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韩昊是谁
贼小六2021-03-07 10:442,017

  一家四口在堂屋里面关上门,舒舒服服的吃了一顿带有油水的饭菜,肚子都撑得溜圆的。

  形象的展示了扶着墙进,扶着墙出这句话说的真正含义。

  秦蜜蜜也没控制自己的食量,开玩笑,这顿饭可是她的功劳,还能不吃饱?

  至于减肥?

  不吃饱怎么减肥!

  “蜜蜜啊,那兔子我们什么时候杀啊?”王翠花边吃饭边问,嘴巴上油汪汪的,脸上也是满满的笑容。

  今天这顿饭真是舒服啊,她觉得这个月农忙,她干劲十足,拿十二个工分都没问题。

  农忙的时候,晚上那是要加班的,劳动时间长,任务重,工分也就比平时多了些。

  秦蜜蜜看着瘦的跟皮包骨一样的三人说道:“明天就杀了吧,秋收了,给我爸好好的补补。我这几天去山上看看,说不定还有收获,我感觉我最近的运气不错。”

  不管以前运气好不好,以后的运气一定得好!

  王翠花撇了撇嘴,没说话,但心里觉得秦蜜蜜可真会说大话,她以为多转转就能找到吃的了,今天这收获可是难得一见的,想要天天有,那是不可能的。

  虽然闺女的关怀让她有点受宠若惊,但秦大川吧唧了下嘴巴,觉得吃肉有点太频繁了:“要不——放个几天?”

  那兔子还是活的呢,放几天没关系的,这刚吃了肉,明天不吃也没关系的。

  秦蜜蜜拒绝了:“不放,被发现了怎么办,而且,放几天说不定就饿瘦了。”

  饿瘦了,大家就少吃肉了,这理由说的众人无法反驳。

  秦大川觉得闺女今天的态度确实好了点,估计也是因为吃了肉的关系,想着要不趁着这次的机会问问她。

  “蜜蜜,”秦大川吃了一口菜,犹豫的说:“韩昊——”

  “韩昊是谁啊?”

  他们家的亲戚?还是大队里的人?

  秦蜜蜜吃饱喝足,脑子都不想动了。

  “未来姐夫啊!”秦小磊语出惊人的说,“一个病秧子!”

  村里面的人都是这么说的,笑话他姐要嫁给一个瘦弱的男人,就这她还和小伙伴闹别扭了呢。

  “噗——”秦蜜蜜正喝了口汤,听到秦小磊的惊人之语,瞬间喷了出来,眼睛都瞪圆了。

  “你说谁?韩昊是谁?”秦蜜蜜一边在脑海里仔细的搜索这个名字,一边问秦大川,秦小磊直接忽略,小孩子的话不作参考。

  秦大川看到秦蜜蜜虽然反应大,但是没生气,就说道:“就是你秋收后要嫁的人啊,你忘记啦?”

  秦蜜蜜:“我没忘,我就是吃多了,没反应上来。”不,她压根就不记得,只记得她的娃娃亲是个病秧子,至于叫什么,她还真没印象。

  王翠花在一边犹犹豫豫的,这说还是不说呢?

  想到嘴里好吃的肉,她把心一横,说道:“大川啊,我今天听人说了个消息,关于韩家的。”

  反正她说了,怎么决定都是他们父女两的事情,她就不参合了。

  按照这个年头人的喜好来看,秦蜜蜜圆圆胖胖,高高壮壮的体型,在农村那些长辈的眼里应该是挺受欢迎的。

  这些年艰难困苦的日子,村里面可是一溜的黑瘦黑瘦的,难有几个胖子。

  姑娘家胖一点有福气,说明娘家条件好,而且看起来也好生养,老一辈的都认为胖姑娘生男孩的几率大。

  可是,秦蜜蜜就不一样了,她家里条件一点都不好,本人性格也不讨喜,村里面那些个小伙子可没一个喜欢膀大腰圆的秦蜜蜜。

  他们喜欢的可是身材苗条,漂亮的姑娘,最好是有文化的,就像是知青所的女同志。

  每天上工的时候,那些大小伙子们的眼神可是不停的往知青那边瞅呢,就盼着自己能得到那些女同志的青睐。

  秦蜜蜜那极品的性子,磕碜的长相,邋遢的打扮,可没人看得上。

  因此秦蜜蜜在他们大队的行情还真是不怎么好。

  这些秦大川一个大男人都是不清楚的,他还认为自己的闺女千好万好呢。

  可是王翠花就不一样了,她整天混迹在三姑六婆之间,那是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为了秦蜜蜜将来能够嫁的出去,她可是愁的都睡不着觉。

  没想到臭丫头竟然还有个娃娃亲,她可真是太开心了,这终于有接收的人了啊,真是谢天谢地。

  人家说,小伙子只是瘦弱点,没有外面传的那么病恹恹的,虽然不能挣满工分,但是挣半个工分还是可以的。

  不仅彩礼钱可以给的多,足足一百块呐,而且过去后也可以给安排轻松的活计,再加上她当时极力的劝说,秦大川才勉强答应了。

  最终,事情还是成了,皆大欢喜。

  当然这说的是她和亲家母,其他人什么心情,她就不清楚了。

  秦蜜蜜那臭丫头自从知道秋收后就要嫁人的消息后,就在家里不停的和他们两口子闹,家里就没个安宁的时候,这好不容易消停了,结果男方又出问题了。

  “什么消息?”秦大川刚好吃完饭,放下碗,摸了摸吃的圆滚滚的肚子,好久没有吃这么饱了,真是幸福的冒泡啊。

  王翠花看了眼秦蜜蜜,说道:“说韩昊不行了,这次韩家是为了冲喜来着。”

  “什么?”秦大川惊的站起身,那劲头把凳子都掀翻了。

  农家小院里,秦大川站着那里愤怒的瞪着王翠花,好像她犯了多大错似的。

  王翠花因为有心里准备,也知道她男人不是针对自己。

  这是气那家人不实诚,自己被骗了呢,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说,这肯定是欺负他们家没人,不过这盯着她看啥,又不是她传出来的,但到底也没说什么挑火的话。

  秦小磊从没听人说过这个词汇,满脸疑惑的问:“冲喜,这是什么?”

  虽然是说秦蜜蜜的事情,但她反而是最淡定的。

  光是看秦大川现在震惊愤怒的模样都知道,如果情况属实,他肯定不会让自家闺女嫁过去的。

  而且还有一个多月呢,她还有时间来解决这件事情。

  因此她现在还算保持的镇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年代文里当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年代文里当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