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金手指
贼小六2021-04-15 10:281,982

  这要是在改革开放的时候,那赚钱的机会是大把的有,听很多人说,那个时候,只要肯努力,就跟地上捡钱一样的。

  可是偏偏是这个时候,一九七五年,离改革开放还将近有两年的时间,还不是不能放开手脚的时候。

  作为一名光荣的劳动人民,该如何在这片广袤的大地上生存,她得好好计划下,再一次感到了生存的艰巨。

  她现在完全是真人上演年代版的《活着》。

  哎,其实对秦蜜蜜来说,读书是最好的选择,可她并不想考虑。

  一是家里穷(穷是真穷);

  二是年纪大了(十七岁不算大吧);

  三是她不喜欢读书(这是真的)。

  当年她一边管理集团,一边努力学业,差点没累出胃出血来。

  这辈子她完全没想着照着上辈子来一次,她就想当个混吃混喝的咸鱼。

  而且原身也是上了初中的,虽然只有一年不到就辍学了,就算是她表现的聪明点,那也是正常的。

  此刻的秦蜜蜜完全不知道她在村民们的眼里已经是蠢的无可救药的类型了。

  看着臭弟弟像只勤劳的小蜜蜂一样的跑前跑后,在坷垃缝隙里面撅着屁股寻找着。

  提到鸡蛋,她就嘴馋了,炒鸡蛋,煎鸡蛋,煮鸡蛋,鸡蛋羹等等等等,那美味的香喷喷的,谁能想到有一天,她秦蜜蜜竟然提到鸡蛋都能流口水呢。

  想到那美味,秦蜜蜜享受的眯起双眼,真希望下一刻能有个鸡蛋吃也不错啊,估计想的太认真,她都感觉到了鸡蛋的真实感了。

  “秦——姐姐,你手上怎么有颗鸡蛋,哪里找的啊?”秦小磊虽然不满意秦蜜蜜的挑剔,这是小声不行,大声了也不行,秦蜜蜜怎么这么难伺候呢。

  但还是听话的去找野鸡蛋,但还没发现,转头就发现秦蜜蜜手里拿着颗鸡蛋,闭着眼睛笑眯眯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秦小磊还以为秦蜜蜜是趁他不注意,在附近捡到的。

  他不自觉的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如狼似虎的看着那颗鸡蛋,仿佛已经闻到了鸡蛋美味的香味。

  秦蜜蜜听到臭弟弟的话,睁开眼睛低头一看,手里果然有颗鸡蛋,如此真实的存在。

  她惊愕的张大了嘴巴,我去,这鸡蛋哪里来的?

  她站起身,看向四周,还抬头望了望天,但不成是天上掉的?

  最后只能大胆的猜测,难道她有金手指了?

  秦小磊当即开口为自己争取福利:“姐姐,姐姐,你刚刚说的,我听话,就有吃的,对不对?”

  秦蜜蜜心不在焉的抽空回答他,她正在搜寻她的金手指呢:“对。”

  是储物空间?还是兑换系统?还是异能?

  要是能心想事成就更好了,只可惜,她刚才试了,不是这个。

  “那你手里的鸡蛋可以给我吃一点吗?”瘦弱的小孩子渴望的注视着秦蜜蜜手中的那颗蛋,恨不能现在就吃到嘴里。

  秦蜜蜜发现她搜索了一圈,似乎没有任何线索,听到臭弟弟的话,大气的挥挥手:“只要你听话,我就分你一半!”

  “你再去周围找一找,看看还有没有其他能吃的,别跑太远了啊。”

  把小朋友支开,她准备坐在这里在好好的思索下,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秦小磊听到后,蹦蹦跳跳,开开心心的边吃边去找了,今天可真是幸福的一天呢,不仅抓到了野鸡,还有鸡蛋吃。

  等等,他今天好像还有一颗奖励的鸡蛋,他爸承诺的,那他岂不是有一个半鸡蛋吃了,想到这,秦小磊的心情更好了,卖力的在周围搜索起来,就是连蚂蚁窝都没放过,希望能找到更多吃的。

  他们这个村子有很多外来人落地生根,很多叫法都有些区别。

  比如,对父母,有的人是叫爹娘,有的是叫爸妈,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们早习惯了。

  秦蜜蜜则是找了个位置再次坐下,没想到竟然选了之前的位置,一低头,就看到了自己之前闲得无聊画的鸡蛋。

  要说秦蜜蜜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那就是手残,在画画方面,完全的零天赋。

  她比照着实物画出来的东西,却只能勾勒出简单的线条部分,其他的一细画,那副画就完全变了模样,完全经不起精雕细琢。

  不过,画鸡蛋倒是能画的,谁让当初她学画的时候,绘画老师让她练了无数遍呢,就为了把鸡蛋画的完美。

  不过虽然鸡蛋过关了,但也仅仅是鸡蛋,其他画出来的东西差点没把请过来的绘画老师给气的脑溢血了。

  她记得画的时候,只画了四个鸡蛋,可是这看上去,怎么只有三个,难道是她记错啦?

  看着地上的鸡蛋,心想这要是真的就好了,这样她就有四个鸡蛋了,摸了摸保持饥饿的肚子,她的手没忍住摸了下地上的画。

  万万没想到,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哦——哦——”她惊奇的叫了出来,手上多了颗鸡蛋,地面上的画却少了一颗鸡蛋。

  她想,她找到她的鸡蛋来源了。

  最重要的是,她知道她的金手指是什么了,这感觉不就是小时候的枕边故事“神笔马良”么。

  她将鸡蛋握在一个手上,然后用另一只手将剩下的两个鸡蛋都拿了起来。

  至此,地面上她之前画的鸡蛋消失不见踪影,而她的手中却握着四颗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鸡蛋。

  她差点就要双手叉腰,仰天长笑了,果然,生活还是没有彻底的抛弃她。

  她突然想到,难道之前突然出现的那只鸡也是?

  她记得当时用手在地上乱画,脑子里想着要是有一只鸡就好了,估计无意中画了一只胖胖的鸡出来。

  因为是“灵魂画手”,所以画的相当的丑。

  她就说那只鸡除了胖,总觉得长得怪怪的,那眼睛还一个大一个小,鸡冠看起来像是被老鼠啃过一样,原来是出自她的手。

  可她记得画的是简笔画啊,简笔画也能成真的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年代文里当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年代文里当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