般搜的话,只能搜到陆绎的一个女儿,也就是米陆氏

  但是看那个陆家族谱,陆逵是陆绎的长兄陆经之子,不过我还是算在了陆绎名下

  我还是改了大部分历史,毕竟原历史……陆绎还有他的女婿都挺惨,连带着他们的夫人儿女都不好

  ——————

  你们知道这篇文是多久之前的吗,半个月之前万圣节写的,写了一半,我到现在才发

  还有一个很久很久之前的,篇幅较大,还没写完,就当立冬那天的吧,欠的文都在备忘录,我真的记着在

  ——————

  这篇的灵感就是我爸很久之前给我买了口红,我亲爱的妈妈看到了,说我爸都没给她买过口红,我就说我爸还没给我买过脚链呢

  一家人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

  又是一篇灵感来源于生活系列

  我觉得往往是生活中平平常常的小事更能体现绎夏的感情,就像每个语文老师的口头禅:写作文要写小事

  ——————

  本来这篇的题目是:关于母女争宠和父子争宠。后来我发现第二件事跑题了,就改了个题目,但这个题目貌似也不太对,因为我没写陆进……下次再说吧,脑子要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携手日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携手日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