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心悦我?
三南九2020-10-08 20:531,577

  进过午膳,大家又回到李夫子的课堂上,这次柳归兮可是认认真真的在自娱自乐,连江染她都没影响,倒是余景之自从从柳归兮房间回去后就心不在焉了,时不时的用余光瞟身后的少女。

  小姑娘缩成一小团,自顾自的在纸上画些什么,纯白干净的小手上还沾有墨汁。

  还记得柳归兮以前总爱画他,还总画不像。

  少女好像察觉到了他的目光,抬头报以微笑,又低头搞她的画作。

  我这是怎么了…居然会在意她,余景之摇摇头,觉得自己今天肯定昏头了。

  李夫子抬眼望去,瞧见柳归兮又在鬼画符。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这首诗的后半句是什么?可有人知晓”

  “柳归兮,就你来吧”

  “柳归兮!”

  “小姐,夫子在叫你”江染这才看见柳归兮桌上的画作,虽然这画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但是怎么感觉隐隐约约像他呢

  柳归兮不动声色的把画翻了一面。

  “夫子叫我可是有什么事吗”

  “柳归兮!你又在开小差!我问你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的后半句是什么,回答不出来,你明天就别来了。”

  江染一怔,虽然不知道这李夫子说的话当不当真,可这是他唯一出头的希望,他不能放弃…

  但是以他现在的学问他也不知道答案,柳归兮肯定更不知道,这个女人真是拖他后腿!

  “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真珠月似弓。”

  “那你可知这首诗前半句是何意思啊”

  众人惊愕,这柳归兮从来都是只会打打杀杀,对这种诗词一向不通的啊

  “快要落山的夕阳,霞光柔和的铺在江水上,江水一半碧绿,一半艳红。”

  “夫子还要问什么吗?”

  柳归兮的这一回答,让李夫子和众人惊住了,同样被惊呆的还有余景之和江染。

  江染实在不敢相信刚刚说话的人是他旁边的这个‘草包’。

  “柳归兮不要觉得自己什么都懂了就不听讲了,你下次再这样我还是会撵你出去的”李夫子也见好就收,找个台阶下去了。

  “学生谨记夫子教诲”

  这玩意儿对于上了这么多年书的柳归兮来讲简直就是小意思,不过偶尔装装逼的感觉真好,

  但是身边这个小反派的目光实在太炙热了,看的她都不好意思了。

  “江染你别这么看着我呀,认真听课”

  “奴实在不知道小姐原来这么厉害”这次是他打心眼儿里崇拜柳归兮,这柳大小姐和传闻中的好像不太一样…

  柳归兮弹了弹袖口上的灰尘“小意思小意思”

  “那小姐以后可以教奴吗”

  她真的受不住江染的眼神,期待中带着可怜,可怜中又夹杂的兴奋,她终于明白萧亚轩的快乐了

  “当然啦”

  小姑娘娇憨温柔,好像她对他从来都是有求必应,柳归兮你将会是我的例外…

  …

  吃好晚膳的柳归兮椅在贵妃榻上,眯着眼,还沉浸在白日对余景之的生理反应中。

  书中明明没有写到柳归兮对男主用情至深啊,为什么会心痛呢?

  “咚咚咚”

  “谁啊”

  “小姐,是奴”

  江染原本不想这么晚来打扰她的,只是他真的很好奇柳归兮身上的秘密,比如她为什么突然满腹经纶,又或者为什么明明厌恶她的余景之上课时会用那种眼神看着她,他们到底是何关系…

  秋风萧瑟,天气清冷。

  柳归兮一开门,就有一阵风扑面而来,她下意识的把外衫裹得更紧了。

  “江染你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吗”

  “奴在温习功课,恰巧有一处不明白,想请小姐提点,不知是否惊扰了小姐…”

  “不惊扰不惊扰,外面冷,进来问吧”

  江染看着眼前的少女,明显刚刚已然昏昏欲睡,还应他,甚至邀请他进她的闺房,莫非她心悦他…可他只是一个靠施舍才活下来的奴才啊

  “想什么呢,快进来”我快冷死了,你倒是进来说话啊

  少女的屋子可比他的屋子香多了,贵妃榻上还有褶皱,果然她是为了他特地起身。

  柳归兮把玩着一串骊珠,小反派问的问题太没有技术含量了,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她就去见关公了。

  少女斜斜靠在锦织的软塌上,一头乌发如云铺散,熟睡时仍抹不掉眉眼间拢着的云雾般的忧愁,她在为何事烦恼…

  江染的目光划过她蝴蝶微憩般的睫毛,落在不慎裸露在外的香肩,呼吸一紧,洁白如牛乳般的肌肤,微微凌乱的绫罗…

  他鬼使神差的伸手,手指轻柔地绕起少女的秀发,捻至鼻尖嗅了嗅,不自觉的靠近了一点,一点又一点…

  良久他才控制住了这种奇怪的感觉,起身把少女抱到床上,盖上被褥,离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的黑化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反派的黑化日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