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丑的没眼看
贼小六2021-05-02 15:442,498

  “魔镜魔镜,你老实告诉我,这丑不拉几的到底是谁?”

  阴暗破旧的房间里,一个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姑娘拿着一面小镜子,眼睛瞪得溜圆,一脸的晴天霹雳。

  秦蜜蜜看着镜子里的人,油腻的大饼脸,油汪汪的鼻子,干涩的嘴巴,黄不溜秋的卷毛在头顶上就像是个乱糟糟的鸡窝。

  这妥妥的一个死肥宅外加女汉子的形象啊!

  简直太辣眼睛了,她觉得整个人都要裂开。

  一睁眼,不仅家徒四壁,穷的叮当响,她还成了一个又土又肥又傻逼的村妞。

  老天爷啊,你说你让温柔漂亮美丽优雅自信又迷人的我穿就穿吧,至少得是个村花吧,可这新的人生开局就如此的惨不忍睹,这以后还能好?

  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她现在饿的头晕眼花,头重脚轻,眼看着就离再次去见老天爷不远了。

  这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看看你家这个这大姑娘,又懒脾气又大,我辛辛苦苦的做好饭,让她吃现成的,叫都叫不出来,整天躺在床上,真当自己有多金贵呢,老娘还想躺着呢。”

  镜子抖了抖,然后跟随重力的作用落地而亡。

  啪嗒——

  自此结束了它光荣而艰巨的使命。

  别问她为什么被吓着了,问就是饿的慌,手抖了。

  一个男孩子使劲的咳嗽了好几声后,十分不满:“妈,你别一惊一乍的,吓死我的小心肝了,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差点就没儿子给你摔盆了。”

  “小兔崽子,胡咧咧啥呢,不就是说话声大点,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老娘还活的好好的呢。”女人不客气的回道,顺手给了儿子一个脑袋瓜子,这是他乱说话的惩罚。

  不过,声音却小了很多。

  做好饭了啊——

  秦蜜蜜舔了舔干裂起皮的嘴唇,捂着饿得慌的肚子,准备出门混饭去。

  生命不易,且行且珍惜!

  就算是开局再惨烈,她也得先填饱肚子。

  这时,门外又响起了男人的说话声。

  “最近这事情闹的,蜜蜜就是累了,睡过去了。她不吃,你就给她在锅里留着就好了,不就是顺手的事,这有什么好说的。”

  男人的声音倒是不大,只是其中有着说不出的沧桑。

  “累了累了,她秦蜜蜜干什么了,她就累了,睡觉还能把她睡累了,还是怎么地,她咋这么能呢,我整天为这个家操心来操心去的,累的是我还差不多吧,不就是嫁个人,有什么大不了的。”

  “而且,我都听见房间里有动静了,肯定是在装睡!”

  “你能不能别吵吵了,蜜蜜在家也待不了多久了,你俩就不能和平相处吗?”

  “我也不想吵架,可你看看你那宝贝闺女,都这时间了,还不起来,这八成就是想偷懒,老娘活到这把年纪,就没见过这样的懒蛋,还学人家吃饭抗议,也不看看她的体型,就是饿上一个礼拜那都是活蹦乱跳的。”

  “再说了,咱家都穷的快喝西北风了,不干活还整天想着偷懒,我们家这是养闺女呢还是养祖宗呢。”

  王翠花埋汰人的话那是一句接一句,谁让那姑娘自己作,学人家绝食抗议。

  不吃拉倒,还省了粮食呢。

  哼,看谁能熬得过谁!

  只要秦大川这狗男人被捣乱。

  “咚”的一声,碗重重的放在木头桌上,秦大川沉着脸,他不想听这些话。

  “咋地,说她两句你就不乐意了,我告诉你,不乐意也不行!还有,你动作轻点,碗摔坏了还得买,这不要钱啊,咱家锅都快揭不开了,离分粮还有一个多月呢。”王翠花罗里吧嗦的说着。

  “吱呀”一声,门打开了,秦蜜蜜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直接坐在桌子边的空位上。

  小小饭桌边上,坐着两大一小,身上穿的都是布满补丁的衣服,破旧至及,身材更是消瘦,一看就是长期吃不饱,营养不良。

  和她现在比较圆润的体型相比,还真是对比鲜明。

  ——嗯,这是原身的亲爹,后娘和同父异母的亲弟弟。

  一家子上上下下加起来满打满算也就四口人,在村里算的上是人丁单薄,家庭成员简单的家族了。

  此刻三人都看着秦蜜蜜的动作。

  “呦,咱家这金贵的姑娘终于舍得出来了,你不是放下狠话不吃饭吗,这会出来干啥,我可没做你的饭。”王翠花看着秦蜜蜜那一脸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

  秦大川可没王翠花那么的无情,一看到闺女出门了,那样子也不像生气:“别听你妈的话,有你的饭呢,闺女啊,咱不生气了,吃饭好不好?”

  偏偏这时候秦小磊小朋友撅起小嘴来了句:“爸,我没吃饭的时候,你就没这么关心我,这不公平。”

  “对,你爸就是个偏心眼,只喜欢闺女,不喜欢带把的,都是妈的错,妈把你生错了性别。”王翠花紧跟着火上浇油。

  她当然是在说反话,她哪有错啊,她简直太对了!

  农村人哪个不喜欢儿子,她儿子那就是她的命。

  闺女能干啥,整天吃吃喝喝的还不让人省心,养了十几年,最后还要嫁到别人家,谁会喜欢啊,也就是她家男人当个宝了。

  “喜欢闺女,这还不好办啊,多出来的切掉就好了!”

  秦蜜蜜冷不丁的来了一句,这女人话怎么这么多,一张嘴叭叭叭,就你有一张嘴是吧?

  王翠花一下子没反应上来,之后瞪大了眼睛看着秦蜜蜜,难以置信的说道:“啥,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她没听错吧,什么时候秦蜜蜜继无理取闹之后又变的凶残了?

  难道是饿昏了头?

  秦大川也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闺女,不不不,他闺女一个娇滴滴的姑娘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呢,肯定是他的幻觉。

  秦蜜蜜看着桌上的饭菜:“我说的很清楚了啊,咔擦一下,多简单的事,你也不用太过纠结。”

  然后看着秦小磊:“要是有需要的话,我也可以帮忙的,自家人不收费。”

  请看我认真的小眼神,绝不是在说笑。

  完全不知道大人之间打什么哑谜的秦小磊,突然觉得自己两腿间凉飕飕的,还以为裤裆又破了,低下头特意瞅了瞅,还好,没破,不用挨他妈的铁砂掌了。

  王翠花:我去你奶奶个腿,切个毛啊,她又不是个傻子,好不容易生了个儿子,怎么可能会那么做,她又不是脑子进水了。

  “我不纠结,一点都不纠结。”她一字一句的说着,后牙床磨得咯吱作响,谁他妈会纠结这个。

  这种事你还想收费,谁他娘的会请你啊!

  秦大川张了张嘴,咽了咽口水,换了个平稳点的话题:“闺女,你额头怎么啦?”

  听到便宜老爸的问话,秦蜜蜜觉得额头的某一处又开始一抽一抽的痛了:“……不小心摔了一跤。”

  说起这个,秦蜜蜜就想深深的叹口气。

  原身是真不让人省心,作天作地作太阳的,终于把自己给作没了。

  听了好友的“劝说”,原身决定绝食,然后饿得心发慌,下床的时候,踩在了因为生气扔在地上的铅笔,摔了个大马趴。

  本来摔这一下是没什么的,顶多痛了点,可是原身倒霉啊。

  就在她马上就要站起来的时候,因为体型笨重,姿势不标准,二次摔倒。

  这次,脑袋很不幸的撞到了柜子的棱角上。

  然后,一命呜呼了。

  她就成为了这具身体现在的主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年代文里当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年代文里当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