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浑身上下都是拒绝的
贼小六2021-01-07 23:543,274

  “这优秀我承认,可人家配不上我,就配的上你吗?”秦蜜蜜厚脸皮的接受了来自“讨人厌”的王小花的夸奖,她就是这么优秀没办法,就连“情敌”都承认了。

  “也对,我知道,你心里一直都很自卑,总觉得比不上优秀的我,但这也不是我的错,谁让我父母把我生的这么聪明呢,这是你羡慕不来的,你完全不用嫉妒。”

  前面的话让王小花额头抽抽,脸色难看,像是吞了十斤屎粑粑一样。

  秦蜜蜜是故意的吗,又懒又馋,长得又丑,蠢笨如猪,她哪里优秀,哪里聪明了,她就是随便说说,没想到她竟然信了,是谁给她如此错误的认知。

  秦蜜蜜觉得王小花此刻的表情真是好看极了,她就喜欢这种对方讨厌她,又干不掉她的感觉。

  她嘴角勾起,脸上带着邪恶的笑,仿佛是一个“逼良为娼”的大恶棍:“还有,你现在的思想很危险啊,你父母知道你的想法吗,你家里其他人知道你的想法吗,我们大队上的人知道你的想法吗?”

  “最重要的是——韩昊他知道你的想法吗?”

  这年头,不论是在他们落后封闭的小山村里,还是在这城市里面,勾引人家的未婚夫,这可不是好名声,估计就是唾沫星子都能把那人给淹没了。

  随着秦蜜蜜一句又一句的提问,王小花本来只是心慌的脸色也变得煞白起来,身子还跟着抖了抖,远处看去,一个高高大大的姑娘正在欺负一个身材瘦弱的少女。

  秦蜜蜜的几句话就让王小花的阴暗心思一下子就摆在了明面上,她嘴巴张张合合的想要解释,可突然间被戳破了心思,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我——”

  心里很是慌乱,就怕秦蜜蜜搞得人尽皆知,那自己的名声可就彻底地毁了,她奶奶肯定会把她卖了的。

  一想到这,王小花就更是忐忑了,她想要威胁秦蜜蜜不要说出去,可是最终还是选择拉住秦蜜蜜的袖子,准备用她们之间的关系逼迫秦蜜蜜闭嘴。

  可是她们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

  秦蜜蜜可不关心她想什么,这次也是王小花自己上赶着找刺激的,敢跑到别人面前说她坏话,对于这种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人,她要是不给点教训,她还真以为自己对她有旧情呢。

  想着自己还有东西没买呢,就不再理会王小花,转身离去了,让王小花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倒是远处边上的一个老大娘,走上前准备好好说道说道,虽然没听见她们之间的对话,可在她看来,这就是一个高大的姑娘欺负另一个小白花姑娘。

  结果刚过去,人家那个高高大大的姑娘就一阵风似的走了,只留下了一个“雄壮”的背影。

  “姑娘,你怎么样了,有什么委屈你给大娘说说,是不是刚才那姑娘欺负你了?”欺负人的那位已经走了,这位大娘就准备安慰下这位被欺负的姑娘,看样子要是人家姑娘说是,她立马能冲上去。

  不得不说这年头善良的人还是很多的,就是眼神不咋好。

  王小花在外人面前一向装的好,再加上她的外表很能引起周围人的同情,柔弱的少女挺起坚强的身躯,任劳任怨,这就是王小花给自己的定位。

  之前大队上的人都是这样认为的,可后来不是翻了一次车,她还没来得及扭转上次的不好形象呢。

  王小花心里万分着急,她今天不仅没有达到目的,还被秦蜜蜜发现了她的打算,这让她的心就像是在油锅里面煎炸一样。

  一时间,她感觉这个社会对她充满了深深地恶意。

  不,应该说,她就从来没有幸福过,一直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

  想到这里,王小花心里的怨恨和委屈,不住的往外流了出来。

  怨恨这个世界的不公,委屈自己的可怜处境,更有的是对秦蜜蜜的愤恨。

  凭什么都是女孩,家里面也一样的穷,秦蜜蜜却还是被百般宠爱,就算是有了后娘,她也没怎么受过委屈,还有一个娃娃亲。

  可是她呢,有着重男轻女的爷奶,只知道压榨自己的父母,从小她就知道,想要活下去,只能靠自己,可还是苦的不得了,家里人现在竟然想把她给弟弟换彩礼,只要谁给的价钱高,把她就给谁。

  或许在别人看来,韩昊不是一个良配,至少他们那的人都是那样认为的。

  可是王小花第一次见到他,就喜欢上了韩昊,结果后来竟然一打听,得知人家有个娃娃亲,还是秦蜜蜜那个又懒又丑的丫头。

  嫉妒的火苗时刻的啃食着她的理智,这让她对秦蜜蜜更是看不过眼,总是怂恿她退婚。

  就凭秦蜜蜜的那点条件,还挑三拣四的,毫无自知之明,王小花心里早就嘲笑了她几千上万次了。

  她本来还想着让秦蜜蜜结婚当天逃婚在,在韩家厌恶秦蜜蜜的时候,她站出去愿意嫁给韩昊,韩家为了面子肯定会对她感恩戴德的,到时候岂不是一举两得。

  反正秦蜜蜜不喜欢,她嫁过去,还为秦蜜蜜解决了烦恼呢,不也挺好的。

  可王小花也不想想,她所谓的靠自己,也就是靠自己的那点小伎俩把秦蜜蜜哄的团团转,让别人替她干活,抢别人的东西,还理直气壮的都是为了帮助别人。

  现在还不要脸的盯上了人家的未婚夫,这心啊,都是被之前的秦蜜蜜一点一点给养大了。

  她没有丝毫算计她人的内疚,也完全不顾虑秦蜜蜜逃婚后的名声,自私自利的人心里只有自己。

  就像现在,这老大娘关心的一问,王小花就哭哭啼啼和人家哭诉起来。

  说自己在家里过得怎么怎么苦,其他人都是怎么怎么欺负她,还有好朋友都不理解她欺负她,反反复复的诉说,那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整个人都像是泡在黄连水里,把周围的人都说的像个恶棍,好像全天下的人都在欺负她一个弱女子。

  老大娘也是有个正义感的人,本来就是想上来问问情况,关心下同志,是个热心肠。

  可现在谁家不艰难啊,一大家子人要养,她也就只能在话语上多安慰下王小花,陪着她一起掉眼泪。

  王小花这么用力的卖惨,也就是想让这大娘同情心上来,给点实质性的东西,就跟之前她和秦蜜蜜在一起一样,只要她一哭,秦蜜蜜就把手里的好东西都给她。

  可现在这老太婆除了安慰的话,没有任何的表示,这让王小花心里很是唾弃。

  她觉得老太婆既然不想帮忙,还过来问她干吗,亏她还表演了这么久,真是浪费感情。

  而这边秦蜜蜜已经到了镇上唯一的供销社了。

  要说现在买个东西可真难,就是镇上也就只有这一个地方。

  秦蜜蜜迈着豪迈的步伐走进供销社准备好好采购下,结果,一进去,就被里面简陋的设施吓着了。

  这件供销社不算大,勉强算是干净的墙上挂着语录和标语,水泥地面上就像是猫画胡子一样的乱,屋子里充斥着盐油酱醋的味道,有点难闻。

  售货的柜台有一米三左右,装着玻璃柜台,里面陈列一样样的物品,都是些日常的用品,看着就很一般。

  也是,这年头能有什么好东西,就是有好定西,就凭她手头上的几块钱那也是买不下来的,顿时把王霸之气收了回来。

  看来,还要继续赚钱了,要不然没法舒服的过日子。

  也不是她有洁癖,实在是一个人习惯了,突然什么东西都和别人共用,心理上完全不适应。

  两个营业员站在柜台后面聊着天,看有人进来了,瞄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继续刚才的话题,完全没有上前询问的意思。

  秦蜜蜜也不耐烦有人盯着,她随意的看了看,把所有的物品都过了一遍,每样东西就寥寥无几的摆放了几个,有的甚至只有一样,物资明显缺乏。

  牙刷牙膏要买,没有香皂,肥皂也行,毛巾要买,脸盆要买,布也要买,嗯,秦蜜蜜看见什么都觉得自己缺啊。

  “同志,我要两把牙刷,两管牙膏,还有这个,这个,这个。”秦蜜蜜接连点了好几个自己看中的。

  “这都要钱票的,你有吗?”一个营业员长了一张极其瘦削的脸,看着有点尖酸刻薄,表情很是不耐烦的嘲笑的问。

  不是她说,就算这姑娘胖了点,可这衣服上面满是补丁啊,能买的起这么多吗,她都不想搭理,那嫌弃的表情充满了鄙夷。

  还没等秦蜜蜜回话,后面的一个姑娘就说到:“就是,看你寒酸的样子,买不起就让开,别丢人现眼了。”

  白了一眼秦蜜蜜,优越感十足的说:“我要个英雄牌的钢笔,对,就是这个。”

  一个英雄牌的钢笔可以要整整五块钱的呢,还要工业票,这可是她攒了好久才攒到的,宋丽非常骄傲的拿着钢笔,也高傲的看了一眼秦蜜蜜就离去了。

  秦蜜蜜一脸莫名,这女人谁啊,她又不认识,莫名其妙的,在她身上秀优越感吗,真是醉了。

  还有刚才的那个营业员,态度十分的嚣张,这是看不起她?

  视线落在又重新聊天去的两个营业员身上,呵呵,还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把自己当个人呢,要知道她现在可是贫农,有着最强力的保护伞。

  敢欺负她,看她怎么教她做人!

  她直接把自己身上的钱票都掏出来,花花绿绿的好大一堆,刚才收回去的王霸之气又放了出来。

  “我刚才我说的都给我拿出来。”她嚣张的说道,虽然钱不多,但气势不能输。

  秦蜜蜜完全是拿出了“一掷千金”的气势,谁让这营业员太狗眼看人低呢,不给他们点震慑力,还真当她是吃素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年代文里当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年代文里当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